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韧不拔1


标题:adamantine 坚韧不拔
作者:coruscanti
源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53217022

简介:秘密、暴力和控制。这是“第一秩序”的精髓,高级中尉西娅·霍夫(Thea Hoffe)将用她的生命来保护秩序,为受苦受难的银河系带来正义和统治。西娅被提升为变革的工具和对抗令人厌恶的新共和国的武器。当她驻扎在星际杀手基地时,在臭名昭著的将军和一级建筑师阿米蒂奇·胡克斯的直接监督下,她在秩序中的角色就得到了巩固。她对秩序的奉献会让他们都得救吗?或者说,在他们恢复银河系的规律之前,抵抗会扼杀一级秩序吗?

说明:你好!我想写一个故事。在那里,赫克斯有一个比在电影里的更好的结局,所以这就是我要做的!这个故事是在“原力觉醒”的前一年开始的,所以这篇小说将是一个漫长的旅程。希望你喜欢!

译者:jiangshanghan 江尚寒
说明:有些不知道怎么翻译好的,我会用红色标明。


第一章:铱星

爱从来就不是我的本意。
在这样一个寒冷、虐待的地方,怎么会这样呢? 这就是爱情消亡的地方,爱情被扼杀和压抑。 安逸是以控制和优越的名义被殴打、乞讨和伤害的。 震耳欲聋的沉默,它在整个过程中的不断出现,悄悄地、迅速地蔓延开来,就像紧锁的门后的一把刀刃。 秘密和隐私是人们尊敬的美德,紧紧地握在胸前,绝望的指甲在每一个耳语和探索的眼睛上都留下了血迹。
每样东西都是那么明亮,那么具有侵略性,那么完美的人造物,以至于视线变得自满和顺从。 外部世界是暂时的,每个行星和系统都是短暂和脆弱的。 所有这些力量,这是真的。 这是伟大的。 这是生的。这是“第一秩序”。盲目的仇恨、毫不动摇的忠诚,这些都是允许的。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抵抗“第一秩序”而存活下来,甚至爱情也不行——他们就是这么想的,但他们错了。
然而,爱情是危险的。即使不是故意的,现在也无所谓了。 当一切都悬而未决的时候。 一个小小的失误就可能将她为之奋斗的生命送入残酷的深渊。 如果他掉进黑暗里,她会跟在他后面跳进去吗? 毫无疑问,这就是她害怕的原因。
“求你了,别离开我。”
她下面的那个男人一动不动,皮肤苍白,嘴唇变成了布鲁内拉花的颜色。这些花点缀在她家乡的雨林地面上。 他平静地躺在她推开的轮床上。她想,如果这就是死亡的样子,也许如果她失败了,她也不会那么害怕加入他的行列。 她一边跑,一边用脚在“星际毁灭者号”完好无损的黑曜石地板上跺着脚,她握着他的手。它松弛而冰冷。当她奔跑时,伴随着肾上腺素和焦虑,泪水涌上了她的眼眶。
“不要放弃我,现在还不行。”
不,爱从来就不是我们的初衷,但现在呢?
这就是一切。


