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冬之春(11)


第十一章

“您在担心什么,阁下?”

琼恩在马鞍上局促不安,即使他没有必要改变自己的位置。“女士?”他问道,好像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似的。

苏珊皱起眉头,但没有重复她的问题。

“没什么。”琼恩说,然后清了清嗓子。“我不喜欢把别人落在后面。”

“你的意思是,你不愿意让珊莎和我哥哥单独在一起。”她冷冷地纠正道。

琼恩又清了清嗓子。“差不多吧。”他承认。

“你以为你和彼得没有任何共同点……”她慢吞吞地说。

琼恩转过头来看着她。“这是什么意思?”

“你完全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她朝他扔过去,然后赶着她的马走了。


彼得不喜欢刺绣,但是看着珊莎小姐和露西刺绣,有一种非常平静和美丽的感觉。当他们坐下来谈笑风生时,他们的工作变得更加复杂。

他可能只是守卫着他们,但他很享受看着他们。

“要我给你做块手帕吗,兄弟?”露西问他。

“我已经有够多了。”他咯咯地笑了。“你能给我做一个纳尼亚旗帜吗?这样它就可以挂在我的斗篷上了?”

露西哼了一声,“我可以做到,但是我需要披风。”

彼得站了起来,“我去给你拿来。”

“不用了!”露西很快站起来。“我去吧。陪陪珊莎小姐。我马上回来。”

她对他们两人甜甜地笑了笑,然后很快就离开了,他们几乎没有反对。彼得似乎觉得很有趣。“我妹是不是放弃了她作为监护人的责任?”

珊莎的嘴唇上挂着笑容,即使她的眼睛专注于她的工作。“我相信她这么做是出于对你的爱。”

彼得没想到国王会这么想,但他很高兴能和珊莎小姐单独在一起。“别担心,女士。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没有离开的打算。”他告诉她,确信他应该让她放心。

他已经告诉了她自己的感受,并且没有任何强迫她的意图。彼得向她保证过他不会,所以他希望她对他的出现感到舒服。

但是后来……珊莎停下手中的活,抬起眼睛看着他。“为什么不呢?”她问道。

彼得觉得自己的嘴干了,他的确听到了国王在他脑海中某个地方的咆哮声,但是在珊莎小姐美丽的眼睛面前,这并不重要。

他清了清嗓子,说:“小姐,我可以坐在您旁边吗?”

她给了他一个微笑。“是的,你可以。”

彼得站起来,坐在露西腾出来的椅子上,正对着珊莎。

“彼得大人,你在纳尼亚有心上人吗?”她突然问道,继续工作。

“不,珊莎小姐。苏珊多次想把我嫁出去,但她从来没有找到一个她认可的人。我也没有。”他诚实地回答。

珊莎在回去工作之前,瞥了他一眼。“彼得大人,您长得真好看。我很难相信,纳尼亚的女人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所以,你觉得我很好看……”他说。

珊莎没有回答,只是哼了一声。于是,他继续说:“总是有那么多事情要做。”他告诉她。“这么多的工作和责任……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喜欢过一个叫莫伊拉的树精……”他轻声笑道。“她伤了我的心。”

珊莎咯咯地笑了起来。“什么是树精?”

“他们是树的精灵。莫伊拉特别漂亮,但他们不太在乎浪漫,尤其是和15岁的国王。”他夸张地告诉她。

“哦,别说了!你在戏弄我!”她终于放弃了刺绣,全神贯注地看着他。

“我没有,女士。”他坚持道。“问问苏珊或露西吧。他们觉得这很滑稽。纳尼亚有许多魔法生物,其中有些非常迷人。”他轻轻地开玩笑说。

“莫伊拉伤透了你的心,以至于你再也不想见到其他人了?”她反问道。

“还有战斗和事情要做……”他确认道。“我不敢说,我以前从来没有和别的女人调过情。但是,她们都不是真正的甜心,除了说话什么也没有。”

她若无其事地哼着:“我明白了。”

“因此,你没有理由嫉妒,女士……”

“嫉妒?”

“我的心只属于你,只属于你。”他得意地笑着说。

“你太可怕了。”她告诉他。

“是的,但你还是在笑。”

她确实如此。然后,她的笑容变得更大了。

彼得沉浸在喜悦中。

他完全爱上了这个女人。


“白灵在哪儿?”

