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冬之春(7)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81196

The Spring That Thaws The Winter解冻冬天的春天

作者:MadameBaggio

摘要:纳尼亚的国王和女王们发现了一个新世界:一个同样被冰封的地方,在那里人们不被信任,战争正在快速逼近……如果他们在那里,一定有原因。佩文西怎么能帮助北境呢?他们在维斯特洛的目标是什么?

CP:Peter Pevensie/Sansa Stark;Jon Snow/Susan Pevensie;Gilly/Samwell Tarly


第七章

露西带着白灵走过临冬城。冰原狼是有史以来最可爱的东西;他的眼睛是如此的富有情绪,以至于年轻的女王就一直等着他回答她的问题。

她想念纳尼亚的会说话的动物,想念农牧神和凯尔·帕拉维尔的晴朗日子。她想知道他们在纳尼亚过得怎么样。他们有没有注意到女王和国王们都不见了?或者,对他们来说,时间根本没有过去?

她担心,是因为她不知道他们应该在这里做什么。她曾在祈祷中、在梦中、甚至在神木林里——他们这样称呼它——呼唤阿斯兰,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回应。

也许他们应该帮助其他人,因为他们被召来了这儿。也许他们是来这儿带来春天的。这对她来说仍然是一个谜,露西感到有点不确定。

“嘿,小姑娘。”

露西对艾莉亚笑了笑。“你知道我比你高吧?”她开玩笑说。

“不过还年轻些。”艾莉亚咧嘴一笑。“来吧。琼恩想和你们四个谈谈。”

“发生什么事了吗?”露西好奇地问,她开始走在艾莉亚旁边。

“不知道。也许他会因为你的兄弟是个混蛋而处死他。”艾莉亚开玩笑说。

露西翻了翻白眼,“如果那是死刑的理由,我们几年前就该这么做了。”

艾莉亚轻声笑了起来,“好吧,我们马上就知道了。”

当他们进入琼恩的会客室时,其他的佩文西兄妹们已经在那里了。苏珊悄悄地和珊莎说着话,彼得和埃德蒙正在和达沃斯爵士谈论训练士兵的事。但是琼恩不在那里。

露西和艾莉亚聊天,直到差不多五分钟后,琼恩出现。他身后有几个人,都拿着什么东西。

“你们来了。”他朝他们都点了点头。“我有东西要给你们四个人。感谢你为临冬城所做的一切。”琼恩说。

他做了个手势,让那些人把他们带来的东西拿过来。

“我们的东西!”露西庆祝着。

四兄妹都冲上前来领取属于他们的东西。埃德蒙第一个到达那里,拿起他的剑和盾牌。他所有的刀——六把——都放在那儿,放在合适的箱子里。

露西的手立刻伸到腰带上,匕首在那儿,她的魔药也在那儿。

“我的刀呢?”她问埃德蒙。

“给你。”她哥哥递给她一把刀。

艾莉亚挑起眉毛。“该死的,小姑娘。”她窃笑着说。“你为什么需要这么多呢?”

“这甚至还不是全套。”埃德蒙告诉他。“露西的刀比厨房里的还多。”

露西翻了翻白眼,“你只是嫉妒,因为我的收藏比你的还多。”

埃德蒙把她的剑刺向她,眼珠一直转个不停。

彼得拿起了他的剑和盾牌,珊莎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他的盾牌上有一头红狮子,他的剑首也是一头狮子。就像某个神在嘲笑她:把这个金发的国王带到她家,把他变成一头狮子,成为她童年每一个愚蠢梦想的缩影。这就像是某个残忍的神在嘲弄她,想知道她到底有多么愚蠢。

她不再是一个孩子了,她已经厌倦了童话故事。

“苏珊,你的号角。”露西从她姐姐身边走过,说着号角。

苏珊把光滑的象牙制品紧贴在额头上。现在它又回到了她的手上,她感觉好多了,好像如果需要的话会有人来帮忙。

“一个侍从在处理你的弓箭时差点失去了他的手指。”琼恩告诉苏珊。

“那他就不该碰它。”她平静地回答。

琼恩皱了皱眉头。“木头怎么能切东西呢?”他问。

“不仅仅是木头。”她告诉他。“弓本身是用一种即使在纳尼亚也很罕见的木材制成的。足够好的弓,足够坚固,足以抵挡攻击……”她用手指摸索着弓的弯曲尖端。“锋利到足以切断手指。”

