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冬之春(8)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81196

The Spring That Thaws The Winter解冻冬天的春天

作者:MadameBaggio

摘要:纳尼亚的国王和女王们发现了一个新世界:一个同样被冰封的地方,在那里人们不被信任,战争正在快速逼近……如果他们在那里,一定有原因。佩文西怎么能帮助北境呢?他们在维斯特洛的目标是什么?

CP:Peter Pevensie/Sansa Stark;Jon Snow/Susan Pevensie;Gilly/Samwell Tarly


第八章

第二天早上,琼恩感觉……一切正常。他没有什么不同。也许他只是稍微不那么皱眉头。有几个女仆向神发誓,她们看到国王咧嘴笑了,但没有人能确定。

琼恩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同,这只是临冬城的又一天而已。

就在他快到开阔地的时候,他转过一个角落,发现埃德蒙双臂交叉,佩文西挑起眉毛。

操。

“早上好,埃德蒙大人。”他小心翼翼地说。

眉毛还在原处,“你在和我姐姐调情。”

“什么?我当然没有!”这种想法是荒谬的。

“是的,你是!”这个年轻人指责道。“‘对于增进感情,你有什么建议’?”埃德蒙重复着前一天晚上的话。

“我只是参加谈话而已。”琼恩为自己辩护。

“听着,我以前见过这种样子……”

“什么样子?”琼恩追问道。

“男人们看她的时候,像追星族似的。”埃德蒙直截了当地说。

琼恩一生中从来没有听到过比这更荒谬的事。甚至当里德勋爵来敲他的门,让他知道自己是坦格利安家族的人时,他也不知道。

“放!”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训练场的某个地方命令道。

两个男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去找苏珊——因为那显然是她的声音。

她让训练中的弓箭手在静止的靶子上练习。

“给你,威尔。”她在一个小男孩后面,纠正他的姿势。“再试一次。”

当她转过身来时,其他大多数男人都懒洋洋地摆着姿势。“如果我不得不纠正你们中的另一个,他就会成为靶子。”她亲切地告诉他们。

每个人都在几秒钟内回到了正确的位置。

“这就是我说的那种表情,琼恩。”爱德蒙冷冷地从旁边说。

琼恩清了清嗓子,然后转向年轻人。“我非常钦佩你姐姐,但这与……那件事无关。”他弱弱地结束了这句话。

很明显,埃德蒙一点儿也不相信他。

琼恩转了转眼珠。“埃德蒙,说实话,我……”

“好吧。”爱德蒙打断了他。“我相信你。有点吧。”他嘟囔着补充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她是我的姐姐,我爱她。这意味着我不在乎你是一个国王,一个死而复生的人,或者别的什么。你敢伤害她,我就杀了你。慢慢地。”

琼恩尽量不露齿而笑,“我能理解。”

埃德蒙坚定地点了点头,很高兴他们能互相理解。

琼恩的目光又回到了苏珊身上。她直直地看着他们,脸上带着怀疑的表情。他只是点了点头。她挑了挑眉毛——真的,这是家里的事——然后点了点头。

埃德蒙生气了,他们没有调情。


“哎哟!哎哟!苏!”

苏珊无视哥哥的抱怨,一直拉着他的耳朵。两个女佣在现场咯咯地笑,两兄妹从她们身边走过时,几个男人窃笑起来。

苏珊终于找到了一个空房间,把她哥哥推了进去。

“天哪,苏珊,真的有这个必要吗?”彼得一边抱怨,一边按摩着他受伤的耳朵。

“你最好开始解释你自己。”她告诉他。“现在!”

“我做了什么?”他想知道。

“你以为你在对珊莎做什么?”她问道。

彼得叹了口气,“苏……”

“我是认真的,彼得!我非常喜欢珊莎,她已经受够了。”

“我知道!”彼得抗议道。“我也知道我不是什么都知道,但我向你保证,苏珊,我不是在和她开玩笑。”

苏珊并不认为他是。彼得可能有他的缺点,但他从来不是那种为了好玩而和女人在一起的男人。他有点卖弄风情,但是以一种令人惊讶的天真无邪的方式。他从不玩弄女人的感情。她不相信他会从珊莎的开始。

然而,作为珊莎的朋友和自信的人,苏珊比她的兄弟姐妹更了解她的过去。她清楚地知道,珊莎被迫和什么样的男人在一起,她遭受了什么。

珊莎也承认,尽管彼得没有对她做过什么,但他是她一生中所有噩梦的可怕混合体:他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国王,胸前挂着一头狮子,他的名字仍然让珊莎感到恶心。

老实说,苏珊很惊讶她没有让琼恩把彼得锁起来。

然而,她也意识到珊莎不仅非常强大,而且非常善良。她从不谴责彼得,因为他看起来像她过去的怪物。但是她仍然无法面对过去。

苏珊没有因此评判珊莎。只有她知道她独自面对的恐惧:只是一个小女孩,远离她的家人,远离她的家……珊莎是一个在一个非常残酷的世界中的幸存者。她有权利保护自己,无论她认为怎样合适。

苏珊要确保她哥哥明白这一点。

“彼得,跟我说实话。”她问他,看着他的眼睛。“你在干什么?”

