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与爱情


星球大战:忠诚与爱情(阿米蒂奇·赫克斯X你)
原作:Star Wars – All Media Types
CP:Armitage Hux/you
标题:Loyalty and Love
作者:LittleBitOffanfic
原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047282


当你沿着大厅走的时候,你打了个哈欠,手里拿着文件,另一只手拿着一杯咖啡,试图在更多的文件上保持平衡。
你咒骂自己做了那么多工作,就走到赫克斯将军的办公室。他现在(应该)已经在私人宿舍了,你得帮他整理这些文件,安排好明天的日程。
你甚至懒得敲门,用胳膊肘推开门,走进房间,但随后就僵住了。
赫克斯在那儿,看上去既惊讶又愤怒。
“呃,先生,我很抱歉。“我以为你会在你的住处。”你的话停顿了一下。“我只要把一些文件归档就行了。”
“一些?”赫克斯看了看你手里的——一大堆。

至少他看起来没有心情不好,否则他会责怪你不敲门就进来了。
“很多。”当你走向桌子时,你纠正了自己。

在赫克斯的办公室里有他的桌子,在一扇大窗户前。右边是一张深绿色的沙发和一张咖啡桌,平时没有动过。房间的左边有一张黑色的大桌子,桌子周围有椅子,用来开会。在最上面的角落里是所有的储物柜,还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有两个玻璃杯,旁边有一瓶被喝了一半的苏格兰威士忌。

橱柜旁边还有一个控制区,那是你的小地方。因为你是他的秘书,所以你在他的办公室呆了很长时间。好吧,你更像是势利小人,但你会在任何需要你的人中间插手。你对史努克很忠诚,但不喜欢打仗,所以他允许你远离他们,以换取你的奴役。
你把报纸和咖啡放在大桌子上。
“先生,我能给您拿杯咖啡什么的吗?”你看了看赫克斯,他把注意力转向了手里的数据板。“或者什么……也许更厉害的东西?”你向他的苏格兰威士忌点点头,知道他在紧张的一天后很享受。
当他看着你点头时,你看到他的嘴唇上出现了一个微笑。
你是他的私人助理,他非常依赖你。你是他所做一切的幕后黑手,每一个计划都是你起草的,每一个战略细节都留给你去确保没有漏洞,每一次会议都是你安排的。只有你、赫克斯、伦、史努克和法斯玛知道,赫克斯有多依赖你。即便如此,赫克斯也知道他有多么需要你。在他最黑暗的时候,你是他的光。在犹豫或后悔的时候,他会求助于你。
史努克知道你们俩合作得有多好。他看到了多年来一起服务的忠诚,使你们成为一个强大而强大的团队。他看到每一个人的弱点都被另一个人弥补了,每个缺点都被掩盖了。理想情况下,他只需要一个人,但你们两个能很好地完成他所要求的工作。
你想知道他是否能看到你对将军的强烈感情,或者它们只是被看作忠诚。
你走过去给他倒了一点酒,然后回到他的身边,把杯子放在他的桌子上。
“将军,你怎么这么晚才起床?”你边走边问,边掏出一把椅子。你坐着,工作时面对着他,整理文件。
“在我自己的办公室里是犯罪吗?”将军咕哝着,一边转动着杯子,使里面的液体摇晃均匀,然后喝了一口。
“当然不是。只是,你通常不会这么晚才来。”你耸耸肩,拿出明天的日程安排,把它放在你的数据板旁边,以确保所有信息都是正确的。
尽管赫克斯似乎被粘在他的数据板上,你还是发现他喜欢纸质的。尤其是在早上,当他的眼睛还没有完全调整到能够看到明亮的屏幕时。
“你……是吗?”他问,你抬头看他时,他扬起眉毛。
“当然。”你耸耸肩,没有从数据板上抬起头来。
“你知道你只在早上8点到下午6点之间签约吗?”他皱着眉头。
这是真的。战争时期有一句话是“你可能需要24小时工作”,但这是一个相当平静的时期。不过,你还是耸了耸肩。
“恕我直言,先生,如果我能得到我所付出的时间的报酬,你就付不起我的钱了。”你“咯咯”地笑着,一边向他的办公桌走去。“这是你明天的日程安排。”
把报纸放在他所有其他东西的右边,你微笑着回到座位上。
大约半个小时,你们两个在工作的时候安静地坐着。偶尔,你会喝一小口咖啡,直到咖啡喝完,然后把杯子推开,给你更多的工作空间。
你只在注意到赫克斯愤怒的手势时才停下来,抬头一看,他在捏鼻梁。
“先生?”你问,边走边站起来。
“维修部要把11点的会议改到12点。”他嘶嘶地说,显然是对他们这么晚才提出的要求感到恼火。
你靠在他身上,一边看邮件,一边看日程表。
“没关系。我会把会议移到12点。我可以把你的12点半推迟到2点,让你有一个午休时间。然后,我可以重新安排明天晚上的部门检查,把每天的更新时间移到下午6点。你应该完成6点半。”你一边说,一边指出项目,然后向赫克斯寻求批准。
直到那时,你才意识到,你离他的脸有多近。你和他在同一高度徘徊,但你说话的时候,一定是面面相觑。现在,你不能用自己的鼻子碰他的鼻子。
他的嘴微微张开,你可以感觉到他在你下唇上呼出的热气。你看着他,膝盖都快软了。你诅咒自己为他心折。但他没有离开。
他有足够的空间坐在椅子上,却一动不动。
“先生。”你喘了口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但你真的很感激你这么做了。
他俯身向前,用一种专横而贫乏的方式把嘴唇撞向你自己的嘴唇。
你喘着气,但很快就开始吻他。
当他觉得你对他有反应时,他站了起来,用力向后推椅子,椅子倒了下来。他的手抓住你的腰,你被移到桌子上。
你没有打断他的吻,跳到桌子上。将军站在你的两腿中间。你搂着他宽阔的肩膀,吻着他时把他拉得紧紧的。
他的右手从你身边一直伸到你的大腿,使你在亲吻中发出一声轻柔的呻吟。
你们都喘着气,从吻中抽身而出。
“我们不应该这样做。”赫克斯半吼道,但你可以感觉到他的心脏在胸口快速跳动。
“那就别吻我了。”你咕哝着,又过来吻他。


