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冬之春(12)


第十二章

狩猎队一走过大门,露西就知道出事了。不是“糟糕”的错误——就像某人受伤的某种事故——只是其他类型的错误。这是空气中的某种东西。埃德蒙看起来像是闻到了一坨屎,艾莉亚面无表情、小心翼翼,这意味着她有什么阴谋,而托蒙德似乎不仅仅是被逗乐了。琼恩的皱眉比平时更加明显,而苏珊……

啊,苏珊…………她的脸上有一种痛苦的表情,这种表情通常对某些人来说意味着问题。露西知道,她那样做是因为她想控制自己的情绪,而这些事情只有在苏珊特别紧张的时候才会发生。

这一切都提出了一个问题:在这次狩猎中发生了什么?

苏珊第一个下了马,把缰绳扔给了她身边的一个男孩。

“苏珊,你……”她没有让露西把话说完,只是抓住妹妹的胳膊,拉着她走了。“苏珊!”

很明显,苏珊心里有事。她拖着露西,直到找到一个可以谈论的地方。


在苏珊终于到达她的房间之前,露西并没有和她姐姐争执,直到她把露西拉进房间,然后把他们身后的门闩上。

“龙皇后现在在飞吗?你是想救我的命吗?”露西平静地问。

“我做了件极其愚蠢的事。”

露西看起来有些困惑,“我觉得我们以前好像谈过这个话题。”

“不,因为我做了比和国王调情更糟糕的事。”苏珊呻吟道。

“那是什么?”露西提示道,几乎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苏珊坐在床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要坚强起来。露西非常好奇,但是她不能吓到她的姐姐。

“我吻了他。”

“你做了什么?”

“露西!不要尖叫!”苏珊对她妹妹嘶嘶地说。

“嗯,请原谅我的惊讶,我的整洁的姐姐到处亲吻一个男人,据我所知,这让她很生气。”露西向后一靠,双手放在腰上。

“别装了,你知道他不会惹我生气的。”苏珊气喘吁吁,然后又倒在床上。“我太蠢了。”

“等你给我解释清楚了,我再来判断。”露西说。

苏珊抬起头,刚好瞪着妹妹。“你只是对细节好奇罢了。”她指责道。

“那也是。”


珊莎看着苏珊把露西拖走,然后她观察了一遍刚到的每个人的脸。

然而,她知道只有一个人可以让苏珊失去理智。

因此,她转向琼恩,眼睛瞪着他。“发生了什么事?”

琼恩的嘴张了张,又合上了。托蒙德窃笑起来。

彼得眯起眼睛,现在显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埃德蒙?”他问道。

埃德蒙呻吟着,“你为什么非要问我?”

“因为你是我弟弟,你现在就得告诉我……”

“他们接吻了。”托蒙德毫不犹豫地告诉在场的每一个人。

一片寂静。奇怪的是,没有人需要问“他们”是谁。

“彼得,不要杀国王。”埃德蒙急忙说。

“我要打碎他的下巴。”彼得咆哮道。

彼得还没来得及接近琼恩,埃德蒙就插到了他们中间。

“你要为了维护她的荣誉而打他?”他有点绝望地插了一句。

“我可以处理的。”彼得坚持道,试图绕过他弟弟。

“冷静点,小伙子。”达沃斯把一只手放在彼得的肩膀上。“让他解释一下。”

“有什么好解释的?”艾莉亚嘲笑道,“我想‘他们接吻了’可以解释一切。”

达沃斯看了她一眼,明确表示现在不是说俏皮话的时候。

琼恩叹了口气,“我知道这看起来很糟……”

“看起来很糟糕?”彼得怀疑地重复道。“就在今天早上,你还告诉我,要和你的表妹保持距离。现在,我听说,你吻了我的妹妹?”

“替琼恩说句公道话……”爱德蒙说,“她也回吻了他。”

彼得怒视着他弟弟。

“你对这件事保持沉默,珊莎。”艾莉亚评论道。“你的意见是什么?”

他们都转向珊莎,但是她已经不在了。


“哦,我的……”当苏珊终于讲完了她的故事之后,露西低声说。

“我知道。”苏珊呻吟着。

“这是……”露西停顿了一下,“我不认为女人会被吻成那样,除非她们出现在小说里。”

“露西!”苏珊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妹妹。

“对不起,只是……感觉好吗?”露西问,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我真不敢相信你会问我这个问题。”苏珊抱怨道。

露西有点脸红。“但是……现在怎么办?”

