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冬之春(9)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81196

The Spring That Thaws The Winter解冻冬天的春天

作者:MadameBaggio

摘要:纳尼亚的国王和女王们发现了一个新世界:一个同样被冰封的地方,在那里人们不被信任,战争正在快速逼近……如果他们在那里,一定有原因。佩文西怎么能帮助北境呢?他们在维斯特洛的目标是什么?

CP:Peter Pevensie/Sansa Stark;Jon Snow/Susan Pevensie;Gilly/Samwell Tarly


“嗯……这里很舒适,”艾莉亚评论道。

珊莎看了她妹妹一眼。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苏珊看了彼得一眼,表明是时候开口道歉了。幸运的是,她的哥哥可能是傲慢的,但他知道时刻从他的高傲下台。

“阁下……”他直视着琼恩的眼睛。“我为昨晚的行为道歉。我已经向格雷瓦尔道歉了,但我还是要向你和你的家人表示歉意。”

自从他们进入琼恩的办公室以来,他异乎寻常地沉默。是的,北境的国王通常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但这次不同。苏珊觉得他在避免看向她的方向。

“格雷瓦尔说了什么?”琼恩问。

“他也道歉了。”彼得告诉国王。“他说他不知道……”彼得清了清嗓子。“他保证不会再说第二遍。”

“我觉得这更像是托尔蒙德的作风。”露西在旁边叽叽喳喳地说。

“很有可能。”艾莉亚表示同意。“我昨晚看到他和他们中的许多人说话了。”

“我接受你的道歉,彼得大人,我希望再也不要看到这种行为。特别是在庆典期间的大厅里。”琼恩说话了,声音坚定而严肃。

“不会再发生了。”彼得轻快地点了点头。“谢谢您的理解,阁下。”

琼恩的目光终于转向苏珊。“你呢,女士?”

苏珊皱起了眉头。“我怎么了,陛下?”

“在这种情况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你要格雷瓦尔向你道歉吗?”他想知道。

“他已经这么做了。”她告诉国王。“不过,这没有必要。”

“没必要?”彼得几乎尖叫起来。“他……”

苏珊看了他一眼。“我们还需要再来一次那样的谈话吗?”她平静地问,他马上闭嘴了。

“他没有恶意,”苏珊继续说道,“这是他们民族的习俗,他不知道我的历史。”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珊莎轻声问道。

“我不喜欢重温那个时刻。”苏珊简单地说。“并不是因为缺乏信任,我才对你隐瞒了这件事,珊莎。你是我的好朋友。但是那天晚上……这不是一个我可以轻易谈论的话题,因为它给我带来了很多影响,但是没有一个是令人愉快的。我最终会告诉你的,但是……”

“不是这样的。”琼恩打断了她。他的声音坚定而温和。“你不必向我们解释,苏珊夫人。我真心希望我们都能揭过去。”

“相信我,陛下。”苏珊叹了口气。“我迫不及待。”


琼恩走到桥边,因为他知道苏珊有时会在那儿。他想和她谈谈。

他仍然不确定他打算说什么,但他觉得他必须这么做。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过去的痛苦,他只是想……什么?

他觉得他会对她说什么?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琼恩到了桥边,但苏珊不在那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失望还是宽慰——停下来观察楼下院子里的人们。

他转向那个声音,原来是苏珊,她裹着一件黑色斗篷,斗篷的领子上有毛。她周围的黑色似乎只衬托了她白皙的皮肤、红润的脸颊和蓝色的眼睛。

露西曾经告诉琼恩,苏珊被认为是他们国家最美丽的女人,男人们想要她的关注,于是就写诗歌赞美她的美丽。琼恩可以理解为什么。

珊莎是个美丽的女人,丹妮莉丝也是,但是和温柔的女王相比,她们俩都显得苍白无力。

那就是偷走她的王子所看到的吗?一个美丽的女人,一件他必须拥有的珍宝?

他有没有停下来想过她的感受?他有没有在乎过她害怕、反感?

他真的在乎她吗?

露西说,苏珊亲手杀了那个人。琼恩几乎希望自己还活着,希望自己能想办法去纳尼亚亲手杀了那个混蛋。

他怎么敢伤害她呢?