当你和将军一起坐在他的办公桌上时,色欲已经控制了你,并且蒙蔽了你的职业意识。不是他介意的。事实上,恰恰相反。
他的左手动了起来,把它埋在你的头发里。他把你靠在后面,很乐意效劳。你躺在桌子上,报纸早就忘了,赫克斯使劲吻你。他的手紧紧地向上快速移动到你的左臂,把它一直伸到你的肘部,然后再回到你的肩膀。
天哪,感觉真好。
他的嘴唇离开你的嘴,亲吻你的喉咙。当你把手埋在他的头发里时,你发出了颤抖的呼吸。
他的左手离开你的头发,从你身边返回。他一碰你,你就拱起背,让他的手滑到你下面,像这样抱着你。
然后,你觉得他在你身上僵住了。他的嘴从你的脖子上离开。当他的唾液流到你的皮肤上时,你能感觉到他的呼吸。
“先生。”你低声说,抬头看着天花板,好像看不下去他。
“我们不应该这样做。”他重复道。然后,他站起身来,一言不发,没有回头看你,大步绕着桌子走了。
说你“心碎”是轻描淡写的。如果你说你困惑、慌乱、尴尬、头昏眼花,那也是同样的道理。


那天晚上,你花了几分钟冷静下来,然后从他的办公桌上跳下来,整理那里的文件。
你把杯子放回桌上,完成了工作,包括重新安排他的日程。
你做这一切的时候,没有让一滴眼泪洒在脸颊上。
但当你回到你的住处时,就不能这么说了。


第二天早上——你害怕这一天,但你知道,你必须继续工作。你往他办公室去,每一步都使你心里的恐惧更加强烈。
但你被专业精神所驱使,甚至停下来给他弄杯咖啡——它已经成为你的日常:每天早上,你都会为你们俩端上一杯咖啡,然后去他的办公室讨论下一天的事情。你发现这已经取代了你们俩的早餐,你很享受。
你左手拿着咖啡敲了敲门。你今天有新的日程安排。不是世界上最专业的东西,但是只要你不让唇膏在上面,他就不会抱怨。即使你这么做了,他也不介意。
“进来。”他叫道。听起来像马,就像在一场大演讲之后。
当你进去的时候,你看到他坐在座位上,眼睛盯着你。你关上身后的门,把纸从牙齿缝里拿出来。
“早上好,先生。”你向他打招呼,决心假装什么都没发生——那就是他想要的,对吧?
“早上好。”赫克斯点了点头,把注意力转到了数据板上。
“我重新安排了你的一天,就像昨晚讨论的那样。”你走到他的办公桌前,把咖啡和报纸放在他面前。“维修人员还没有对更新的版本做出回应,但我想他们应该可以接受房间的更改。”
你走到文件柜前,拿出当天所有会议所需的记录。
“我可以扫描所有这些信息,并在9:30前将它们发送到你的数据板上。”你回头看赫克斯,他正仔细地看着你。
“那当然会有帮助的。”他点点头,从你那里得到一丝微笑。
你转身开始走到门口。但你听到椅子的拖曳声和身后急促的脚步声,直到赫克斯用手捉住你的上臂。“没受伤,你也不认为我是命中注定的。”从他的声音来看,只是说话有点痛苦。
“先生?”你转身面对他,他的手在你的手臂上待着没动。他站在你面前,嘴唇紧紧地抿着,目光几乎把你带到膝盖上。
“昨晚……”他开始说,但你打断了他。
“不应该发生的。我知道。”你把手放在他的手上一会儿,然后把它从你的手臂上撬下来。在转身离开之前,你给了他一个微笑。
剩下的时间里,你感觉到他一直在盯着你。