“我不知道。”苏珊叹了口气,用手指拨弄着头发。“这是我从未预料到的。我知道我们之间有些暧昧,我也做了不少,但我从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

露西坐在她姐姐旁边。“别骗我,苏。你现在想干什么?”

“我不知道,露西。”苏珊再次叹了口气,这一次她把脸藏在手里。“由于种种原因,情况很复杂。我希望这仅仅是我们有多讨厌对方的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他是这里的国王,而我是纳尼亚的女王。还有……”

有人敲门,两姐妹不再说话。苏珊还没来得及问是谁,门就开了,珊莎走了进来。

沉默了一分钟。珊莎的脸上什么也没有。

“你和琼恩?”她问道,声音干涩。

苏珊第一次对所发生的事情感到更多的是关心而不是尴尬。珊莎已经成了她的好朋友,她希望他们能继续做好朋友。然而,现在她想珊莎可能不喜欢苏珊和琼恩之间发生的事情,她的朋友可能不喜欢她吻她的表哥。

苏珊宁愿再也不看琼恩的方向,也不愿失去珊莎的友谊。

“我可以接受这个假设……”珊莎开始说话,抬起下巴。“我们可以不再为琼恩找新娘了。”

佩文西姐妹震惊地看着珊莎,直到露西爆发出咯咯的笑声。斯塔克得意地笑了。

“天哪,珊莎!你吓到我了!”苏珊一只手放在胸前抗议道。“我以为你在生我的气。”

“就因为亲了琼恩?”珊莎嘲笑道。“事情发生得比我想象的要快,但我并不感到惊讶。”

“你说什么?”

“我同意珊莎的观点。”露西提出。“这是显而易见的。”

苏珊嗤之以鼻,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你对我的表哥有什么企图,苏珊?”珊莎打趣道。

“我不是故意的,非常感谢。”她一本正经地回答。“我想提醒你们,是他吻了我。”

“哦,是的,我可以想象你在那里,完全无助,被野兽蹂躏。”珊莎哼了一声。

就这样,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变了。苏珊和露西交换了一下眼神,珊莎捂住了嘴。“苏珊,我很抱歉。这对我来说太不敏感了。”

“珊莎。”苏珊举手阻止她的朋友,然后看着露西。露西不需要别人告诉,就向她的姐姐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

“苏珊,我…………”

“珊莎,没事的。”苏珊向她保证。“过来和我坐一起。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珊莎同意了,但显然她对自己说的话感到很内疚。苏珊想向她解释一些事情,尽管她知道这会使他们两个都受伤。然而,是时候让珊莎知道她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孤单了。


琼恩花了一段时间,才摆脱了所有坚持对此事发表意见的人。当他们意识到珊莎已经离开后,琼恩也想这么做,但托蒙德不肯放过他。彼得对整件事还是很生气,但埃德蒙把他哥哥带走了。艾莉亚又逗乐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就走了。

事实上,他并不是一个人。达沃斯跟着他去了国王的住所,但是那个老人是个安静的人,他不会干涉琼恩的事务,即使他对这个问题有自己的看法。

事实上,他的意见是琼恩此时唯一相信的。他希望那个人能说点什么,但是达沃斯不是那种人,琼恩得问他。

这太尴尬了。

“我傻吗?”琼恩终于忍不住问道。

达沃斯清了清嗓子,“你什么意思?”

“达沃斯……”

“我不是在戏弄你,琼恩。”达沃斯平静地告诉他。“但如果你想让我告诉你我的想法,你就必须说得更清楚一点。”

琼恩最欣赏达沃斯的一点就是,当他们单独在一起时,他可以放下头衔,跟他谈谈。现在没有多少人对他这样客气了。他知道,这并不意味着达沃斯不尊重他作为国王的地位;他只是明白,琼恩也是一个男人。

“我太冲动了。”琼恩叹了口气。“你能相信她在骂我吗?”一阵咯咯的笑声传来。“告诉我,我是个白痴,因为我一个人出去,没有等着。我……”

达沃斯皱起了眉头。“她生你气的时候,你吻了她?”他的声音有点困惑。

“我保证我不是故意的……”

达沃斯举手阻止了他。“琼恩,我知道你没有。不仅因为你不是那种人,还因为我认为无论国王与否,苏珊女士都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我只是很惊讶,你会这么冲动。”