2年前
33 ABY
未知区域
冷冰冰的太空真空在一等兵巡洋舰的外面冷眼旁观,紧紧地压着把西娅 · 霍夫上尉从未知区域的死寂虚空中分离出来的厚得不可思议的硬钢。 在小屋里,西娅静静地望着遥远的星星,它们以超高速掠过。
当飞行员专注于驾驶这艘巡洋舰安全地穿越超空间时,机上所有人员都保持沉默。这是一项特别艰巨的任务,在这么遥远的未知星系中。
沉默并没有使西娅感到不舒服,因为在任何“第一秩序”的环境中,沉默总是被掩盖起来的。 军官们需要快速有效地交流,任何有自尊的骑士团成员都不能容忍不必要的噪音,更不用说西娅本人了。这是学院里教授的第一条原则,“除非有人跟你说话,否则不要说话”。这是“第一秩序”行动的基石,也是西娅严格遵循的基石。
西娅正规教育的原则处于她道德等级制度的最高峰。 正是她对这些道德的绝对忠诚,使她在“第一秩序”的队伍中脱颖而出。 事实上,她的父母都是有钱的帝国忠实拥护者,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到帝国的事业中,在她的整个童年时期都为帝国提供经济上的支持。 在其惨败之后,富裕的霍夫斯会继续资助一个正在兴起的信条,承诺恢复混乱星系的秩序和法律,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然而,虽然作为一名霍夫人所带来的地位可能给了她在学院训练期间的优势,但正是她对“第一秩序”的热情忠诚,使她在毕业后获得了中尉的职位,并在高级指挥官中声名狼藉。
令她高兴的是,西娅是巡洋舰上级别最高的军官。甚至可能在秒差距内,这取决于他们离目的地有多远。这种认识给了她一种自我满足的自信,即使她几天前才被提升为上尉。
西娅坐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转向一种中立的表情,把一等兵军官的面具放回原处。 即使她内心感受到了这一点,“第一秩序”的代表们也绝不会因为显得得意洋洋而损害自己的尊严。 她翘起二郎腿,望着船头的驾驶员。
“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达‘星际杀手’基地? ”
飞行员慢慢地朝那个声音的方向看去。但当他发现西娅提出了这个问题时,立刻集中了注意力。
“我们将在一小时内到达,上尉。”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好像他在试图掩饰自己的恐惧。
“很好。”
西娅发现巡洋舰里没有其他干扰物,于是又转向观察窗。 她把手放在下巴下支撑着头部,让超空间的平静把她的思绪带到了离巡洋舰很远的地方。
她回忆起“终结者号”上军官学院的枯燥的教室和闪闪发光的学生宿舍。她的青年时代在歼星舰上,对待同学们时刻保持警惕,冷酷无情。她的思绪渐渐消失在艾利阿杜的家周围潮湿的丛林里。浓密的树叶和温暖的尘土,这些都是她青春期时熟悉的朋友。她回想起自己童年时代最纯真的岁月,当时的帝国、共和国,无论是什么样的统治政府,都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就会被某种更强大、更不稳定的东西取代。