琼恩终于意识到他一直盯着她看,什么也没说。“你说什么,女士?”

“你想和我谈谈,对吗?”她走近我。

“你怎么知道的?”他困惑地问。

“你的眼神就是这样。”她用手做了个含糊的手势。“我就知道你想跟我说点什么。”

琼恩挑起眉毛,一会儿觉得好笑,一会儿又觉得受到了侮辱。“我该怎么跟你说呢?”他质疑道。“我认为,你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她露出一丝微笑。然后她变得严肃起来。“请不要说你很抱歉,或者你希望你可以杀了他。”

“为什么?”琼恩问。

“因为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琼恩哼了一声,“我一点也不可怜你,女士,一点也不。”

苏珊挑了挑眉毛。“没有吗?”

“没有。我有点怕你,我钦佩你,有时候我为你感到烦恼,但我从来不可怜你。”他嘟囔着,眼睛盯着院子。“如果我可怜你,那就是对你的力量和尊严的冒犯。实际上,我可怜那些试图庇护你的傻瓜。”

他转过身去,苏珊也回头看着他,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她得意地笑了一下——笑得很小,只露出嘴角,眉毛高高地贴在额头上。琼恩不确定她是被他的话吓到了还是觉得好笑。

也许她认为他是个傻瓜。

“怎么?”他问道,感觉有点不舒服。

“你让我大吃一惊。”她告诉他。“我觉得自从我们住在这里以来,我们从未有过这么长时间的对话。”

琼恩想说她错了……但她没有。

“我不知道你是这么想我的。”她温和地告诉他。“嗯,我知道我惹恼了你…………”

琼恩咯咯地笑了起来,“我不该说那句话的。”

“我喜欢。”她开玩笑说。“这有助于抑制我的自尊心。我的追求者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很讨厌。”

琼恩咳嗽了一声。“好吧,我不是你的追求者。”他不必要地提醒她。

苏珊现在对他咧嘴一笑,“你不是吗?”

真是个疯丫头!


苏珊走过走廊时保持着完美的姿势。她朝几个女仆点了点头,向孩子们挥了挥手,甚至停下来和学士说了一会儿话。她一边走一边抬起下巴,嘴角挂着纯粹礼貌的微笑。

只要她一个人在走廊里,她就抓起裙子匆匆走开。她冲进露西的房间,把门关上,靠在门上,好像在防止有人闯进来。

露西正坐在炉火旁修理连衣裙,对着姐姐皱了皱眉头。“我们受到攻击了吗?”她觉得很有趣。

“我做了件蠢事。”苏珊呻吟着,头撞在了木头上。

“你?天啊,末日一定快到了。”

苏珊怒视着她的妹妹。“我是认真的,露西。”

露西轻声笑了起来。“好了,没必要这么暴躁。”露西放下衣服。“你做了什么?”

“我暗示国王,他是我的追求者。”苏珊呻吟了一声,走到露西的床边,脸朝下倒在床垫上。

“什么?”露西尖叫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走向她的姐姐。“苏珊,再说一遍!”她用最近的枕头打了她。“实际上,告诉我整个谈话!一字不差。”

苏珊戏剧性地呻吟着,但她还是照着露西说的做了,因为她需要帮助,而且她不打算去找珊莎问乔恩的事。 这感觉很奇怪。

“哦,天哪!”露西高兴得尖叫起来。她双手捂着嘴,在床上蹦蹦跳跳。“这是调情,苏珊!你在和琼恩调情!

“我没有!”苏珊立即抗议。“我只是开玩笑,现在我担心他可能…………”

“哦,拜托。”露西翻了翻白眼。“如果你一直在开玩笑,你就不会担心了。你现在这样是因为你表现出了一些东西。你想戏弄他。”

“不是你建议的那种方式!”苏珊坚持道。

“就是这样,苏。”露西耐心地回答。“你是和男孩和男人玩耍的大师。你完全知道该说什么和怎么说。所以不要来告诉我这是一个错误或误会。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现在你只是觉得尴尬。”

“我恨你。”苏珊对着床垫嘟囔着。

“只是因为我说的是实话。”露西轻松地说。

苏珊深吸了一口气,坐了下来。“我不应该和他调情。”

露西挑了挑眉毛,“为什么?”

