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冬之春(10)


第十章

“这是个糟糕的主意。”

琼恩捏了捏鼻梁。在这一点上,他不知道她是否真的这样想,或者她只是试图反对。他从来不了解她。

“为什么呢,苏珊女士?”他问道,但是他的声音清楚地表明他的耐心已经岌岌可危。

她把那该死的眉毛拱向他的方向。“我明白,随着最近天气状况的改善,人们可能有点……渴望出去冒险,但这并不意味着那里是安全的。”她暗示道。“我们一直无法侦察该地区。那里可能存在危险。”

“像什么?”托蒙德想知道。

“寒冷带来饥饿,饥饿使人和动物绝望”她说话了,声音坚定。“外面可能有人,为了生存不择手段,也可能有威胁……甚至是动物。阁下,您自己也提到过,一大群狼。”苏珊提醒琼恩。

“他们离这儿很远。”艾莉亚抢在琼恩之前说。“他们离河间地很近。”

苏珊皱起眉头,“你怎么能这么肯定?”

艾莉亚直视着苏珊,“我就是这么想的。”

苏珊深吸了一口气。“我的观点依然存在。我们不知道外面有什么,我们可能也没有做好准备。”

“这是我们离开的另一个原因。”达沃斯出面干涉。“我们需要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我们需要情报,我们没有夜王军队的消息。”

“哦,是的,这是一个了解真相的好方法。”苏珊嘲笑道。

“苏珊女士,如果你觉得这么不方便的话,你不必走。”琼恩最后厉声说道。

她向他皱了皱眉头。“遵命,阁下。”她冷冰冰地回答,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哦……你完蛋了。”托蒙德叽叽喳喳地说。

琼恩又捏了一下鼻梁,好极了。


“所以,我听说,你打算逃命。”

琼恩叹了口气。他不想谈这个话题,但如果有一个人有权质疑他的行为…………那么,埃德蒙肯定就是这个人。

“你是不是要杀了我,因为我像那样和你姐姐说话?”琼恩疲惫地问。

“我?”埃德蒙哼了一声。“上帝啊,不行。苏珊会因为这个把你打得落花流水的。我可不想卷进去。”

“你真会安慰人。”琼恩冷淡地说。

“不应该是这样的。”埃德蒙暗示道,他的声音毫无同情之意。“你表现得像个白痴。苏珊是个女人,琼恩。”

“我很清楚……”

“不,我不这么认为。”爱德蒙打断了她。“珊莎和苏珊必须加倍努力,才能得到周围男人的尊重。艾莉亚和布蕾妮不情愿地受到尊敬,因为他们是战士,穿着马裤到处走——也许是因为男人们害怕他们。苏珊和珊莎——甚至还有露西——给人的印象更温和,她们更有女人味。她们只是女人。”

琼恩摇着头,“他们都尊敬她们……”

“在某种程度上,琼恩。”爱德蒙打断了他。“有多少次,其中一位领主问起过珊莎晚餐的事?她是你的首相,不是女主人。你把苏珊当成一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女人,这对她没有好处。如果国王认为这样跟她说话合适,你认为其他领主会怎么想?”

琼恩呻吟道,“我真蠢。”

“没什么好争论的。”爱德蒙窃笑起来。“这并不是说你不能否认她说的话,而是像那样对她大发雷霆?”

“我必须道歉。”琼恩总结道。

“越快越好。”埃德蒙咧嘴笑了笑。“在她决定拿你当靶子之前。”

“你姐姐不会这么做的。”琼恩低声说,他想着怎么道歉,目光游移。“她不是一个暴力的人。如果她生我的气,她就不会为我浪费箭。”

埃德蒙皱起了眉头。“因为你很了解她?”

琼恩清了清嗓子,决定假装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个话题。“实际上,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他转移了话题,根本不在乎自己听起来有多么绝望。“你对龙了解多少?”

