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冬之春(13)


原作:纳尼亚传奇/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

作者:MadameBaggio The Spring That Thaws The Winter


第十三章

“彼得。”

“珊莎女士。”他朝她点点头。“你看见我妹妹了吗?”

“事实上,我刚刚见过她。”她告诉他。“她觉得不舒服,所以我请她喝茶,现在她正在休息。”

“谢谢您,女士。”他再次点头。“我要和她谈谈。”

珊莎走到他面前。“‘她在休息’这个词你听不懂吗?”她问道,一边扬起眉毛看着他。

彼得清了清嗓子。“我明白,女士。但我真的很想和她谈谈。”

“因为我表兄吻了她?”她追问道。

彼得紧闭双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的。”他几乎是在咆哮。

珊莎不得不忍住傻笑。“苏珊需要一点时间。而我……”他一张嘴,她就紧紧地按住他。“……需要人陪同。”

这让他停顿了一下,“有客人吗?”

“是的。”她确认道。“我需要在要塞周围做些事情,但我还没有找到布蕾妮。”

“我知道你在做什么。”彼得告诉她,虽然他看起来有点好笑。

珊莎给了他她最礼貌的微笑,那是她留给那些特别烦人的贵族们的微笑。她知道他能看穿那个微笑,而且他很喜欢。“那么我应该去找布蕾妮?”

彼得咧嘴笑了笑。“一点也不,女士。”他做了个手势让她往前走。

“你的胳膊。”她问。

彼得对这个要求很惊讶,但很快就答应了。“女士。”

珊莎轻轻地抓住他的胳膊。现在轮到苏珊跟琼恩讲道理了,不然他就会因为一个吻而闷闷不乐地死去。


琼恩一听到敲门声就叹了口气。”“你能叫他们走吗?如果是彼得,告诉他我离开了临冬城。”

达沃斯嗤之以鼻,但是不管是谁在门口,他都不屑一顾。当他发现是苏珊在那里时,他有点吃惊。“佩文西女士。”

达沃斯听到有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但他选择不去看,也不去看那是什么。“国王是……”

“他现在正看着我,达沃斯。”她告诉他,眼睛紧紧地盯着他。“如果你能让我们单独待会儿,我会很感激的。”

“达沃斯!”琼恩在里面喊道。

“女士。”达沃斯朝苏珊点点头,让她进去后离开,自己关上了门。

让孩子们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达沃斯非常幸运,因为琼恩几乎把他当成了父亲,否则,他现在就有大麻烦了。

苏珊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好像她希望他是第一个说话的人。当事情变得明显时,她叹了口气。“你打算躲在这里沉思到冬天结束吗?”

琼恩清了清嗓子。“我本来可以早点走的,因为我们得面对异鬼。”他嘟囔着。

苏珊哼了一声。“我也这么想。很高兴知道你仍然清楚自己的优先事项。”然后她看了他一眼。“既然我已经侵入了你的空间,我们是否要讨论一下发生了什么?”

琼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面对着她。他不是一个逃避那种事情的孩子,他是一个男人,应该像一个男人那样行事。他以一种完全不恰当的方式吻了她;他没有任何借口,但是他可以弥补。

“是的。我想向您道歉,苏珊女士。”琼恩严肃地告诉她。

她一挑起眉毛,琼恩就知道自己搞砸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所以,你相信自己做错了什么,你会后悔。”这不是一个问题——琼恩知道得很清楚——但这基本上是一个陷阱,只等着他自己掉进去。

“我……”琼恩清了清嗓子,然后叹了口气。“苏珊女士,你知道我不善言辞,你让我很紧张。”他承认了。“我不确定自己在这里说的话是否正确。”

苏珊深吸了一口气。“我不希望你说你认为我想听的话。”她暗示道。“这从来不是我想要的。我现在唯一想听的就是真相,你真正的想法和感受。没别的。”

“我对女人没什么经验。”他又清了清嗓子。“我去了长城,成为‘守夜人’的一员,完全意识到我永远不会结婚。我爱的第一个女人是一个野人,是她主动接近我的。”他承认。“我从没想过要和耶哥蕊特见面,但是事情发生了,尽管很痛苦……我不后悔。我知道有人说我和瓦尔有过节,但那不是真的。”

他终于看了看苏珊。“我不是这个家族的外交官,这就是为什么有珊莎在我身边是必要的。我不擅长谈论某些事情,这就是其中之一:谈论我的感受是很困难的。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关心或者询问。我已经学会了把一切都藏在心里。”

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卷发。“我知道你应该得到我的解释,我打算给你一个解释,因为我今天的行为不光彩。但是,我需要你明白,我并不是想逃避它,我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的感受。”

他结束了他的发言,只是等待苏珊的反应。她一直非常安静,这让他很担心。在她面前这样说话,他感到有些尴尬;苏珊是个完美的女人,她非常善于与人交谈,并且能够让别人理解她的观点。