琼恩并不觉得有趣。

苏珊深吸了一口气。“但是……我们对此很感激,陛下。”她诚实地告诉他。“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热情款待,感谢你现在的信任。”

他朝她点点头。

“也许现在苏珊女士可以开始为我们训练弓箭手了。”达沃斯建议道。

“这将是一种荣誉。”她告诉年长的男人。“我们需要找到候选人。”

“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挑几个志愿者。”达沃斯向她保证。

“苏珊对弓箭手很挑剔。”彼得告诉那个人。“她对他们很严格,但他们对她来说就像一家人。”

“我只是希望他们做好准备。”她干巴巴地回答她哥哥。“弓箭手在战斗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让他们受到良好的训练可以带来很大的不同。”

“这是真的。苏珊有一次在飞箭射到彼得之前射中了它。”露西兴奋地告诉其他人。

史塔克们交换了眼神,但没有人敢评论,使佩文西们看起来也一样,但也放弃了评论。

“我想,该吃晚饭了。”珊莎突然宣布。

“您说得对,夫人。”苏珊很快地把弓递给彼得。“我去检查一下饭菜。”

“我和你一起去。”他们俩离开了会客室。

珊莎和苏珊走进走廊,面面相觑。“所以……”

珊莎得意地笑了。“我们继续好吗?”

“Alys Karstark.”苏珊说着,他们开始向厨房走去。

珊莎摇了摇头。“琼恩决定把她嫁给一个自由民,让他成为贵族。”

苏珊哼着她的理解。“那么为什么不是他们中的一个呢?就像瓦尔一样。”

“我听说,他们之间有点什么。”珊莎承认。“但我觉得,那只是短暂的,一切都结束了。”

“好吧,他们可以重燃爱火,或者其他什么的。”苏珊做了个轻蔑的手势。

珊莎甚至没有试图抵抗她的咧嘴笑。“如果琼恩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他会不高兴的。”

“你的表亲需要一个妻子。”苏珊告诉另一个女人。“最好是来自北境的人,这样你可以加强你的联盟。在龙后决定把他配给某个南方玫瑰或者自己嫁给他之前,最好选择一个来自北境的人。你们都喜欢乱伦的婚姻。”

珊莎咯咯地笑了一声,然后捂住了嘴。每次红发女郎觉得她需要隐藏哪怕是最简单的情感时,苏珊的心都会痛,但她打算治愈珊莎的心脏,即使这是她一生中做的最后一件事。

“你太可怕了。”珊莎说。

“我?太荒谬了。”苏珊一本正经地说,然后笑了笑。“你的信怎么样?”

“我已经收到了一些回复。”珊莎证实道。“我想是你的措辞。”

“好吧,我可不是无缘无故被称为温柔的女王。我有外交手腕。”

“我开始觉得你的头衔很讽刺。”

苏珊转了转眼珠。“太有趣了,女士。”她哼了一声。她们手挽着手在走廊里走着。


“你妹妹和我表妹在密谋什么事情。”其他人一离开会客室,琼恩就告诉埃德蒙。

埃德蒙哼了一声。“多么敏锐的观察力,阁下。”

琼恩向年轻人挑了挑眉毛。

“琼恩……”爱德蒙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她们总是在密谋什么。”他通知了另一个人。“除此之外,她们几乎什么都不做。”

“什么?”琼恩困惑地问。

埃德蒙轻声笑了起来。“我们只能说,你很幸运,因为你的表亲对你忠心耿耿。否则,她们两个都已经接管了北境,而且很可能正准备接管维斯特洛。”

“你在开玩笑。”琼恩直截了当地说。

爱德蒙窃笑起来。“不,琼恩,我没有。我了解我的姐妹。我要给你一个公平的警告:上次她这么神神秘秘的,是想把彼得嫁出去。”

琼恩挑了挑眉毛,“但她没有成功。”

“没有。”埃德蒙承认。“但那只是因为,她没有找到她喜欢的人。她找遍了整个纳尼亚,却找不到适合他的女人。彼得有时可能是一个傲慢的傻瓜,但他和苏关系很好。她希望他快乐。”

“所以,你是在告诉我,我应该担心。”

“如果我是你……我会这么做。”


苏珊要求达沃斯爵士召集所有想当弓箭手的人。他问孩子们能有多小,她向他皱了皱眉。“我把孩子们的年龄留给你们考虑。”