埃德蒙似乎完全被这个话题的转变搞糊涂了。“它们是……会喷火的巨型蜥蜴?”这更像是一个问题,而不是一个肯定。

“你从来没有见过?”现在琼恩才是那个吃惊的人。

“没有。你认为纳尼亚是什么样的地方?”埃德蒙哼了一声。“龙。就好像。等等。”他转向琼恩。“你姨妈有龙。”他的脸上流露出理解的神情。“你很关心他们。”

“我不应该这样吗?”琼恩问道。“龙,埃德蒙。它们曾经是故事,用来哄孩子睡觉的故事。如果她带着她的军队来到这里,让龙在我们头顶上飞……我不知道我们能做些什么。”

“你的恐惧是可以理解的。”埃德蒙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你应该和珊莎谈谈这件事。”

“为什么?”琼恩困惑地问。

“因为我敢肯定,在嫁给你和管理临冬城之间,她和苏珊已经做了些什么。”

“什么?”至少可以说,琼恩很震惊。

“那你得问问她。”爱德蒙耸耸肩。

“我还不如让珊莎做王后,省得我自找麻烦。”琼恩嘟囔着。

埃德蒙张开了嘴,然后似乎改变了主意。“让我们活在当下的某一天。你甚至可能活不到明天。”他咧嘴笑着。

“谢谢你的建议,埃德蒙大人。”


苏珊不是一个暴力的人。她认为暴力是解决任何冲突的一种毫无意义的方式,她真的认为很多事情只能通过战争来解决是令人悲哀的。

她经历了比她希望的更多的战斗。甚至拉巴达什的遭遇也是她所鄙视的。是的,她是出于自卫,而且她还会再这么做,不仅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保护任何一个女人;但是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实在是太可怕了。作为一个女人,她不得不害怕这样的事情,也许在她的余生。

而保护自己的唯一方法,就是杀人。

在暴力时代,人们很容易认为杀戮是容易的。其实不是。即使一个人真的相信他们的事业,即使是针对邪恶的人,即使是出于自卫……杀戮在人们的灵魂上留下了烙印。当然,有些人这样做是为了取乐,但这些人一开始几乎没有灵魂。

苏珊鄙视战争、暴力和杀戮。

也就是说……

她正在考虑杀死北境之主。

珊莎可以继承王位,没有人会注意到区别。

她简直不敢相信他对她说话的方式。琼恩是一个有礼貌的男人,他从来没有让她觉得自己只是个“普通女人”。她知道他听取了珊莎的意见,尊重她的意见和观点。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受到那样对待的滋味更加苦涩的原因:因为她从来没有想到这种滋味会来自他。琼恩一直对他们一视同仁。

也许是因为她。

“苏珊女士。”

怕什么来什么。

“阁下。”她转向他行了个屈膝礼。

琼恩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现在不想看到我,苏珊女士。”

她皱了皱眉。“我没有资格质疑国王。”她直截了当地告诉他。

“如果我不相信你的判断,我为什么要邀请你参加议会会议呢?”他问她。

“我也在想同样的问题。”她回答道,声音里充满了甜蜜。“我开始觉得这是为了让这个地方更有魅力。”

琼恩看了她一眼,“苏珊女士……”

“什么事,阁下?”她向他抛了抛睫毛。

“你想让我说什么?”他生气地说。

“猜猜看。”

琼恩干巴巴地笑了一声,“是道歉吗?”

她只是皱了皱眉头。

“你得知道我是多么钦佩你的聪明才智。”琼恩开始说道。

“实际上,我不知道。”苏珊打断了他。“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感觉,除了有时候我让你很烦。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你并没有……”琼恩深吸了一口气。“我一开始就说了那样的话,这是我的错。”他自言自语道。“然而,你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女性,苏珊女士,我很怀疑你是否需要我的认可。”

“这就是你的错误所在!”她终于忍无可忍了。“这就是你无法理解的地方。我确实需要你的批准,珊莎也是。甚至还有布蕾妮,露西和艾莉亚。我们需要你的同意,才能得到周围人的尊重。我们只是女人,阁下,他们喜欢提醒我们这个缺点。”最后一部分她说得带有讽刺意味。