她是在银河帝国向新共和国投降一年后出生的。她的父母过去常说,她是他们黑暗中的灯塔,是从帝国的灰烬中重生的凤凰。当银河系在他们周围分崩离析时,西娅的父母紧紧抓住那些没有从新共和国分离出来的平静和正常的感觉。霍夫一家在艾利阿杜度过了他们的日子,住在他们的丛林天堂里,那是西娅童年的家,远离那个只带来混乱和悲伤的非法政府。
外环星域对于新共和国来说是不可能完全控制的,这给了倒台的帝国及其忠诚的追随者一些喘息的空间,一旦正式战败,他们就可以重新组织。当时,共和国逐渐重新夺回星系系统的消息来自遥远的地方,只是孤立的艾利阿杜的又一个行星输入。帝国的控制从来没有真正从温带的外环星球转移,尽管官方报告可能会说其他的。
西娅早年的记忆就像是在她家在艾利阿杜的庄园里举行的奢华派对,她那优雅的母亲穿着她那不屈不挠的父亲所能得到的最好的衣服。 西娅自己总是穿着和她父亲的服装一样的、无情的衣服,几乎是一个隐约可见的男人的镜像。 西娅和她的父亲几乎一模一样,她母亲那橄榄色的皮肤和栗色的头发在小霍夫身上已经不见了。西娅的头发是乌黑的直发,从脸上拉开,显出她父亲那苍白的肤色和傲慢的鹰钩鼻。西娅和她母亲唯一的相似之处就是她们那双淡褐色的眼睛,时刻变幻着,美得像个冒着泡的翡翠和铜制锻造炉。
西娅的母亲吉娜·霍夫是一位共和国参议员的女儿,后来成为帝国的缔造者。 出生在科洛桑的热纳,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沉浸在舒适的繁荣之中。 她总是告诉西娅,她的家乡是多么的富丽堂皇,充满了浪漫的情调,妙语连珠,闪闪发光的长笛里充满了令人陶醉的饮料。 随着“克隆人战争”的肆虐,吉纳在科洛桑高不可攀的塔尖上长大,蹒跚地走在参议院区的奢华高楼里。 当共和国垮台,帝国从废墟中崛起时,热纳沉浸在战后的辉煌生活中。
多年来,正是希娜对宏伟的追求使帝国走到了他们的门口。他们夹着尾巴,乞求残羹冷炙和地位。
西娅记得曾经像她父亲教导的那样,端正而专注地坐在那些名誉扫地的银河帝国官员中间。 她记得他们的军官制服,过去是经过清洗和熨烫得完美无缺的,现在随意地穿着,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松散的线头和无法修补的眼泪。 这种粗心大意是不可原谅的,西娅回忆起当时的想法。
埃里阿杜的那些深夜社交活动使西娅感到厌恶。 它们不断地提醒我们,强大的银河帝国已经堕落到何种地步。 曾经不屈不挠的权威和坚定的控制,现在变成了穿着破旧制服的老年人,在一个偏离轨道的银河系中为物质享乐而生活。 帝国崩溃的指挥权过时了,被打败了,通过肤浅的晚宴和无关紧要的小聚会来攫取虚假的权力。
唯一一个比西娅更恨它的人,是她的父亲科亨·霍夫。
“看看你周围,西娅。” 有一次,他们在奢华的客厅角落里会面时,他这样说过。
“看看我们已经堕落到什么地步了。 每个月,这个帝国剩下的部分都会回来和我们争吵,乞求我们像流浪的母狗一样喂食——饥饿和可怜。”
西娅旁边的一张华丽的桌子上放着一个装满异国发酵物的水晶醒酒器。西娅的父亲伸手把醒酒液倒进他的透明杯子里。科亨是一个纯粹的富裕和完美的画面,看着酒流入他的不倒翁,钢铁般的表情。他的贸易业务帮助在新共和国败类的眼皮底下将帝国的货物偷运进出艾利阿杜,给他的家族带来了其他忠诚分子无法比拟的巨额财富。
这种好运气反映在他那精致而简单的衣服上,精心剪裁的黑色的布料围绕在他的身体周围。 编织好的布料很硬,裁剪得完美无瑕,拥抱着她父亲那令人生畏的身材,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他把一件毛边披肩随意地垂在身边,显示出他的财富是如何毫不费力地挣得和花费的。
虽然霍夫一家一直支持帝国,但她的父亲讨厌那些经常被招待的军官。 对于科亨来说,所有真正值得享受异国肉类和昂贵酒水的帝国人员都在战争中死去,被叛军恐吓和消灭。
“我明白了,父亲。” 西娅回答道,抬头仰望着他的身高,深深地爱上了他。 西娅非常爱她的父亲,他说的任何话都是她的信仰。
“这不是我们的未来,我亲爱的,”他走过来站在她坐的座位旁边,慈爱地把手放在她的头上。 “不可能。”
“你这么认为吗?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紧紧抓住他说的每一个字。
他转过身去看拥挤着西娅母亲的客人们。她母亲听到一个军官粗鲁的评论,高兴得哈哈大笑。
“我知道,西娅。 帝国已经消亡,但混乱——新共和国的无法无天——如果没有秩序的必然性,它就不可能存在。”
科恩厌恶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这些懦夫在起居室里公然表现出的贪婪和懒惰是对他的侮辱。 西娅能感觉到父亲放在她头上的手在她父亲松开之前的一瞬间变紧了,他抚摸着她的头发,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而且,命令会很快的,西娅。 弱者不会幸免。 它将是暴力的。 这将是无情的。”
科亨把目光从他面前的那些猪倌身上移开,低头凝视着他的女儿。 他笑得很开心,脸上洋溢着欢乐的表情。
“我向你保证。”