“姑娘们呢?”他问道,有点茫然。

她的额头依然优雅地拱起。“是的,达沃斯爵士,姑娘们也一样。”

他张开了嘴,也许是想争辩,但后来又想了想。聪明人。

苏珊总是对人或动物要求很高。她接受了训练,成为她的弓箭手。作为他们的领袖,她很认真地对待这件事,因为好的弓箭手可以改变战斗的结果。

彼得过去常常取笑她,说射箭不是那么重要。一旦她用自己的箭射中了对方的箭,他就不再说那个了,还再次道了歉。

她确保了这一点。

达沃斯爵士带来了不少候选人,从自由民到北境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很好奇,他们看到了她的练习,她的能力正在成为一个传奇。

那里有30多个人,只有6个是女孩。当她意识到他们是因为其中一些男孩而在那里的时候,她把其中两个男孩打发走了。然后,她解雇了其他七个男人,其中一些是因为她知道他们在那里而想证明他们的男性优越性。

是的,她可以把他们放在自己的位置上,但是她在这里有重要的工作要做,没有时间浪费在白痴身上。

她只剩下28个可能的弓箭手。她很好奇,想知道到最后他们中有多少人会在那里。

苏珊和珊莎坐在一起绣花。纳尼亚的女王对刺绣充满激情,但是,没过多久,她就注意到,珊莎不仅擅长刺绣,而且手里拿着针的她真的很放松。

苏珊认为,这与控制、平静和刺绣的逻辑有关。露西做得很好,但苏珊从来没有学会去喜欢它。珊莎曾经向另一个女人承认,在她最可怕的时刻,刺绣是她唯一能得到的空间。

因此,如果珊莎让苏珊和她一起坐下来刺绣,她就照做了。


珊莎正在为露西绣一只红胸知更鸟——她喜欢这些鸟——而苏珊则专注于把名字的首字母绣在手帕上。这很简单。布蕾妮站在敞开的门口,看守着他们。

当第一对咯咯笑的女佣从门口经过时,她们正好安静地坐在那里。这三个女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但还是继续工作了。

然后,又有三个女仆走过去。

苏珊对珊莎皱起眉头:“你的表兄在训练场上吗?”

珊莎咧嘴一笑。“据我所知,没有。他现在应该在开会。”她向苏珊皱起眉头。“你为什么认为是琼恩?”

“女仆们非常喜欢他。”苏珊解释说。

珊莎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了。“也许是你的某个兄弟。”她暗示道。

“嗯,这是有可能的。”苏珊承认。“只是,大多数时候,她们都有点害怕他们。”

“是因为那些谣言。”珊莎说。“他们认为你们是魔法生物。”

他们听到从走廊某处传来咯咯的笑声。

“布蕾妮?”珊莎喊另一个女人,她的声音清楚地表达了这个问题。

“他们都下楼去了,夫人。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人承认道。

“好吧,你知道吗?”苏珊站起来,“我想知道。”

珊莎咬了咬嘴唇,然后放下了她的刺绣。“我也是。”

布蕾妮叹了口气,跟着两位女士走出了客厅。


他们走下楼梯,进了训练场。珊莎说得对,不是琼恩,而是彼得。

看到这一幕,苏珊叹了口气。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事情:苏珊是纳尼亚最好的弓箭手,露西会扔匕首和刀子,埃德蒙是一个出色的剑客,彼得也非常喜欢徒手武术。

他在伦敦学到了一些东西——主要是拳击——在纳尼亚,他找到了其他的一些大师来教他。

长话短说,彼得非常擅长这个,他可以轻易地击败大多数对手。

现在,这一切都很美好。战斗是一种有用的能力,但不是在她哥哥赤膊打滚的时候。

老天,为什么是她?

他面对的是一个自由民,苏珊不记得他的名字了。包括托蒙德在内的很多人都在为他们欢呼。她在更远的地方发现了埃德蒙,他正在……是的,他正在打赌,那个小混蛋。

但这些都不是问题。好吧,也许打架和赌博是一个小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她哥哥光着上身在泥地里打滚。

难怪女仆们咯咯地笑着,扇着扇子。

苏珊对此不得不翻白眼。

“哦,我的……”

苏珊看着正捂着嘴的珊莎。她皱了皱眉。“出什么事了,女士?”她觉得很有趣。

“你的哥哥……”珊莎开口了,但她自己停了下来。

“是白痴吗?”苏珊问。

“是的。”珊莎同意了。

“自大。”

“当然。”

“完全不知羞耻。”

“是的,绝对是。”

“而且很帅。”

“那也是。”然后她转向另一个女人。“苏珊!不!”