彼得叹了口气,用手捋了捋头发。“起初,我觉得她很漂亮。”他承认。“第一天晚上,当我们到这里和国王谈话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然后我开始观察她。”

“你一直在盯着他们,不是吗?”

“是的,”彼得承认,“我不知道是否可以信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我不想冒险。”

“我知道,彼得。”她向他保证。

“我越看她……”他又叹了口气。“我越崇拜她。她是如此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她很好。她是如此的……完全的……”

苏珊看着她的哥哥,脸上堆满了笑容。

“我承认,她很漂亮。但不仅如此。”他坚持道。“她聪明、迷人、美丽、善良…………我可以说上一整天,苏珊。”

“哦,上帝,彼得,你恋爱了。”她很惊讶。

“我不会大声说出来。”彼得坦白了。“我希望在到处谈论这些感受之前,能够非常确定自己的感受,因为我不想让她觉得她欠我任何回答。现在,我唯一知道的事实是,我以一种从未见过的方式看待她。珊莎小姐有些地方令人着迷。”

真是出乎意料。

“我觉得,如果我不睁大眼睛,她就会偷走我的心,而且我会让它快乐地离开。”

“愿阿斯兰保佑,彼得,你现在正在写诗呢。”

他呻吟着,“苏珊,我是认真的。”

“对不起。”她诚实地说。“我没想到会这样。”

“我也是。”彼得咕哝着。

“我相信你。”苏珊向他保证。“我认为,你决定等待更多的时间以更好地理解你的感受,这是件好事。珊莎需要一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男人,一个不会浪费她时间的男人。”

“我做梦也想不到。”

“还有……”苏珊深吸了一口气。“彼得,这不是我的故事,但珊莎已经受了太多苦了。如果你决定追求她,你最好表现出最好的一面,像对待女王一样对待她。”

“我会照做的。”他向她保证。

“很好。”苏珊点点头。“但是,不要花太长时间。珊莎有很多追求者。”

“苏珊,拜托。”他给了她那种她喜欢讨厌的傲慢的假笑。“我能照顾好自己。”

苏珊哼了一声,她希望珊莎能让彼得卑躬屈膝。


“你在计划什么,小姐?”

露西向艾莉亚露出了她最幸福的微笑。“你这是什么意思?”

艾莉亚哼了一声,“想都别想,我能看穿你那张可爱的脸。”

露西小心翼翼地喷了一口气。“真是荒谬。我是这方面的模范……”

“别演戏了,露西。”艾莉亚窃笑着说,“告诉我。”

露西叹了口气,“我想你不会喜欢的。”她承认。

艾莉亚只是看了她一眼,很明显她的耐心越来越少了。

“是关于你姐姐的。”露西提醒道。

如果没有什么让艾莉亚更好奇的话,“说吧。”

“我真的认为她应该追求彼得。我是说,让他追求她。你知道的,互相追求。”露西安静地说。

“当然不是!”艾莉亚马上回答。“我很喜欢你和埃德,露西,但是你的哥哥是个混蛋。”

“他没那么坏,我保证!”露西赶紧为他辩护。“我承认,彼得有点傲慢,但他心地善良,是个好人。”

“不,”艾莉亚坚决地说。

“但是……”

“不!”她斩钉截铁地说。

“那就是说,苏珊和琼恩也行了?”她沮丧地问。

“等等,什么?”艾莉亚现在真的哑口无言了。

“哦,得了吧!那天晚上他们在调情。”露西坚持道。

艾莉亚窃笑道:“调情?琼恩?”

“是的!所有关于跳舞的谈话……”

“不可能。”艾莉亚否认道。

“我知道我看到了什么。”露西坚持说。

艾莉亚翻了翻眼睛。“当我看到他们真的在跳舞时,我才会相信。”她讽刺地说。

“这是可以安排的……”露西用食指轻轻地敲打着下巴。

艾莉亚机警地看了她一眼。“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小姐?”

“我觉得我们应该开个宴会!”


当然会有事情发生,事情发展得太顺利了。

在某个时候会发生一些事情,这是唯一合乎逻辑的。

公平地说,这并没有那么糟糕,即使它有点令人尴尬。但是苏珊仍然不高兴去阻止她自己的哥哥挑起的争吵。

这一切都是从露西奇怪的宴会想法开始的。

现在,一个人不能扮演一个玩家,所以当她想到这个主意的时候,苏珊和珊莎分享了一个眼神。她姐姐美丽的心灵里正在发生着什么事情。

苏珊非常了解露西,知道她是一个勇敢而浪漫的人。他们没有战斗要准备——至少现在没有——这意味着她没有试图鼓舞士气。这是另外一回事。

这是因为露西很浪漫,想要做媒人。问题是……她在为谁做媒?