“露西……”

“我只是问问。”露西坚持说。

“他是国王,我们在这里是陌生人……我们不……我们不适合。”苏珊一瘸一拐地说。

“你怎么知道?”露西质问道。

“别说了。”苏珊警告她妹妹。

“亲爱的苏珊……”露西的微笑充满了恶作剧。“是你先挑起事端的。”


珊莎再也不祈祷了。即使在他们回到临冬城之后,她也再也没有恢复这个习惯。

不过她还是去了神木林。她知道有些人认为她去那里是为了向旧神祈祷,因为她的父亲,但事实上她更自私:她去那里是因为没有人在那里打扰她。

这和她在君临时用的是同样的理由,她为在自己家里这样做感到羞耻,但有时她只是需要几分钟的安静。

珊莎再也不能相信神们了,但她确信自己应该得到一些安宁和宁静。

然而,这一次,当她进入神木林的时候,她看到那里已经有一个人。

是彼得大人。

她呆在原地,只是看了他一会儿。他站在中心树前,凝视着树皮上的脸。他似乎并不在意那天的寒冷和飘落的雪花。他只是站在那里,金色的头发上覆盖着雪花,他的眼睛盯着树。

珊莎看不到他的其他部分,因为他穿着一件沉重的灰色斗篷,但他似乎很放松。

条件反射似的。

她正要离开他,这时他转过身来,看见了她。“珊莎小姐。”他给了她一个微笑,不是她以前那种迷人的微笑,而是一个更小的微笑。

“彼得大人。”她朝他点点头。“我不是故意要打断你的。”

“你没有。我只是在凝视你们国家的上帝。”他指了指那棵树。

“我父亲崇拜旧神。”她走近他,告诉他。“新神有一个大圣堂。父亲为我们的母亲建造的。”

“你向哪一个祷告?”他问。

“都没有。”

她能感觉到他在看着她,但他没有说什么。

“你心里有事,”她说,因为这是显而易见的。

“只是苏珊说的一些话。”彼得承认。

她向他挑起眉毛,彼得咯咯地笑了起来。“她为我昨晚的行为训斥了我。不是因为打架,而是因为她不得不握住我的手,因为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我理解这种感觉。”她轻声说道。

彼得用眼角瞟了她一眼,但是当她明白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什么可解释的了,他只是又看了看那棵树。“所以,我来这里思考。思考得越多,就越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哥哥。这让我担心。我又开始为自己感到难过了……现在,我不再确定了。”

珊莎哼了一声。“看来您心事重重,大人。”

彼得转向她,脸上带着假笑。“你在嘲笑我吗,我的女士?”他开玩笑说。

“我永远不会。”她对他咧嘴笑了一会儿,然后变得严肃起来。“不管你妹妹有什么感觉,都是她自己的感觉,但是……”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完全转向他。“你有很多缺点,数不清,真的……”

“这很委婉,女士。”他哼了一声。

“但没人能指责你是个坏哥哥。”她不理会他的打断,总结道。“你对他们很关心,也很友好。”

“我们也会争吵。”他指出。

她耸了耸肩。“兄弟姐妹总是这样。艾莉亚和我在我们更小的时候几乎不能保持礼貌的交谈。这改变不了我爱她的事实,我会杀掉任何伤害她的人。你也一样。”

这一次,当他对她微笑的时候,他的笑容变得温柔了。”“谢谢您的赞美,女士。他们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不客气,彼得大人。”

他抬起头,好像终于注意到了雪。“我能送你回去吗?”

