令人难以置信地不专业的


翻译/星球大战:令人难以置信地不专业的(阿米蒂奇·赫克斯X你)
原作:Star Wars Episode VII: The Force Awakens
CP:Armitage Hux/you
标题:Incredibly Unprofessional
作者: KiaraKohana
原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280049
简介:现在你已经被赫克斯将军晋升为中尉了,不能再犯错误了。然而,当一只姜黄色的猫偷偷溜进你的房间,开始跟着你。它在基地中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遭遇和一些奇怪的事件。


你打了个呵欠,试图从疲倦的眼睛里擦去睡意,就像从全息影像发出的一道强光。你瞥了一眼时钟图标,看到了旋转的“5:34”。意识到自己起得很早,你轻轻松了一口气。你最近工作进度有点落后,尤其是在你最近升职之后。
你不知道为什么赫克斯将军决定让你当中尉。说实话,当他第一次把你叫到他的住处时,你以为他会骂你。你当然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面无表情的人对你最近的表现和指挥一支小部队给予的赞扬。
想到他的赞美,你的脸颊仍然红红的,你知道他很少这样做。
你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振作起来。看在克里夫的份上,他是第一军团的将军!当然他不可能和你这样的低级军官扯上关系……对吧?
试着把你的注意力从你打开全息发射台的文件中移开,回顾你的士兵从昨天开始的射击准确度。 你把下巴放在手中,感觉自己又回到了睡眠状态,突然,一个声音把你的注意力全部集中起来。
“喵!”
嗯……什么?
你在椅子上转身,朝着声音的源头走去,却看到空荡荡的床;床单还有点皱巴巴的,勉强地从床上滑下来。你是在幻想吗?
“喵~”
感觉到柔软的皮毛触摸你的腿,你慢慢地向下看,看到最可爱的姜黄色虎斑猫。它轻轻地“咕噜咕噜”叫,轻轻地抓着你的拖鞋。
一看到这只可爱的小动物,你的心就融化了一点,你伸手去抓它毛茸茸的耳朵后面。它用鼻子蹭着你的手,发出赞许的“喵喵”声。
“你怎么进来的?”你很想知道。你认为它可能只是徘徊在附近。你的门是由运动激活的,而不是由挂锁编码的,因为你并没有任何昂贵或有价值的财产。
当你靠近那只猫的时候,你看到它的脖子上有一个小小的黑项圈。“第一秩序”的徽章被刻在中间悬挂的一个小符咒上。
“她一定是这里某个人的。”你想。但是,是谁呢?你无法想象在你的领域里有人拥有一只可爱的猫。宠物在残忍的指挥官中并不常见。
你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时间。6:00。
你轻轻地把小猫抱起来,一边穿上制服,一边把它放在你床上的毛绒枕头上。
你系好了靴子,抓起了全息影像。
当你大步走出房间时,气闸门开启时发出的嘶嘶声充满了你的耳朵。
你沿着通往休息室的黑暗走廊走下去,在路上和一些同事打招呼。
然而,正当你要走进餐厅的时候,你听到了熟悉的“喵喵”声。
你转过身去,看到那只猫在你身后拖着脚步。
“你跟踪我了吗?”你有点沮丧地问。“你不该来这儿。你会受伤的。”
你考虑过让人把猫送回你的住处。但是,当你看到它明亮的绿色眼睛在你面前闪闪发光,充满了天真和喜悦,你就让步了。
“好吧,你现在可以跟着我,”你叹息道,“我今天不会去任何危险的地方。跟紧我,好吗? ”
“现在,我在和一只猫说话。”你想。和你想象中当上副队的第一个星期不太一样。
你推开餐厅的门,带着一只姜黄色的猫,前往法斯玛、三鹰、还有你的一些队友们那儿。他们似乎在闲聊,都摘下了头盔放在桌子上。
“早上好,XX中尉。”法斯玛笑着强调你的新头衔。
“听起来还是很奇怪,”你笑着坐在她旁边的空座位上。你一坐下,这只小虎斑猫就舒舒服服地蜷成一团,摇着尾巴。
法斯玛的眼睛睁大了。
三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他被自己的脚绊了一下,就跑到最远的桌子那里去了。
“我发誓,把那个叫克里芬的东西从我身上拿开! ”三鹰诅咒似的说道,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我踩到地雷了还是怎么了?”你问道,因为他的突然爆发有点发抖。
“他过敏。”你的一个部下窃笑着说。
“你是认真的吗?”你转过身来,面对你的同事中尉,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微笑,思考着这件事所带来的勒索可能性。
“闭上你的臭嘴!上次那东西离我太近的时候,我几个小时都无法正常呼吸!”年长的男性瞪着你,但由于尴尬的脸红扩散到耳朵,使人恐惧的因素大大降低了。
“别担心,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你笑着说。
“只要你不是个混蛋就好。”你想着,傻笑了一下。
“说到这个,XX,我能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吗? ”法斯玛问,眼睛盯着你腿上的那只猫。
“请说。”
“你和将军在一起了吗?”