琼恩环顾四周,好像之前没有注意到冰原狼的缺席。“我让他自由地游荡。他已经和我们关在一起很长时间了,他也可以享受打猎的乐趣。”

苏珊挑起眉毛,琼恩知道自己即将受到批评。“你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吗?”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是什么意思,女士?”他希望自己的声音变得正常。

“白灵比我们任何人都更有可能察觉到什么事情的到来。”她暗示道。“把他留在身边也许是个好主意。”

“他不会走远的。”琼恩抱怨道。

“当然,阁下。”她只是点点头。

“你觉得我们能找到什么呢?”琼恩忍不住问道。

“我不知道。”她承认。“所以需要小心。”她亲切地告诉他。

琼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赶紧骑上他的马。当琼恩来到托蒙德身边的时候,托蒙德看起来非常高兴。

“这个小女人有张利嘴,嗯?”大个子笑着开玩笑说。

“现在不行,托蒙德。”琼恩抱怨道。

“只是说……我们都知道你喜欢脾气暴躁的女人。”

琼恩决定无视他。

他们骑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找到什么,只有几只鸟和三只野兔。他本以为这是傻瓜的差事,但人们已经在临冬城呆了太长时间,战争的威胁一天天逼近。他担心那些等待的人,担心有些人对自由民公开的敌意。在要塞内发生什么事情之前,最好让他们出去消耗一些能量。

至少这是他的推理,如果他们不尽快找到什么东西杀死,这可能是一个问题。

当琼恩准备叫他们所有人回要塞时,一个自由民发现了一条踪迹。

男人们讨论了一会儿,看起来像是鹿的足迹,甚至可能不止一种动物。

小组重新组织,决定如何最好地跟踪踪迹,琼恩让他们自己讨论。埃德蒙和艾莉亚彼此安静地交谈着,苏珊则在托蒙德身边等待着决定。

琼恩的眼睛望向天空,那时天空是那么的蓝。很难相信,从冬天开始就袭击他们的刺骨寒风已经消失了。尽管他经历了一切——包括死而复生和看到夜王的军队——但是仍然很难相信关于四兄妹的故事。他们怎么会来自另一个世界呢?他们的存在怎么会改变这么多呢?

也许这一切都只是个巧合。也许有一种宇宙的力量,一个全能的上帝或者神在玩弄着他们的生命,穿过命运的线索,使这一切发生。

也许他只是想入非非,这难道不会让大家感到震惊吗?

突然,他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他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满足感,嘴里有血的味道。它带来的愉快感觉使他感到震惊。

是白灵。

白灵发现了一些猎物,他对自己非常满意。自从上次琼恩感觉自己像这样溜进白灵的心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是一次愉快的逃亡,但他不想在那里迷路。

琼恩不知道这个过程是如何进行的:是白灵放他走了,还是真的是他自己决定的;但是突然间,他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上,骑在自己的马上。

他也完全是一个人。他环顾四周,发现他的团队已经转移了,他留了下来。琼恩已经能够想象得到他从其他人那里听到了什么,所以他决定沿着他们已经走过的明显的道路走下去。

然而,当他准备催马前进时,他看到左边三个人以外有动静。

“白灵?”他喊道,因为他觉得那是白色的皮毛。

冰原狼没有出现,琼恩下了马。也许没什么。

他向前走了一点,直到走进了树林。他走了几步,什么也没看见。他转身回到大家身边,这时一阵咆哮声追上了他。

他转过身来,看见一只熊朝他这个方向走来。那是一只大熊,毛皮很厚。这可能就是琼恩所看到的,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认为这是白色的皮毛。

他的第二个念头是:动物应该冬眠。难道熊不是在冬天的一部分时间里这样做吗?也许这只在开始下雪之前还没有吃饱。

这种情况现在显然是要纠正的。

琼恩尽量不采取任何侵略性的行动,但他小心翼翼地退了回去。然而,一旦野兽发现他正试图逃跑,它就用它的后爪站起来,高高地站在琼恩面前。

琼恩别无选择,只好拔出剑来,模模糊糊地想起布蕾妮也曾与一头熊搏斗过。如果他活下来了,他会问她全部的故事。

现在死于熊的攻击会是很丢脸的。

琼恩看了一眼这个动物,发现它的爪子很大,牙齿也很大。他几乎可以肯定,熊会扇它们的猎物一巴掌,而且考虑到熊掌的大小,琼恩确信自己不想被它们扇耳光。

熊朝他的方向移动,琼恩离开了它的范围,仍然认为他有更好的机会一起离开这场战斗,但显然不敢把他的背暴露给野兽。

熊发出一声咆哮,迈动四条腿,向琼恩靠近,但仍然停留在足够远的地方,以免被剑刺到。

琼恩现在真希望自己有火(火把),因为这比剑更有利于他。事实上,他必须在一个完美的地点击中这头野兽,因为如果这头野兽不是在一次攻击中倒下的,它肯定会因为受伤而大发雷霆。