“你同意了。”苏珊笑着暗示道。

“你骗了我。”珊莎指责道。

“真的吗?”苏珊问。

珊莎怒气冲冲地拒绝回答。

苏珊知道她的兄弟们长得很好看——她听到过很多女士这样说。他们长得很英俊;她用姐妹般的口吻说——说真的,这个王国的人到底怎么了?

她只能猜测彼得对其他女人的影响。她不能说她记得对一个男人有那么大的兴趣,但是…………好吧,那就是她。

“我们应该制止这一切吗?”苏珊问珊莎。

红发女郎张开了嘴。但在她还没来得及做出选择之前,彼得一脚踢中了那个男人的胸部,他飞快地跑了回去。

“彼得!”苏珊还没来得及控制住自己就喊道。

周围的人交换着眼神,整个地方静了下来。埃德蒙试图把硬币藏在手里,看上去绝对有罪。

彼得用手捋了捋头发,朝她的方向挑了挑眉毛。“什么事,姐妹?”

无耻的混蛋。

“介意解释一下吗?”她干巴巴地问,扬起一边眉毛,和她哥哥的样子一模一样。

珊莎对他们的相似之处感到惊讶。

“只是给小伙子们展示一下舞步。”彼得告诉他们。

“那埃德蒙呢?”她转向她的另一个兄弟。

“鼓舞士气,”他轻松地说。

“赌博?”珊莎问道。她的声音干巴巴的,像沙漠一样。

“这有助于建立信任,女士。”爱德蒙厚着脸皮回答。

“你的两个兄弟都不知羞耻。”珊莎告诉苏珊。

苏珊叹了口气,“我知道。”

“去穿上衣服,彼得。”珊莎告诉那个男人。“在你冻僵之前。”

“好的,女士。”彼得向她鞠了一躬,笑了笑,然后转向那个男人。

就在珊莎告诉彼得他会冻僵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四处张望。

天气晴朗,天空湛蓝。

天气没那么冷了,再一次。


琼恩读了手上的信,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读了一遍。

是的,它仍然有完全相同的信息。

格洛弗勋爵正在询问苏珊的情况,他想把她嫁给他的一个部下。

苏珊。他想和苏珊结婚。

这太荒谬了,这个想法太荒谬了。

苏珊不会离开临冬城,更不会嫁给一个骑士!她是一个女王!

琼恩正要准确地回答格洛弗勋爵,这时他想起了一件事:苏珊。如果她知道他在没有咨询她的情况下就代表她回信的话……嗯,琼恩不想成为她下次练习的目标。

他叹了口气,起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他本来没打算晚饭后工作这么久,但是时间过得太快了。他知道苏珊有时会在晚上休息前去珊莎的办公室,所以他就去了那里。

布蕾妮站在门口。“阁下。”

“布蕾妮,珊莎还醒着吗?”

“是的,阁下。”

“苏珊和她在一起吗?”

“他们都在里面。”她告诉他。“佩文西兄弟和艾莉亚小姐也在里面。”当琼恩看上去很困惑时,她解释道。

琼恩挠了挠他的下巴。“也许我不该打扰他们。”

布蕾妮张开了嘴,又合上了,然后又张开了。“我相信珊莎小姐不会介意的。”

“好的。”琼恩清了清嗓子。“我只是……”他指了指门,然后敲了敲门。

“请进。”珊莎从里边喊道。

琼恩推开门,进了房间。珊莎坐在壁炉旁,抚摸着趴在她脚边的白灵——露西也在做同样的事情。艾莉亚和埃德蒙在谈论一些事情,彼得和苏珊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琼恩觉得自己像个闯入者,好像他不属于那里。

“琼恩!”艾莉亚朝他微笑,他也微笑着回应。

“发生什么事了吗?”珊莎放下她的刺绣问道。

“嗯……”他关上门,走近他们。“我收到了格洛弗勋爵的一封信。他在打听苏珊的情况。”

那个女人挑了挑眉毛,“什么事?”