“我想我会多待一会儿。”她礼貌地回答。

“这是你微妙的方式说我应该离开,这样你就可以独处了吗?”他轻轻地打趣道。

她向他挑了挑眉毛,“一个女人不应该和一个男人单独在一起。”

她——几乎又像往常一样——又开始戏弄他,但彼得立刻变得严肃起来。“珊莎小姐……”他清了清嗓子,又试了一次。“女士,我知道,我可能不是推荐自己的最佳人选。而且,我也知道,我常常给人以傲慢的印象。我也知道,我最近一直在和你调情。我可能不止一次有点太主动了。我向你保证,我绝不是有意冒犯你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话虽如此,我还是希望你知道,我对你没有什么可怕的。永远不会。我知道,做出你并不打算遵守的承诺很容易。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谁是真正可以信任的,但是……”他直视着她的眼睛,珊莎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超越肉体的困境。“我希望你知道,我永远不会以任何方式伤害你。”。

珊莎没料到会这样。完全没有。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样的问题。她并不愚蠢——尽管许多人可能仍然认为——她知道他想要她。唯一的问题是:她不确定。

如果她知道他想要什么,就会更容易保护自己不受他伤害。然而,她并不认为他对她的头衔或名字感兴趣,因为没有嫁妆——北境几乎没有任何财产——她不确定他是否对她有兴趣。他看她的眼神不像看一块肉,不像他能想象手放在她身上的样子。

那是别的什么东西,她害怕极了;她不敢相信自己还有什么东西剩下。

“彼得大人……”她清了清嗓子。“我不知道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她不妨说出来,等待他的回答。

“我不想要任何你不愿意给予的东西。”他诚实地回答。“如果按我的方式来,我会想立即向你求爱。”

珊莎张开了嘴,准备让他走正道,但彼得温柔地举起了手。“不过,我不是在请求你。”他向她保证。“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我不了解,你也不了解我。

“那么你想要什么?”她问道,不想再试着去猜测、试着去理解。

“我需要时间。”他最后说。“我想了解你,我想让你知道我并不可怕。我不会要求任何回报。”

“我不相信你。”她说,退了一步。

“我知道。”他的微笑有点悲伤,但好像他已经预料到了。“我不能要求你只相信我的话,尽管我希望你相信。”

这使她浑身一震。珊莎又一次望而却步了,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是她最痛恨的事情:无法控制局面。这让她想起了许多黑暗的日子。那时,她需要一直担心。一个错误的字眼可能会让她失去一切。

彼得使她不安,因为他的话总是使她困惑和犹豫不决,她讨厌这一切。

她恨自己多么想相信他,重新做回那个女孩,那个相信梦想,相信一切最终都会好起来的女孩。

她讨厌他使她想再次抱有希望。

但是她不能恨他。

“我不能给你你想要的东西。”她说。

“你就不能给我点时间来了解你吗?”他温柔地问。

“这不是你想要的全部。不要让它听起来像是。”她不能容忍他对她撒谎。

“你说得对。我的确说过,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向你求爱。”他承认。“但是,我非常尊敬您,珊莎小姐。我希望你知道。如果你不想要的话,我是不会勉强的。我希望你能更好地了解我,并及时决定,是否允许我向你求爱。”

“你是说,如果我说‘不’,你会放弃的。”她的声音清楚地表明她有多么不相信。

“我有两个姐妹。”他不必要地提醒她。“我知道我希望男人们怎样对待他们,我希望他们受到尊重。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经历苏珊所经历的事情。我从来不会那样对待一个女人,因为我每天都祈祷:没有男人对我的姐妹不好。”他深吸了一口气。“所以,如果你永远不改变主意,如果时间过去了,你仍然不想被我追求……我会尊重你的愿望。”

她挑了挑眉毛,“即使你不愿意?”

这一次,他的笑容并不悲伤。“女士,如果您希望我现在就跪下来的话。我应该吗?”他张开双臂,单膝跪地,好像要摔倒似的。

“不!”这话吓得珊莎大笑起来。“我不需要那个。”

“我的感情是我自己的事。”他向她保证。“你不用对它们负责。”

“但是你希望我可以回应。”她暗示道。

“我的心属于你,你可以拿走。”他优雅地向她鞠了一躬。

她叹了口气,“你真是无药可救。”

“但我只是说了实话。”他提出。

珊莎看了他一眼,“琼恩绝不会同意的。”

“幸好我没有问他。”他无辜地看了她一眼。“这是否意味着你正在考虑这件事?”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希望,所以珊莎决定是时候结束这次谈话了。

“彼得大人,我想,你今天已经够倒霉的了。”她的声音里有点警告的意味。

“这很公平,女士。”他又鞠了一躬。“非常感谢你让我如此坦率地对你讲话。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珊莎向他点点头,看着他离开。

她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