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试图和一个学者争论的孩子:愚蠢而且毫无准备。

她领先了一步。“我想,我以前从来没有听你说过那么多话。”她轻轻地告诉他,然后又向前迈了一步。

琼恩觉得脸颊发热,又觉得自己像个白痴。“嗯,对不起……”

“不,等等。”她温和而坚定地告诉他。“这不是批评。我们对彼此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这可能就是其中之一。但是我喜欢你告诉我这一切的事实;你不需要安静地把你的感觉藏在心里。你有爱你的家人,他们会很乐意听你说完。你知道这是真的。”

琼恩点点头,当她走得更近时,他警惕地看着她。

“我不认为你躲着我是因为你不想面对你所做的事情的后果。”她告诉他,只要她离他足够近。“我相信,你在这里完全是因为相反的原因:你在准备受到攻击——很可能被我打耳光,或者被我的兄弟打,然后接受这一切。你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她暗示道。

”我……”他能说什么?她说得对。“赞成。”

苏珊正在仔细地分析他。她注意到了一切:他肩膀的斜度,他似乎在努力把目光锁定在她的肩膀上。

“但这不是因为你吻了我。”她猜到了。“你不会认为这是你做错的事吧。”

他吓了一跳。“我不该那样吻你。”琼恩坚定地说。

“但这不是问题所在。”她坚持道。“亲吻不是重点。事实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你第一次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这让琼恩踌躇了一下。

“你没有做对北境、你的人民、你的家庭最有利的事情。有那么一瞬间,你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这让你感到内疚。”她现在深深地望着琼恩的眼睛,琼恩即使想转身,也无法转过身去。“你一生中花了这么多时间为别人做事——因为这是正确的事,是值得尊敬的事。现在,你觉得为自己做事很自私。 

沉默。

“我说得对吗?”苏珊问,琼恩只是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是的。”他最终回答。“你是对的。”

 “你想吻我?”这是一个问题,但不完全是。事实上,苏珊准备肯定这一点,只是说他想吻她,但最后,她对自己的判断感到怀疑。

“是啊。”他又说了一遍,“但这改变不了我不该这么做的事实。”

苏珊皱起了眉头。“为什么?”

“因为我本来想换一种方式。”他坦白道,盯着她的嘴唇看了一会。“不要在寒冷的森林里吵架。”

“哦。”她没想到会这样。“然后……”轮到苏珊停下来脸红了。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这样对一个男人说话了。“你怎么会喜欢它呢?”

琼恩迈出了下一步,他的身体几乎和苏珊的相反,但并不完全如此。他捧起她的脸——很高兴这次没有手套挡在路上,他能感觉到她的皮肤是多么的光滑——把它拉近到他的身边。“好像这样会更好似的。”他的鼻子擦过她的鼻子。“你有什么异议吗?”

苏珊的眼睛自己闭上了。“不。”

“很好。”他喃喃地说,然后吻了她。


“露西女王,请进。”

就在布兰的房间外面,露西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她和年轻的史塔克很少接触,但她感觉他们大多数人都对他敬而远之。露西听说过关于他的一些奇特的故事。

据珊莎说,布兰甚至“预测”了他们抵达临冬城,他还知道阿斯兰和纳尼亚。然而,他到底知道多少是有争议的,因为他只透露了他想要的。

露西并不是真的害怕他……但是,她也不喜欢和他单独在一起。

但,话又说回来……她不是个懦夫。

她走了进来,在门口停了下来。“你找我吗,史塔克大人?”她热情地问道。

“我们需要谈谈。”他告诉她,他那双看不见的眼睛盯着她附近的某个地方,但没有完全盯着她。

“关于什么?”她走了进来,把门半开着。她环顾四周,却找不到米拉女士。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这样。

“即将到来的战斗。”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的眼睛又变成了棕色。“还有你在其中的角色。”

“我的?”她小心翼翼地问。

“你和你的兄弟姐妹。”他点点头。“你们来这里是有原因的,你们对我们的胜利至关重要。”

“我明白了。”她慢慢地说。

“我看不到将来会发生什么,试图猜测未来是危险的。”布兰继续说道。“但是,如果你不和我们并肩作战,我们就完了。不仅仅是临冬城,维斯特洛大陆上的一切都将在这样一个冬天结冰,这将是你所见过的最残酷的冬天。”

“我经历过严酷的冬天,史塔克大人。”露西指出。

“是的,这就是你在这里的原因。你和你的兄弟姐妹是春天的引领者。”

“我们已经说过,在纳尼亚发生的事情是由于一个预言。”露西指出。“我们并不自称拥有魔力。”

“你的力量比你想象的要大。”他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转向窗外。“最终,它会回到你身边,你愿意做出的选择和牺牲也会回到你身边。”

“我,还是我的兄弟姐妹?”露西问道,但是没有回答。“布兰?”