“他想让你嫁给他的一个部下。”琼恩告诉她。

露西和埃德蒙一听到“结婚”这个词就大笑起来。甚至连彼得似乎也在努力克制自己的微笑。苏珊看了他们一眼,但这没有一点用处。

琼恩坐了下来,带着愉快的微笑看着四兄妹们。

“好吧,看看这个。”艾莉亚逗乐地说,“你才刚到这儿,就已经有男人想娶你了。”

“苏珊总是让男人们跌跌撞撞,试图引起她的注意。”彼得告诉艾莉亚。

苏珊翻了翻白眼。“这是一种夸张。如果我记得很清楚的话,露西总是有比我更多的追求者。”

“那是因为你把你的追求者们都吓跑了!”露西抗议道。

“你曾经喜欢过一个人,不是吗?”埃德蒙插嘴说,“就是给你写诗的那个人。”

苏珊嗤之以鼻。“就这样了。我想知道,是谁第一个发现了诗歌驱走爱情的力量?”

珊莎吃惊地咯咯地笑了起来。“我以为诗歌是爱情的食粮。”她开玩笑地说。

苏珊盛气凌人地耸耸肩。“也许是因为强烈的爱情。”她让步了。“但如果只是一种模糊的倾向,我相信一首糟糕的十四行诗就会毁了它。”她做了一个轻蔑的手势。

艾莉亚窃笑着,珊莎转了转眼珠,但是把他们都吓了一跳的却是琼恩。

“那么,你有什么建议吗?”他问道,让他们都安静了下来,尽管无意中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我的意思是,鼓励感情。”他清了清嗓子。

苏珊看着他,眉毛拱起。然后,她的嘴唇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神秘的微笑,她回答说:“当然是跳舞啦。”

轮到他向她挑眉了。

爱德蒙哼了一声。“你们这些女人都喜欢跳舞是怎么回事?”他问。

“这是唯一一种‘恰当’的独处方式,”露西指出,“至少,在纳尼亚是这样。”

“这里也一样。”珊莎证实道。

“所以,这是唯一自由交谈的时间,看看你是否喜欢某人。”露西总结道。

“这也是一个拉近关系的好机会。”苏珊厚着脸皮说。

“苏!”露西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是真的。”她辩解道。“没有什么东西是适合女士的。但跳舞才是。”

“它有它的魅力。”彼得勉强承认,嘴角挂着傻笑。

苏珊看了他一眼,似乎完全明白他在说什么。珊莎毅然向前看。

“你知道……”苏珊接着说,双手合十,手心相交,就像他们跳舞时那样。“手掌对手掌,是神圣

“这听起来有点病态的浪漫。”艾莉亚带着厌恶的表情说道。

“我不喜欢为我漂亮的蓝眼睛写十四行诗,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喜欢好诗。”苏珊指了指。“So “这就是为什么你们都那么喜欢跳舞?”埃德蒙开玩笑说,“这是一种纯洁的接吻方式。”

“哦,那么,亲爱的圣人。”彼得说话轻声细语,声音略高于低语。“让嘴唇做手做的事。”

他们都震惊地转向他——尽管他的兄弟姐妹们看起来有点好笑。

“这有什么?苏珊把这句话重复了那么多遍,我都记住了。”他为自己辩护。

“亲爱的哥哥,这种请求亲吻的方式真是太温文尔雅了。”露西惊讶地说。

“我是个绅士。”彼得指出。“我永远不会要求我亲爱的圣人给我任何她不想要的东西,但是……”他咧嘴一笑。“我一直是个虔诚的教徒。”

苏珊拍了拍她哥哥的肩膀,尽管她看到珊莎转过身来看着火,想掩饰自己的脸红。她真的需要和彼得谈谈这件事。

然后,她的眼睛转向琼恩。琼恩在整个谈话过程中非常安静。

“那就是说,你没有结婚?”有一次,他们对视时,他问道。

“还没有,阁下。”她低下头。“不跳舞吗?”

他的嘴唇微微翘了一下。“还没有,女士。”


后记:我猜你们大多数人都认识《傲慢与偏见》的对话。我稍微修改了一下,因为我觉得这些词和我用的语气不完全一致,所以我把它加了音。此外,彼得和苏珊的台词来自“罗密欧与朱丽叶”,莎士比亚的作品。我想他们可能在伦敦看过,或者可能是在纳尼亚……我没有想太多,我只是想用。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