逻辑上的答案应该是珊莎和彼得,但是……苏珊认为事实并非如此。

当然,她知道——通过埃德蒙——露西真的很想看到这一切发生。埃德蒙甚至告诉她,他已经和露西谈过这件事,并建议她再等一会儿。

苏珊知道露西可能在等待,就像她可能忽略了埃德蒙一样。一开始,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还是……

那里有什么东西。

苏珊打算在宴会上弄清楚。

一切都开始得很好,每个人都很开心,跳舞,吃饭,只是开心一会儿。

他们都活该。

露西坚持要音乐。事实上,她坚持这么做,以至于苏珊知道这是她计划的一部分。然后她想到:琼恩。琼恩谈到了跳舞,而……她谈到了跳舞。

哦,不,哦,不。

她的小妹妹最好不要为她和琼恩牵线搭桥。这个想法简直荒谬,绝对荒谬。

她要杀了露西!

不,她是反应过度了。这不可能是露西的计划。这毫无意义。

此外,她很清楚,要撮合一对不相配的情侣是不可能的。

琼恩是个好人,但他不适合她,所以苏珊不必担心。

她应该想到一切可能会出错的事情,但她只是一个普通人。

彼得和埃德蒙一直在一张较小的桌子旁边和自由民聊天喝酒。在彼得证明他不怕弄脏自己的手之后,男人们开始更加接受他了。露西仍然是他们中间佩文西最喜欢的人,但是他们都尊重他们。

露西拉着达沃斯和她一起跳舞,苏珊刚好路过,看看她的兄弟们是不是喝得太醉了。

她刚刚转过身,就听到一个男人说:“你的妹妹真漂亮。总有一天我会爬上她的窗户,把她偷来给我。”

苏珊深吸了一口气,决定暂时放过这件事。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此外,她知道自由民有这样一个习俗:男人要抢新娘,女人要和他打架。

她决定不做出反应,但彼得没有那种耐心。她听到埃德蒙在叫他的名字,就在她听到撞击声之前不久。苏珊及时转过身来,看到其他人正试图把彼得从他的对手身边拉开。

他们两个都摔倒在地。她听到的撞击声是桌子的声音,因为彼得真的把那个人抱起来扔到了桌子上。木头受不了了,从中间断了。

“彼得!”苏珊赶紧向他们走去,埃德蒙和托蒙德正好扶住了彼得。

他仍然在为自由而战。“你再也不许这样说我妹妹了!”他咆哮着,仍然拉着抓住他的人。

“彼得!”苏珊对着他的脸喊道。“出去,现在!”她命令道,指着通往走廊的门。

“他说……”

“我听到他说的话了,彼得。”苏珊打断他。“现在,出去!”

彼得看了她一眼,眼睛里燃烧着火焰。但他把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点了点头。埃德蒙和托蒙德放他走了,他也离开了那个地方。

“苏……”

“去和琼恩谈谈。”她问埃德蒙。“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向国王解释吧。”

“你打算怎么办?”爱德想知道。

“我会和彼得谈谈,确保他不再惹麻烦。向大人保证,等他明天清醒了,他会正式道歉的。”

“苏……”埃德握了她的手一会儿。“我知道你很生气,但你也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我知道,埃德。”她向他保证。“现在我得走了。”

苏珊在哥哥和埃德蒙叹了口气后离开了。

“他妈的,怎么回事,小家伙?”托蒙德抓着下巴问道。

“我要和琼恩谈谈。”爱德叹了口气。

“我很好奇,你要和我说什么。”

两个人都转过身来,发现琼恩就在那儿,脸上露出极不高兴的表情。露西在他旁边,脸上露出深深的忧虑。艾莉亚和珊莎在他们后面一点,没有人看起来高兴。

“我应该去找彼得吗?”露西问。

“不必。苏和他在一起。”埃德蒙深吸了一口气。“我真的很抱歉,阁下。你可以非常肯定的是,他明天会道歉很多次,对你和你的家人,对格雷瓦尔。他也会接受任何你认为合适的惩罚。”

琼恩用手做了个轻蔑的手势:“我想知道他为什么攻击格雷瓦尔。”

埃德蒙忧虑地看了露西一眼。露西困惑地盯着他。“埃德蒙?”