“她有点不对劲。”琼恩嘟囔着。

“这让你有点抓狂,不是吗?”达沃斯提出。

“赞成。”

达沃斯轻声笑了一声。“有些女人是温柔善良的,她们在任何风暴中都会在你身边,但是她们永远不会提高嗓门。其他女人总是提高嗓门,因为她们就是风暴。现在,还有其他人会挑战你,因为他们是两者的混合体——柔软的心,但有燃烧的精神。那些在暴风雨中陪伴在你身边的女人,不仅握着你的手,也在与风搏斗。”

琼恩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达沃斯身上。“我并不是说这些女性中的任何一个都比另一个好,因为她们都有自己的优点。有些男人喜欢安静的女人,只是牵着他们的手。你不是那种人,琼恩。你不需要一个人来保持你的冷静,或者保持你的热情。你需要节制。”

“她让你有点抓狂,因为她不会让你得逞的,琼恩。”达沃斯继续说。“这就是你被她吸引的原因,这就是你吻她的原因。”

琼恩把绑头发的皮绳拉了一下,这样他就可以用手挠头。他想把自己的头发扯下来,但这可能有点太夸张了,特别是对他来说。“那现在怎么办?”

“现在,你该和这位女士谈谈了。”达沃斯指出。“你以前没有这个机会,这是必要的。苏珊是一位女士,她是这座城堡的一部分,也是你表妹的好朋友。和她谈谈,把事情处理好。”

“我应该告诉她忘了这件事吗?”

达沃斯同情地看了琼恩一眼,“你能忘了吗?”

这正是琼恩所担心的。


“如果你不想告诉我,你可以不告诉我。”珊莎在床上坐在苏珊旁边,温柔地主动提出。

“我认为,如果我这样做,有些事情可能会更容易理解。”苏珊给了对方一个安慰的微笑。“我需要建议,而且我相信我故事的这一部分是相关的。”

“慢慢来。”珊莎握着苏珊的手说。

苏珊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吐出来。“几年前,在纳尼亚有一场锦标赛。这是一个团结我们的盟友和提高士气的时刻。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卡洛门的拉巴达什王子的地方。”她闭上眼睛一会儿,然后再睁开。“一开始,他看上去英俊潇洒,而且显然对我很感兴趣。我不能说我爱上了他,但我当时并没有发现他有任何缺点。彼得让我考虑和他在政治上结婚。”

“我决定和埃德蒙一起去卡罗门的首都塔什班,以便作出决定。彼得正忙着准备对抗北境的巨人,他没有时间做这种事情。”

“这就是他感到内疚的原因。”珊莎猜测。

“彼得喜欢肩负整个世界。”苏珊摇了摇头。“但是,是的,这就是原因。不过,埃德蒙和我也认为他没有必要来。这本应是一次友好的访问。”

“等我们到了那里,我们就发现拉巴达什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个人,他残忍而骄傲。当我们的一个间谍来找我们的时候,我们已经同意不结婚。”

这四兄妹并没有透露纳尼亚的动物会说话。在他们抵达临冬城的时候,这件事似乎会让他们被关起来,而现在这件事似乎已经不再重要了。苏珊知道,如果她说乌鸦告诉了她王子的计划,她就必须向珊莎解释。她只是想把这个故事讲完。

“他无意中听到王子说,无论如何他都要得到我。很明显,他不在乎我对这件事的看法,所以我们决定离开。”

“当时,埃德蒙认为我们最好秘密地逃走,因为我们害怕如果我们公开我们的意图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我们半夜溜出了皇宫。我们的计划是尽快赶到阿钦兰——那是一个比较近的友好国家,以防拉巴达什派人追杀我们。”

“当他们追上我们时,我们已经接近目的地了。”苏珊又停顿了一下,眼睛盯着珊莎的手。“发生了一场打斗,我们很多人都受了重伤,包括埃德蒙。”

苏珊回忆起那天晚上的情景,转向珊莎,眼里含着泪水。“当我被守卫拖走时,我能看到他的尸体躺在地上,我不知道我的兄弟是死是活。我以前从来没有感到过这样的疼痛。”

“他现在就在这里。”珊莎温柔地想起了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他是。”苏珊点点头。“当时我不知道他还活着,正在派人求救。”

“如果你想停止……”