琼恩又深吸了一口气。苏珊想象着他为了和她交流而减少了多少沉思的时间。“苏珊,我为之前对你说的话深感抱歉。这对我不公平,而且我很清楚我不会那样对别人发脾气。所以我为此道歉。”

苏珊目瞪口呆。

“我确实重视你的建议,就像我重视珊莎的建议一样。我真的相信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他说完了。

苏珊终于恢复了一些知觉。“谢谢您,阁下。”她优雅地鞠了一躬。

“话虽如此,我还是希望你明天陪我们一起去。我们可能需要像你这样技术精湛的人才。”他说完,嘴角慢慢地往上拉。

他刚才这是……?

“恭维话对你没有任何用处。陛下。”后知后觉地补充道。

“幸亏我说的是实话。”他朝她点点头。“苏珊女士。”

苏珊站在那里,看着他走开,她想——这不是第一次了——北境之王可能会成为她的一个麻烦。

不过,她并不是在背道而驰。


“我们要早点走。”琼恩告诉其他人。“我不想在外面呆太久。”

“看来又是晴朗的一天。”托蒙德评论道。“最近我们经历了很多这样的事情。”他看了一眼佩文西兄妹,但他们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四兄妹意识到,北境人开始相信他们会比预期的更早带来春天。他们不能说自己有这种能力。在纳尼亚发生的事情是一个更大的预言的一部分;他们不知道同样的事情是否也适用于维斯特洛。

也许春天不是因为他们而来,也许好天气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巧合。

“你得跟我们走,托蒙德。”琼恩无视最后一句话,说道。“达沃斯会留下来,布蕾妮、彼得大人和露西女士也会留下来。”

彼得皱了皱眉头,“您要我留下来吗,阁下?”

琼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像说出这样的话要付出什么代价似的。“是的。苏珊女士和埃德蒙大人会和我们一起去。我认为有人留下来照顾临冬城会更好。”

彼得张开了嘴,但苏珊的一个眼神使他又安静了下来。

“这应该会很有趣。”艾莉亚嘴角挂着愉快的微笑说。“陛下,你会打猎吗?”她问苏珊。

苏珊平淡地看了她一眼。“不会。我用我的弓作为装饰,用箭来卷我的头发。”

艾莉亚窃笑起来。

“就这么定了。”琼恩站起来。“彼得大人,请稍等片刻。”

彼得皱起了眉头,但还是站了起来。“阁下。”

这两个人离开了房间,开始沿着走廊走去。

“我把临冬城的安全托付给你。”琼恩开始了。

“您的信任使我感到荣幸,阁下。”彼得诚实地说,声音中丝毫没有傲慢的意味。

琼恩停下来,转向他。“那就是说……我相信,你知道自己的地位,和我的表妹保持一定的距离。”

彼得哼了一声,“这就是我们谈话的目的?”

“我知道你是怎么看她的了。”琼恩对另一个男人咆哮道。

“好吧,也许不是很好。”彼得还没来得及停下来就回答道。

“这是什么意思?”琼恩追问道。

“我非常钦佩你的表妹。”彼得告诉琼恩。“她很清楚这个事实。我已经告诉了她我的想法,而且……”

“你什么?”

“我已经答应给予她应有的尊重。”彼得说完了,好像没人打扰他似的。“珊莎小姐是个伟大的女人,我非常尊敬她。这是她很清楚的另一个事实。”

“我不喜欢你。”琼恩宣布。

“真有趣。因为我也不喜欢你。”彼得顶了回去。“我更不喜欢你看我妹妹的眼神。”

这让琼恩踌躇了一下。

“所以,既然你在这里,告诉我要和珊莎小姐保持适当的距离,记住:对我妹妹也要这样做,要适当地、保持适当的距离。”

“我决不会欺负苏珊女士。”琼恩坚定地告诉他。

“很好。”彼得从衣服上扯下一根看不见的线头。“很高兴我们进行了这次谈话,陛下。”

如果有一天,琼恩打算杀了彼得,他确信艾莉亚会帮忙。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