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冬之春(5)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81196

The Spring That Thaws The Winter解冻冬天的春天

作者:MadameBaggio

摘要:纳尼亚的国王和女王们发现了一个新世界:一个同样被冰封的地方,在那里人们不被信任,战争正在快速逼近……如果他们在那里,一定有原因。佩文西怎么能帮助北方呢?他们在维斯特洛的目标是什么?

CP:Peter Pevensie/Sansa Stark;Jon Snow/Susan Pevensie;Gilly/Samwell Tarly


第五章

琼恩被一些想讨论四兄妹的领主们拖住了。他向那些人保证,他会在下午的会议上谈论这件事。他只是不知道他该怎么解说这一切。

当他终于摆脱了他们的纠缠时,他听说四兄妹和达沃斯一起在院子里。

他能看见布蕾妮、艾莉亚和珊莎在那儿好奇地看比赛。波德里克也在那里,四个客人中有三个也在观看。他们都穿着前一天的衣服。珊莎得给他们找些新衣服。

他走近了一些,意识到达沃斯面对的是埃德蒙,他们的剑已经交战在一起。托蒙德——琼恩以前从未见过他——用侮辱的方式鼓励着他们俩。

琼恩在家人们的身边停了下来。“早上好。”他喃喃地说。

艾莉亚只是咕哝着回答,眼睛盯着战斗。布蕾妮像往常一样,彬彬有礼地迎接她的国王。

“早上好,琼恩。”珊莎低声对他说。她终于在周围没有人的时候开始叫他琼恩,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大家都这么早?”他问,朝四兄妹点了点头。

“我想,没人能睡个好觉。”她回答。

琼恩的眼睛又一次落到了比赛上。这个小男孩真的很能控制自己。他的步法和琼恩学到的有点不同,他的打斗风格有点不同。不过,当他解除达沃斯的武装时,事实证明这种做法仍然有效。

“我认输。”老人心情不错地说,举起手来。

埃德蒙向他鞠了一躬,“很高兴和你对打,大人。”

达沃斯把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这是我的荣幸,孩子。”他转向另一个。“彼得大人,来一轮?”

“你介意我先和我妹妹练一会儿吗?”他用头指了指苏珊。“她在这方面很糟糕。”

“哦,谢谢你,彼得。你真好。”她翻了翻白眼。

达沃斯轻声笑了起来,“你们玩吧,孩子们。”

苏珊气喘吁吁地走进院子,从埃德蒙手中接过剑。“我讨厌打剑。”

“我知道这一点。”彼得实验性地挥了一下他从达沃斯那儿得到的剑。“这正是你需要练习的原因。这把剑不同于你以前用过的那把,它比较重。小心点。”

“等我一下。”她问道,把剑尖放在地上,然后脱下夹克扔给露西。她又拿起剑,转了一下。“让我们开始吧。”

琼恩注意到,在苏珊攻击、彼得躲开她之前,四兄妹围在一起。她穿着一件滚边的白色衬衫,上面套着一件蓝色紧身胸衣,但是每次她移动胳膊,衬衫的领子就会露出更多的皮肤。真是……让人分心。

当他注意到这一点时,他并不高兴。

“苏珊,抬起你的胳膊,否则我就把它砍下来!”彼得对他的妹妹吼道。

“用一把钝剑?”她厉声回答。

埃德蒙窃笑着说,“如果彼得不冷静下来,苏很可能会用那把剑刺死他,不管是不是钝的。”

露西摇了摇头。“她今天动作很慢,而且她讨厌剑。彼得很快就会赢。”

“愿意打个赌吗?”爱德蒙问。

“是的。”他们握了握手。

达沃斯继续观看着这一切。他几乎错过了彼得绊倒他妹妹的那一刻,她狠狠地摔倒在地。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让她屈服,苏珊就打了个滚,踢了他的膝盖后面,让她哥哥摔倒了。

两人同时拔剑,剑尖停在对方腹部附近,打成平手。

“你越来越慢了,兄弟。”苏珊冲着她的兄弟咧嘴一笑。

“也许是你变得越来越厉害了,姐妹。”他也朝她傻笑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伸手把她拉起来。

“彼得大人。”琼恩走近一些。“下一轮,我可以和你比吗?”