巡洋舰在机库里停了下来。当用深色耐磨钢着陆时,船轻微地摇晃着。 西娅有条不紊地检查着她那身漆黑的军官制服,抚平衣服上在银河之旅中留下的浅浅的皱纹。 西娅向飞行员们点了点头,站起来,大步走向入口斜坡。 当她到达巡洋舰下面时,斜坡颤抖着,移动着降低了。
在她下降的过程中,星际杀手基地的机库缓慢地出现在她面前。 漆黑的室内像一面镜子一样反射着整个房间,与通过墙壁和地板上的孔洞而达到顶峰的明亮的白色灯光形成了辉煌的对比。 血红色的白炽灯富有规律性的地挂满了整个空间,在强烈的光照下从反射的墙壁上反射回来。 第一级战斗机、 TIE 战斗机和超速器挤满了停机坪,无数的冲锋队员、军官和技术人员四处乱转。
当西娅被重新分配到基地时,她的上司告诉她,准备工作已经落后了。 根据这些情报,她推测星际杀手基地不过是堆积在冰雪星球伊卢姆上的一堆废铁。 相反,她看到的是一个规模宏大的行动,尽管组织起来令人怀疑。
西娅环顾四周最后一眼,走出斜坡,但突然停下来,以免撞上一个意志坚定的 MSE 机器人。 它走过的时候发出强烈的“嘟嘟”声,西娅对此扬起一条被逗乐了的眉毛。
“希亚·霍夫中尉?”
西娅朝向那个陌生的声音,发现主人就站在几米开外。 那个身穿灰蓝色制服的男人有着深棕色的皮肤,以完美的姿势低下头来迎接她。 上校的头衔被标记在他的袖口上,他把双手放在面前,骄傲地在蓝色的袖子上展示着物质上的贵族徽章。 他灰白的头发和鲜绿色的眼睛,眼角处有细纹的痕迹,暗示着这位军官有经验,不会受愚人之苦。
“是的,先生。上尉。” 西娅面无表情地回答,走近那个人。
即使他是上校,她也不会让她辛苦得来的军衔降低。 她在第一军团的所有时间都教会了她要勇猛和不妥协。 西娅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
“哦,”上校得意地笑着,看了一眼他的数据卡。 “上尉,没错。”
他在屏幕上轻轻地敲了几下,他的乐趣从未减退。
这很奇怪,西娅在指挥部工作期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坦率的态度。 情绪被控制住了。 易于理解是软弱的表现,是不适当的训练。 如果有人碰巧打破了“第一秩序”故意使用的空白表达,他们就会立即返回,祈祷没有人意识到他们的错误。
似乎不是和这个人,而是一个上校。
“我是尼古拉斯·伊索姆上校,”伊索姆说,把数据广告放回身边。 “这可比上尉高级多了,你不觉得吗? ”
如果西娅不害怕坚持自己的观点,那么伊索姆似乎也不害怕。
“是的,先生。” 西娅坚忍地说,不允许这种评论影响她。
虽然他的话刺激了西娅的自信,但她注意到伊索姆上校并没有用尖刻的语调跟她说话。 他好像是在逗她玩,这让她很不安。 说真的,西娅宁愿要严厉,也不愿要他的欢乐。
“很好。 我会带你参观基地的工作站和设施。 时间不多了,所以我请你们尽力跟上。”
“当然,上校。”
伊索姆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机库。 一条长长的走廊呈现在眼前,西娅看到了星际杀手基地的建筑,她认为这是受到了帝国的启发。 墙壁被同飞机库一样的粗糙的红色底色照亮,缟玛瑙墙壁上的裂缝允许锐利的白光穿透并照亮整个区域。 然而,即使有光明的存在,黑暗仍然占主导地位。 走廊和过道光线暗淡,西娅在里面感到很舒服。
对西娅来说,第一修道会那种无声的氛围总是让她感到很谦卑。 圣殿的力量是神圣的,值得尊敬的,不需要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样挥舞它。“第一秩序”知道自己的力量,知道自己的能力。 它的价值不是从傻瓜那里得来的。
仇恨者不需要炫耀自己的力量,只有明智的人才明白其固有的危险不可低估。