他的眼睛又变白了。 


苏珊的诗歌和十四行诗都献给了她的美貌,男人们愿意为了她而决斗。她有许多追求者,他们为了得到与女王在一起的机会提供了巨大的财富;美丽的歌词对她歌唱,殷勤的姿态以她的名义表演.……

然而,没有一件事是这样的。

也许有男人跪在她面前,声称爱她,希望和她结婚,但她以前从来没有被吻过。她以前从来没有被抱过,不是琼恩抱她的方式。

在她的内心深处,有这样一种声音,这种合理的声音使她成为家庭中的守旧派,告诉她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他们来自不同的世界。在这里,他是一个国王,他们之间没有承诺。亲吻琼恩是一个愚蠢的想法,她的心将来会为此付出代价。

然而,琼恩一直把自己的感情藏在心里,而苏珊一生都是理性的。也许他们的所作所为在当时并不是最明智的选择,但这是他们应得的。

她几乎说不出话。她从一开始就和他针锋相对,很多次她都想摇醒他,因为他是那么的……他自己。苏珊还没有鲁莽到声称自己爱他。这不是爱,至少现在还不是;然而,它充满了美丽、光荣的潜力,试图忽视它感觉是错误的。

当她看着他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恳求苏珊跳进来。

这就是她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森林里的那个吻很生气,很激烈;不算太糟糕,但是苏珊认为初吻不应该是这样的。初吻应该是这样的:所有的平静和探索。

琼恩温柔地吻了她,不是因为他觉得她易碎,而是因为他记住了她嘴唇的曲线。他用手抚摸着她的脸,然后发现了她的头发,后来才摸到她的腰部。当他咬她的下唇时,那是一种更甜蜜的咬,而不是愤怒的咬。

苏珊不知道他们在那里呆了多久,只是品尝彼此的嘴唇,紧紧地抱着对方;但是当他们分开后,苏珊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在维斯特洛。

“好多了。”琼恩对着她的嘴唇喃喃地说。

苏珊吃惊地笑了起来。“对这一点我没什么可抱怨的,阁下。”她开玩笑说。

“是不是像你的歌里唱的那样?”他把额头贴在她的额头上。

“我现在脑子里确实有一首歌……”她承认。

琼恩轻声笑了起来,“那会是什么呢?”

她用手轻抚着他的脸。“只用你的眼睛为我干杯……”她低声说,眼睛盯着他。“我也会以我的名义发誓。”她的眼睛低垂到他的唇边。“或者在杯子里留下一个吻,”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轻轻拂过他的嘴唇。“我也不要酒。”

“我喜欢这个。”他又吻了她一次。

一阵敲门声让他们拉开了一段合适的距离。“进来吧。”琼恩喊道。

一个女仆走了进来,从一个看到另一个,然后清了清嗓子。“阁下,露西女士要求与您和苏珊女士谈谈。”

“出什么事了吗?”苏珊忧心忡忡地问。

“我不知道,女士。”那个女人说。“但她似乎有点激动。”

“阁下……”苏珊转向琼恩,眼中流露出明显的忧虑。

“去找你妹妹吧。”琼恩告诉她。“我会在我的太阳穴里等你们两个。”他转向女仆。“她有没有要求其他人参加这次谈话?”

“她要的是她的家人和您的家人,阁下。”那个女人说。

“告诉他们所有人到我的太阳系来。”他告诉那个女人。

她行了个屈膝礼就走了。

“我要找到她。”苏珊决定。

“我相信一切都很好,苏珊。”琼恩向她保证。“但是你先走吧。我一会儿再来看你。”

苏珊赶紧向门口跑去,但是随后停了下来,朝他的方向咧嘴一笑。

“什么?”琼恩困惑地问。

“你能想象一个更好的时刻,让我们的家人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团聚吗?”

琼恩呻吟着。


“珊莎!彼得!”

他们停了下来,露西赶紧朝他们的方向走去。“出什么事了吗?”彼得问。

“我需要和你们所有人谈谈。”露西说,当她走到他们面前时,她呼吸急促。

“发生了什么事?”珊莎问道,现在她非常担心。

露西张开嘴回答,然后看到珊莎和彼得手挽着手。她看了他们一眼。“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珊莎清了清嗓子,松开彼得的胳膊。“不,你哥哥只是在陪我。”

“我明白了……”露西慢吞吞地说,“我和布兰谈过了。”

“布兰?”珊莎似乎被这个消息震惊了。“是自愿的吗?”

“他要求和我谈谈。”露西澄清道。“我想和其他人谈谈,讨论一些事情。”

“比如呢?”彼得问。

“我想是时候讨论纳尼亚了。”露西承认道。

彼得吃了一惊,“露西……”

“是时候了,彼得。”她说,她的决定没有动摇。“因为事情要出大问题了。”

“女士!”山姆从拐角处走了过来,急匆匆地向珊莎走去。“龙石岛来的信。”他说,几乎喘不过气来。

珊莎和其他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是……?”

“我想是的。”露西小声地说。

暴风雨即将来临的第一个征兆。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