听到朋友突然说出的话,你觉得整个脸都涨得通红,舌头卡在嘴里,拼命想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不、不,你为什么要……”
“别紧张。我只是问问。”法斯玛轻轻地笑了笑。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你问道。你的脸还是因为尴尬而涨红。
“首先,那是他的猫。”
你惊讶地扬起眉毛。 赫克斯将军把这只可爱的小猫当宠物?这似乎是“星际杀手基地”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相信我,他从不让任何人抚摸她,她几乎讨厌所有人。我很惊讶,她居然还没把你的眼睛挖出来。他昨天还和我谈过话——”
当法斯玛说到一半的时候,整个房间陷入一片寂静。
当你慢慢地转过身去迎接赫克斯将军本人的时候,你感觉到你脸上的颜色在消失。
他的目光迅速转向房间。一个单眉弓让他看起来既威严,又难以置信的英俊。
“什么?”他用威严的语气问道。
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突然,当他的目光回到你身上时,你的恐惧变成了现实,尤其是他的宝贝猫咪正坐在你的大腿上。
“米莉森特?”
当愤怒在他那翡翠色的眼睛里燃烧时,你的心怦怦直跳。
他一言不发地把他的猫从休息的地方抓了起来,然后急转身,朝出口走去。
“立刻到我办公室来。”
法斯玛理智地拍了拍你的肩膀。
然后,你不情愿地跟着你的将军走过走廊。你们俩之间唯一的声音就是靴子在瓷砖地板上发出的尖锐的“咔嗒”声和米利森特偶尔发出的呜咽声。
当你到达他的办公室时,他马上把米莉森特放在一张豪华的猫床上。你默默地跟着他走进房间。
“请坐。”赫克斯干巴巴地说。
你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
毫无疑问,这就是结局。
你摆弄着你的手,你的眼睛盯着你的膝盖。
“为什么今天早上米利森特在你那里?”他坚定地问道。
“抱歉,先生,我不是故意……”
“在我跟你说话的时候,看着我。”
当你强迫自己抬头去看他的时候,你的心率加快了。
他比你以前想象的要近得多。
他坐在桌子上,低头看着你。
你知道现在不是欣赏他的时候,但是他的眼睛如此深邃地注视着你。他说话时威严的语调,再加上你们的面部表情——你会情不自禁地发现这非常有吸引力。
当你意识到自己在盯着别人看的时候,你脸红了,赶紧用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回答。
“先生,她……今天早上,我在我的房间里发现了她。我为让她自由地跑而道歉,我本打算把她留在我的房间里,直到我找到她的主人。当然,如果我知道她是您的孩子,将军,我会尽快把她还给您的——”
他只举了一下手,就停止了你的漫谈。
“我相信你。”他坦率地说。
听到他的话,你努力发出一声可以听得见的如释重负的叹息。几乎在排队的米利森特小跑过来,再次走到你的膝盖上,轻轻地“咕噜咕噜”地叫着。
“她似乎很喜欢你。”赫克斯评论道,“我相信,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对她很好。”
“我想是的,先生。”你回答,心里咒骂着你那愚蠢的回答。
你有点害怕他会因为你偷了他的猫或别的什么而撤销你的晋升,但是他相信你,你就放心了。
你们谁也没有发出声音,紧张的沉默慢慢地压垮了你。
“你该走了,”赫克斯清了清嗓子,说道。“去你的第一个岗位。我会在早上9点整按惯例巡视。”
你默默地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把米利森特放回她的床上,走向门口。
当你准备离开的时候,法斯玛的话在你的脑海里回荡。
——“你和将军在一起了吗?”