伊索姆拐过最后一个弯,发现有几部电梯和人员在进出电梯时交谈。 上校向前走去,按下了呼叫按钮,灯一亮,他就转向她。
“你们的上级已经通知你们,上级命令这个基地比以前更快地全面运作……这意味着我们的准备工作已经落后于时间表。” 他的声音流露出一丝烦恼。 西娅把那件事记了下来。
“这就是为什么你被从以前的基地重新分配到这个基地。”
一阵钟声响起,两名一等兵走进了等在那里的电梯。
“我从你们的指挥官那里听到了极大的赞扬,”伊索姆一边说,一边按下他们想要的楼层的开关。电梯在震动中关上了门。 “你非常擅长迅速地完成任务。”
西娅点点头,很高兴听到她的指挥官们对她以前的工作评价很高。
“谢谢你,上校。 作为 Riflor 行星殖民地后勤部门的负责人,这是一项令人满意的任务,尽管具有挑战性。” 当西娅谈到她第一秩序职业生涯的代表作“围攻 Riflor”时,她试图抑制自信的语调,但是没有成功。
“这是一次非常小的行动,但仍然是一次成功的行动。” 叽叽喳喳,声音悦耳。尽管西娅觉得他刚刚扇了她一巴掌。
她不同意地几乎眯起眼睛,但努力使自己保持冷静。
“是的,好吧,我希望尽可能提供我的专业知识。” 西娅冷冷地回答。电梯门打开了,通向一个走廊,和她们刚刚离开的那个走廊一模一样。
“你迟早会的。”
在领着她走出电梯前,伊索姆斜眼看了她一眼。 西娅听到他嘴角又挂起一丝讽刺的微笑,这使这位年轻的军官更加恼火。
伊索姆再次出发,前往未知的目的地。但随着西娅的跟随,她意识到,这层楼主要是一等兵的灰黑色制服。 中士和中尉布满了通道。 当伊索姆经过时,所有经过的人都点了点头,在他经过时立正。
“这是军官的楼层——下级指挥部,上级指挥部有单独的住处。”上校大声说道,这样西娅就可以听到他在曲折的山路上跋涉的声音。
“这些是军官宿舍。”
说完,伊索姆停下了脚步。 西娅险些撞上他,把体重甩了回去。在他看着她挣扎的时候,她摇摇晃晃地站了一会儿才恢复平衡。 西娅被激怒了,她双手合十放在背后,藏起了拳头。
“所有军官在星际杀手基地都有单独的房间。这是你的。” 他指了指他们两人之间的门。 门是镀铬的,抛光的表面上没有任何标记。 唯一的身份证明是门框右侧墙上的号码,它位于一个号码牌的上方。
“营房693。” 西娅大声朗读,然后去按数字键盘上的按钮。 伊索姆上校用戴着手套的手盖住了键盘,挡住了她。
“每个宿舍都有一个开门的密码,”伊索姆告诉她,好像这不是所有一等兵船只和基地的标准程序。 “你可以稍后在下班后再创建自己的。”
“是的,先生。”
“餐厅在这条走廊的尽头……”伊索姆慢吞吞地走了过去,脸上皱皱的,似乎想起了什么。
伊索姆突然心烦意乱,迅速拿出了他的数据板。 屏幕一亮,他就咂了咂舌头。昏暗的光线照亮了他深色制服的前面。 随着一声呼气,他关掉了屏幕,把设备拿开了。
“看来我不能给你看了。”
他毫无预兆地从西娅身边冲了过去。 她看着他的身影沿着走廊向后退去,他们刚从那里下来,对这突如其来的匆忙感到困惑。
“跟我来,上中尉!” 伊索姆在他身后大喊,促使西娅采取了行动。 “我告诉过你,要跟上。”
“抱歉,上校。”
这位年轻的军官在他旁边停下来,此时伊索姆的通讯器响了,在 Isom 的口袋里发出哔哔声。
“太好了,”他皱起眉头,把通讯器放在嘴边。 “我是尼古拉斯·伊索姆上校。”
“上校,”一个扭曲的声音从装置里传出来。 “请到指挥台来。”
“我在路上了。”伊索姆急忙说。
他把通讯器塞回裤兜里。 转过一个拐角后,伊索姆猛地按下了电梯的呼叫开关。 他和西娅站在后面,希望电梯能快速移动。
“一切都还好吧,先生? ”
“当然,上尉。” 当电梯门在他们面前分开的时候,他看着她。
“将军来了。”

发布者

江尚寒

Author/cosplayer/feminist/atheist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