“格雷瓦尔说……他想把苏珊偷走。”埃德蒙最后说。

露西捂住了嘴,“哦,不。”

“这有什么?”艾莉亚想知道。“这是他们的习俗之一。”

“是的,但是苏珊曾经从我们这里被偷走过一次。”埃德蒙低声承认。

“你说什么?”琼恩的声音很粗鲁。

“有一位王子想娶她。”埃德蒙解释道。“我和她一起去他的地盘,考虑这个提议。当人们发现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时,我们决定停止谈判,离开。我们快回到纳尼亚的时候,他们发现了我们,把她带走了。”

“他强迫她参加婚礼。”露西的声音很小,充满了痛苦。“让一个不情愿的牧师来庆祝。但他担心,仅仅认为婚姻有效还不够。所以,他决定……圆房。”

珊莎在他们身后喘着粗气。“他们真这么干了?”她想知道。

“没有。”露西很快向她保证。“她用叉子戳进了他的脖子。我们闯进城堡找到她的时候,她坐在床上,衣服上全是血,盯着他的尸体。”

“问题是……”埃德蒙清了清嗓子。“苏珊请彼得陪她去那次旅行。但是,当时,我们和巨人之间有些问题。所以,他对她说,这比把她嫁出去更重要。”

“我们从未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露西急忙说。“但彼得觉得这完全是他的错。他相信,如果他当时在那里,他可以阻止这一切。他本可以免除她的痛苦。”

“所以,一个男人说,他想偷走你的妹妹……”艾莉亚开始说。

“他控制不住自己。即使他应该控制住自己。”埃德蒙急忙说。“阁下……”

“明天,我要听听,彼得怎么为自己辩护。”琼恩简单地打断了另一个人。“现在……我们正在享受盛宴,让我们确保其他人也在享受盛宴。”


苏珊发现她哥哥盯着夜空。在接近他之前,她深吸了一口气,她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现在和她哥哥吵架。即使他应该得到一个耳光。

她把自己的皮大衣拉得更紧了,然后才站到他身边。她一句话也没说,他还不如先说。

“我很抱歉,苏。”他最后叹了口气。

“为什么?”她想知道。

“打架。”他说。

“你认为这就是我生气的原因吗?”她转向他问道。

“不是吗?”他有点困惑。

“我不能说我没有为此感到不安。”她承认。“我们在这里只是客人,我们是受国王恩宠而留下来的。我们没有时间去管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小事?苏珊,他说……”

“就是这么说的……”苏珊坚决地打断了他。“这不是我不高兴的原因。”

“那为什么呢?”彼得小心翼翼地问。

“你觉得我是什么感觉,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给你安慰,为了一些真正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她必须非常小心,不要对她哥哥发脾气,因为她不想和他吵架。

然而,她厌倦了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告诉彼得一切都很好,在卡罗门发生的一切都不是他的错。这不是重点,但这不是重点。

她被绑架了,被迫参加一个婚礼,差点被强奸。为什么她要告诉彼得一切都好?

“我…………”彼得结结巴巴地说了一会儿,然后闭上了嘴,完全说不出话来。

“你对发生的事感到内疚,因为你关心我。我能理解。”她轻声地告诉他。“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这件事,我已经厌倦了。当我有几个晚上几乎无法入睡的时候,我不得不去想你的感受,害怕他可能会回来,或者我可能会梦到他死去的眼睛盯着我。”到最后,她的声音变得支离破碎。

“苏珊……”彼得震惊地低声说。“我很抱歉。”他拥抱着她,把妹妹拉到怀里。“我真是个白痴。”他吻了吻她的额头,叹了口气。

“我不想和你争论。”她告诉他,声音里充满了泪水。

彼得轻声笑了起来。“你才是聪明的那个。”他又叹了口气。“但是我很抱歉,苏珊,因为我太自私了。”

“你不自私,彼得,你只是……自私。”

“哎哟!”他轻声笑道,“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想的,苏。”

她也咯咯地笑了。“对不起。”她转向他,给了他一个温柔的微笑。“不要再为了维护我的荣誉而去打架了,好吗?我不需要它,这让我很尴尬。”

“我保证。”他严肃地说。“对不起。”

“哦,别把你所有的道歉都浪费在我身上。明天你就要向国王道歉了。”

彼得抱怨道,“太好了,我不喜欢他。”

“没关系。我觉得他也不喜欢你。”她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对他说。

彼得不知道他妹妹是否真的明白他的意思。因为他很确定琼恩不喜欢他的原因和他不喜欢北境之王的原因完全一样:因为他的眼睛盯着他的妹妹。


后记:

彼得越来越浪漫了,但我似乎控制不住自己。

Greval只是一个随机的名字,一个自由民族的名字生成器建议……lol

还有,我知道苏珊和拉巴达什的事情改变了很多。我这样做是为了在珊莎和苏珊之间建立更深的联系。我不会用“强奸是为了让女人看起来更强壮”这种屁话,因为我鄙视这种说法。苏珊很坚强,因为她是一个聪明、有同情心和令人惊奇的女人。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