苏珊摇了摇头,“拉巴达什在整个旅途中都给我下药,我只记得一些片段。当我们回到他的宫殿,他带来了一个牧师,并命令他庆祝婚礼。那人惊慌失措,拒绝这样做。我变得更加机警,恳求他帮助我,所以一个警卫倒了更多的药水,让我保持镇静下来。”

“我不记得那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牧师是否真的庆祝了这个仪式,他声称他没有,拉巴达什的手下说他庆祝了。”苏珊又摇了摇头,好像这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细节。

“下一次我更加清醒的时候,我是一个人躺在床上。我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发生了什么,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注意力去弄清楚,我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她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因为她对这个故事感到焦虑不安。

“苏珊……”珊莎轻轻地说,但是另一个女人根本没有听到。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很快回来,或者根本不会回来,我知道我的腿几乎不能动了,我走不远。但是我看到桌子上有一个托盘,我走过去,希望能找到一把刀。我摔了两次,差点爬到这张桌子上,但我还是成功了。没有刀,但我拿了把叉子藏在袖子上。”

她从床上站起来,开始踱步。“就在那时,拉巴达什回来了。他把我推倒在床上,我像以前从没求过别人一样求他。我哭着告诉他,他现在可以停止这一切,我们仍然可以把事情做对。他不理我,告诉我,我是他的,现在他们都得接受这个事实。”

珊莎也站了起来,用手捧着苏珊的脸。“苏珊,呼吸。我在这儿,不是他。”

苏珊的眼睛盯着珊莎的眼睛。“他无视我。”

“我知道他会那么做。”珊莎轻声地说。

“他吻了我,说他爱我,我会及时爱上他。”现在,眼泪顺着苏珊的脸颊流了下来。“我受不了了。”

“我知道。”

“于是,我把叉子从袖子里拔出来,插进他的脖子里。我仍然记得他睁大的眼睛——他震惊地看着我,好像他不相信我会那样对他。他流了我一身的血——我没有强壮到可以把他推开。我不得不躺在那里,浑身是他的血,感受着他的身体压在我身上的重量。有时候,我还是会醒来,感觉到那种感觉,就好像我不能呼吸了。”

珊莎紧紧地拥抱着苏珊。

“我完全明白你的感受。”她在苏珊耳边坦白道。

苏珊拥抱了她。”“我知道。这让我更加痛苦,因为我知道我不是唯一的一个。我知道我逃出来了,但是很多女人没有这样的运气。想到许多女性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我就很伤心。”她轻轻地把珊莎推开。“你经历了这一切。”

“但我活下来了。”珊莎暗示道。“你也活下来了。”

“是的。”

“之后发生了什么?”

“我的兄弟姐妹来找我了。闯进宫殿,破门而入。”她叹了口气。“这时,我终于有足够的力气从他的脚下爬出来,但我动弹不得。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部分。”

珊莎长长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猜测道:“政治。”

苏珊发出一阵空洞的笑声,“总是政治问题。”

“他们让你做了什么?”珊莎问道,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听证会和证词持续了几个小时。”苏珊解释道,眼睛盯着地面。

“牧师声称这桩婚事从未发生,士兵们则说发生了;我的兄弟姐妹们互相指责;蒂斯洛克——拉巴达什的父亲,他声称自己不知道儿子在做什么;然而,他所谓的大臣希望有人能证实他们的婚姻是否已经圆房。”

“哦,苏珊……”

“面临战争的威胁,蒂斯洛克想要得到失去唯一儿子和继承人的赔偿……那是个可怕的时代。”

“你是怎么解决的?”珊莎想知道。

“我们有一个调解人。”苏珊用一种过于简单的方式解释道,她知道,但这样更好。

她要如何向珊莎解释阿斯兰插手帮助他们达成和平协议?即便如此,这也并不容易,因为蒂斯洛克一直坚称自己对儿子的行为毫不知情,直到阿斯兰当面怒吼要求说出真相。

“然而,两国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紧张。本来就没有那么好,但在那之后……我们一直在等待一次攻击。”

珊莎叹了口气,独自握住苏珊的两只手。“谢谢你相信我,告诉我这些。你并不孤单,你永远不会孤单,只要我在这里。如果你需要什么,请来找我。”

一滴眼泪从苏珊的脸颊上滑落,她拥抱了珊莎。“非常感谢。”

她们互相拥抱了一会儿。

“哦,天哪。”苏珊退后一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现在不想取笑你,但是……琼恩怎么办?”

“好吧,我想,我需要你刚才说提供的帮助。”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