彼得挑起眉毛,苏珊不得不肘击他。“当然可以,阁下。”

苏珊经过琼恩身边,把剑给了他。“通常情况下,彼得的左半身是敞开的。”在去她其他兄弟姐妹所在的地方之前,她告诉他。

“这是一场好比赛。”艾莉亚对珊莎评论道。

“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称兄弟为‘至尊王’。”珊莎说。“她显然就是他们追随的那个人。”

彼得和琼恩围着对方转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攻击。

“是我误会了……”露西慢慢地开始说,“还是他们真的在打架?”

苏珊从她哥哥那里看向国王。“哦,天哪。”她气呼呼地说。

“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吗?”露西忧心忡忡地问。

“为什么?”埃德蒙一点也不关心。

琼恩用手背打彼得,但彼得没有倒下。

“这太荒谬了。”苏珊决定。“波德里克。”

那个男人很快地转向苏珊,几乎摔倒在地。“女士?”

“我需要一桶水。”她告诉他。“你能给我一桶吗?”

“一桶水?”他看上去很困惑。“好的,女士。”他跑开了,很快地提着桶回来了。这是件好事,因为彼得刚刚打了那位让他们住在这儿的国王,苏珊非常肯定现在有血。

“我应该把它带到哪里去,女士?”波德里克问。

“就给我吧。”她对他甜甜地笑了笑。

他茫然不知所措,但还是把桶递给了她。苏珊向他道了谢,向院子走去,然后把所有的水都泼到她哥哥和国王身上。

冰冷的水。当他们在室外、被雪包围着的时候,这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苏珊!”彼得吼道。

“如果你们两个都完成了,你们就是大男子主义者……”她平静地说,轻轻地把桶放下。“我们都有事情要做。我想,国王的时间是宝贵的。”

琼恩看着彼得,只是发现另一个人已经在看着他。国王不知道如何解释发生了什么。这个人,这个所谓的国王,是一个骄傲自大的人。然而,琼恩总是为自己头脑冷静而自豪。

显然,他不再那么冷静了。

“你说得对,和往常一样。”彼得给了妹妹一个胜利的微笑。“我道歉,阁下。”

“没有这个必要。”琼恩抱怨道。

“现在,给我拿些箭来,彼得。”苏珊告诉她的哥哥。“如果你幸运的话,我不会把你当作目标。”她向他挑了挑眉毛。

琼恩感到一个微笑在他的嘴唇上拉扯着,但还是忍住了。他朝两兄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院子,结果发现露西小姐正在和白灵说话。

“你好,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埃德蒙肘击了他的妹妹——他们经常这样做。“狼不会说话,露西。”他的声音有点紧张。

她似乎困惑了一会儿,然后她看到了琼恩。“陛下,这是谁?”她指着白灵问道。

琼恩好奇地皱着眉头看着他的狼。他乖乖地坐在露西女士的面前,让她抚摸他,除了斯塔克家的其他人,他从不让别人抚摸他。“这是白灵。他是我的朋友。”

“他理应如此。”露西朝他笑了笑。

“我妹妹很喜欢动物,陛下。”埃德蒙勉强笑了笑。“经常和它们说话。”

那里有些东西,但是琼恩不确定是什么。也许露西女士有某种天赋,使她能够与动物交流?

箭声击中目标后,琼恩转身回到苏珊和彼得还站着的地方。她向静止的目标射箭射得如此之快,以至于琼恩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那些箭是从哪里来的。

她用手握着弓,在一瞬间把箭射出去。他从未见过有人射得这么快——还不仅仅是速度快:她每次都命中靶心。

“她没有失手过。”琼恩低声说。

“从来没有。”埃德蒙同意了。“我们在和她意见不一致之前,总是记住这一点。”

“有一次,她在舞厅对面向一位勋爵射箭。”露西兴奋地说。“他嘴里叼着一个高脚杯,杯子卡在了柱子上。”

琼恩皱了皱眉头,“很高兴知道。”

他开始怀疑,当他让佩文西们留下来的时候,他是否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他抬头仰望天空。

天空是蓝色的、晴朗的,微弱的冬日阳光在一个星期以来第一次照耀着。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