到了晚上,当你能回到自己的住处时,你相当高兴。
你脱掉制服,穿上了一件舒适的夏装。因为船里总是暖和的,你从来就不需要长袖的衣服,但是这件衣服有七分的袖子。它是你最喜欢的一件,因为它是最舒适和方便的,同时也让你感到自信。
当你收到一条信息时,你正坐在你的小办公桌旁,准备关掉你的数据板。
“明天的日程安排更新了吗?”邮件被标记为紧急邮件,你可以看到它来自赫克斯。你对自己皱眉。
“我不知道有什么变化。”你回信说。
就你而言,一切都没有改变。大多数的改变都是通过你或者其他联系你的人来实现的,因为你比赫克斯更容易相处。
有10分钟没有回复。信息系统是即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变得越来越激动。你确定你是对的。
签了字,你穿上鞋子,手拿着数据板离开宿舍。这个时候,大厅基本上是空的,所以你不必担心向任何人解释你为啥没穿制服。
走近将军办公室,你敲门的时候看着地面。
一个声音叫你进来。
“先生,我对你在留言中提到的变化很好奇。”当你走进房间,翻着你的数据板,试图避开他的目光时,你问道。
“我想,我错了。”赫克斯坐在椅子上说道。“你为什么不穿制服?”
他的声音尖利得使你微微一跳。
“当我收到你的信息时,我已经换了衣服了。”你回答说,抬头看着他朝你走来。但当你看着他时,他愣住了。你看到,他吞了下口水、并紧咬下唇。
“很适合你。”他朝你的裙子点了点头,转身走回桌边。
你对那句恭维话视而不见。你和他共事了5年。你从来没有听到过别人对你的赞美,除非你做得特别好。但那绝不是关于个人的事。
“赫克斯?”你喊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你从没叫过他的名字。要么是“长官”,要么是“将军”,除非你在外面工作,在他允许的地方。严格来说,这是外部工作。
“你想调动吗?“赫克斯问你,看着窗外的黑暗空间。你可以看到他说话时眉头紧皱。“昨晚之后,你想离开吗?”
“当然不是。我不认为有什么会动摇我对你的忠诚。”你忍不住表示——困惑,还有点害怕。“为什么?你想让我这么做吗?”
“没有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赫克斯摇摇头。
你微微一笑,看着窗外。
你们两个静静地站了一会儿。
你们两个都把话说完了。你没有说“忠诚于命令或势利”,对他来说。
“昨晚,是误会还是……?”你拖了后腿,不知道为什么问这么明显的问题。
“这无疑是个错误。但我不能后悔。”他低声说,几乎、几乎,轻轻地。
“为什么?”你转向他。
当你走近他时,他睁大了眼睛。
“我永远不会后悔做了6年来我想做的事。”他喘着气。
当你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东西的时候,他的目光稍稍低了下来。悲伤、恐惧、绝望——你不知道。
“现在呢?这个愿望得到满足了吗?”你问他。
“不,这只会导致更大的需求。”赫克斯说话的时候,一直把戴着手套的手放在背后,保持着正常的姿势和姿势。但是,你听到了他的声音的变化。
“那就别说了。”你喘口气。
他把头“啪”的一声转过来看着你。有一瞬间,他的眼睛盯着你,寻找着什么。一旦找不到,他就转向你,搂着你的腰。
你搂着他的脖子,把他拉进热吻。
你感觉到他的手离开了你的身边,并相互移动。然后你听到他的手套撞在地上,他的手找到了你的身边。
你心里有点害怕。两个这么高级别的人之间的关系,从来没有发生过——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实际上,史努克并不在乎。只要工作完成、没有分心。此外,他还保持着这样的心态:两代忠诚的一级军官是一个优势。
“如果你一定要吻我,请不要像以前那样跑出来。”你一边咕哝着,一边拉远身子喘口气。但他紧闭着嘴,额头抵着你。
“如果我试过的话,就不行了。”当他把你拉到他胸口的时候,你看到他嘴唇上的笑容。“向我保证你的忠诚。”
你听到他把你紧紧抱在怀里时绝望的声音。
“永远,永远。”你向他发誓。“你会回报吗?”
“直到空间的结构撕裂,时间结束。”
他的话温柔而甜蜜,使你的心涌起对你怀中的人的爱和崇拜。誓言是用一个温柔的吻封缄的——你们都知道,这不仅仅是一句话,这是一个忠诚和爱的誓言,这是对另一个人的声明。不管发生什么,它们都会在那里。不管银河系发生了什么战争,不管史努克对他有什么要求,不管他有什么要求,他都把你抱在怀里,这就是他现在所关心的一切。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