“将军?”
该死。
赫克斯转过身来面对你。“你需要什么吗,XX?”
你为什么要张嘴?
“我只是在想……啊,法斯玛说了些关于……”你愣住了。“先生,你刚才叫我——XX?”
赫克斯发誓说,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我道歉,中尉。我竟然直呼你的名字,真是太不专业了。”
“我不介意。”你脱口而出。
……
“什么?”
你为什么要张嘴?
“我不介意你直呼我的名字,先生。”你说,朝他走了一小步。“毕竟你是我的上司。你想叫我什么都可以。”
意识到你刚才说的话的含义,你的脸涨得更红了。
“对不起,将军,我不是故意……”
你发现自己今天早上似乎无数次被赫克斯柔软、有点干裂的嘴唇切断了生命。
当你的身体僵住时,你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然而,在你恢复行动能力之前,赫克斯很快地转开了脸,并把他的背对着你。
“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事吧。”他嘲笑道——瞬间,他恢复了镇静,他的嘴唇缩回到自我厌恶的阴影里。
“滚出我的办公室。”
当你拉着他的胳膊面对你的时候,一股自信的浪潮在你的身体里汹涌而来,你的双唇再次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并且带着双倍的激情。
他的手臂犹豫地搂着你的腰,一边沉醉于亲吻,一边把你的手揉进他以前完美无暇的姜黄色头发里。他似乎一点也不介意。
唯一能把你们分开的是你们对氧气的需求。你们不情愿地分开,沉重地呼吸着,凝视着那双在此刻之前很久就已坠入爱河的美丽的眼睛。
“好吧,赫克斯将军,我得说,你‘非常不专业’。”你屏息大笑,回忆起他之前的话。
“因为是你。”他轻声笑着。他的嘴唇在你的嘴唇上颤抖着。
“那么,将军,”你得意地笑着,又恢复了那股自信,“你会因为我的不端行为而惩罚我吗? ”
他对你的语气扬起一条眉毛。淘气的,诱惑的,意想不到,且令人兴奋的。
“我可能会。”他冷笑着回答,把你按在墙上。
突然,一声巨响响了起来,从他的数据广告中删除。赫克斯在接到电话时,恼怒地嗤之以鼻,几乎没有遮掩住你露出的羞怯的表情。
“这是什么?”他问道,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恼怒。他的表情又回到了平时那种冷冷的眼神。
法斯玛出现在数据广告屏幕上方的一个小小的全息图中。
“先生,你的会议五分钟后就要开始了——”
“明天再安排吧。”赫克斯不耐烦地说。
“明天?”法斯玛紧张地问。“先生,我们谈论的是高级官员。如果我们要赢得这个星球的支持,你至少应该——”
“我才是最高领导。只要你在我手下,你就得服从我的命令。我说得够清楚了吗?”
“是的,先生。”法斯玛叹息道。
虽然你不在镜头里,但你可以发誓她直直地看着你,在电话结束前迅速眨了眨眼睛。
如果可能的话,你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我们进行到哪儿了?”赫克斯转向你,咧嘴一笑。他又一次把你困在他健美的身体和墙壁之间,目不转睛地盯着你的眼睛。
“将军,虽然我很想这么做,但这不会影响你现在的地位吗? ”
“阿米蒂奇。”
“什么?”你睁大眼睛问道。
“叫我阿米蒂奇,至少在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红发青年笑着说。
你看到那个男人真的在微笑。不是假笑,也不是恶意的微笑。一个真实的,真诚的微笑,虽然几乎不存在。这让他看起来……几乎很平静。
“不用担心这个。”他继续说道,“除了我们,没有人需要知道这件事。”
你也对他微笑。哪怕只有一瞬间,你周围的世界都不复存在了。抵抗组织、“第一秩序”,一切。
当他苍白的双唇捕捉到你的时候,矛盾似乎消失了。
你的眼角发现米莉森特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头歪着,尾巴发出满意的摇摆声。你默默地感谢那只橙色的花斑猫,因为它总是在你的房间里游荡。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