熊向琼恩冲过来,琼恩把剑向前刺去。不幸的是,它只击中了动物的一侧。熊发出了愤怒的疼痛声,然后挥舞着它的巨爪。剑飞了出去。

琼恩还没来得及挪开,下一爪就正好击中了他的胸口,让他喘不过气来,摔倒在地。

熊正要再次攻击他——很可能会把他干掉——这时,这只动物又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痛苦的吼叫。

当它转过身去看它的新对手时,琼恩看到了粘在它身上的红色羽毛箭头。熊又一次站在了后腿上,怒吼着。

这时,琼恩看到了苏珊和她的弓。她又射了三支箭,速度是琼恩从未见过的。她用拉弓的手握着箭,以惊人的精确度射出了它们。

三支箭都命中了。第二支射穿了它的脖子,最后一支正好射中了它的左眼。

野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苏珊……”琼恩颤抖着站在那里。

她把蓝眼睛转向他,怒火中烧。“你想死吗?”她向他的方向走去,问道。“我告诉过你这是愚蠢的!”

“我不知道……”

“你是笨蛋吗?你为什么没有和他们在一起?”她用手推着他问道。“如果我没来,你会怎样?”

“苏珊!”

“你不尊重关心你的人……”

琼恩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前一分钟他还在听她侮辱他,下一分钟他就伸出手,把手指放进她的头发里,把她拉近自己。他吻了苏珊。

这的确阻止了她的谩骂。

她被冻住了一秒钟,这足以让琼恩考虑停止这一切;但是随后她放开了她的弓,她的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并回吻了他。

其他任何时候,琼恩都会记得这是多么不合适;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在哪里,还因为他们是谁。然而,琼恩后来承认,他脑子里根本没有这些想法;那一刻,琼恩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苏珊。

她的嘴唇是怎么紧贴着他的嘴唇。

她的身体是怎么紧贴着他的身体。

她的香水味如何占据了他的感官。

她是如何用同样的激情回吻他的。

他从来没有想到苏珊会冷淡;不管是哪个傻瓜说她是个“冰美人”,他都不这么认为。苏珊是纯粹的激情和热情,他现在可以感觉到了。

她一定对他非常生气,因为她的吻充满了愤怒和要求,满嘴的牙齿和咬痕。她咬了咬琼恩的下嘴唇,吮吸了一下,让他的头低了下来。琼恩搂着她的腰,把她抱起来,刚好把她转过身来,把她压在最近的树上。

当苏珊的背部撞到树上时,琼恩倒吸了一口气,只是抓住机会深深地吻了她一下,而她的手指却低垂在他的头发上,用力拉扯。琼恩对着她的嘴唇啃噬着……

“你们两个一定是在开玩笑。”

他们跳开了,脸上露出同样内疚的表情,结果却看到埃德蒙站在那里,脸上是他见过的最无动于衷的表情。

苏珊深吸了一口气。“埃德蒙……”

“请不要说‘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他呻吟道。“我清楚地知道,我看到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艾莉亚问道,从埃德蒙身后的某个地方出现。

“你表哥在亲我姐姐。”爱德蒙冷淡地告诉艾莉亚。

“埃德蒙!”苏珊抗议道。

“真的吗?”艾莉亚问道,眉毛拱了起来。“在这儿合适吗?”

琼恩清了清嗓子。“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他试着说。

埃德蒙呻吟着,“我告诉过你,不要这么说。”

艾莉亚哼了一声。“不,现在我感兴趣了。让他告诉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苏珊给琼恩一个无动于衷的表情,但是在其他人继续说话之前,托蒙德出现在艾莉亚身后“找到他们了吗?”

“是的,在接吻。”她告诉那个男人。

托蒙德看起来很吃惊,“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本事,琼恩。”

“我们能不能把重点放在熊身上?”苏珊咬了下嘴唇,指着那只动物。“我们需要把它带回要塞。”

“是的。”托蒙德同意了,对这次杀戮印象深刻。“当我们这么做的时候……你可以告诉我们更多关于那个吻的事情。”

太棒了。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