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意义


原作:江南百景图

预定CP:王昭君/郑和,徐霞客/沈万千,秦良玉/狄青,唐伯虎/李师师,朱允炆/杨玉环,汤显祖/丽娘

注意:仅限游戏角色,故事纯属虚构,和历史无关。


结束了牡丹亭之旅的王昭君一回到应天府,就向知府大人告了假。

凭知府大人如今的实力,他们在城郊的探索活动中还不足以到达比苏州府更远的地方。如此一来,城郊探索项目被宣布暂时搁置。

探索小队的各位有了难得的闲暇,便常有人约着去市集。琴楼和独坊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好选择,因为特别伤钱。但购物会将快乐阈值提高。过不多久,他们就又开始觉得兴味索然了。

在大暑的前一周,徐霞客试图召集大家去如意里一日游,主要观赏项目是琉璃宝塔。而到了大暑当天,按时到地儿的人且不到预约的半数。

王昭君于酉时二刻到达,远远地就望见阿朵和聂隐娘蹲在柳树的阴影下,各端着半片西瓜,吃得津津有味。

唐伯虎在一边用力地扇着风,但并不能阻止自己汗流浃背。“早知如此,倒不如在府衙接活。”

秦良玉就笑他,“这儿不也有妹子吗?你还毛焦火辣的。”

要不是狄将军向来不参与这类活动,我也不至于被这位压制。唐伯虎这么想着,脸上不免带了点揶揄。

秦良玉虽不会读心法术,却能从他神色猜到几分。因笑道:“你不要默道我不晓得你在想甚。远水救不得近渴,宋将也救不到明生。”

身为这里排行第一的“老太婆”,王昭君也觉得自己似乎是不该来的——对年轻人的话题基本插不上嘴啊。她只好贯彻此行的目的:看风景。

琉璃塔在应天府西北一隅顶天立地。它的每一层都铺设绿色的琉璃瓦片,是城里最靓的楼。此时红日西斜,紫霞横空;乌芒降世,琉璃塔上浮光跃金;风拂檐铃,声闻数里。

吃过一回瓜,众人便往塔的方向缓步行去。穿街走巷,只见熙来攘往,尽是为夜间营业做准备的市井人。

暮色四合,商铺里都点起了灯烛。瓦舍传出的动静渐渐响起来,竟掩过了塔上的铃声——但这不过是“近大远小”的把戏而已。

王昭君走到宝塔脚下,再一看时,却见周围摩肩接踵,同来的都已散在人海中了。

她只得独自上塔。

塔有八面,暗合“八方”“八卦”之数;又有九层,隐含“至尊”之意。若在现实中,是有数百僧人昼夜轮值,以作维护及添灯油的;但这是图中世界,故并无此例。

爬坡行路的事可难不倒王昭君。她没多久便到了顶层,只见空荡无人,正适合静立赏景。

居高临下,整座城在她眼前如画一般徐徐展卷。此时夜市已开,街头巷尾人流涌动,与万家灯火共汇作一片灿烂星河,与塔上的灯交相辉映。而塔上铃声与市井喧嚣相融,竟形成了一种奇妙的韵律。

她曾因对人间因缘失望而决然离宫,行过山川江河,而今终要在另一个世界与这人间烟火和解。

“若在塞外,难见着此景吧。”

王昭君将目光从城中夜景转回。方才她看得入神,竟未察觉此间又有人来到。原来是曾在府衙有过数面之缘的郑和——这位仁兄也是个长期被外派的苦主。她不常关注外派人员去向,竟不知他也回了应天府。

虽是用疑问的语调,郑和却并无多少真心提问的意思。多年来,他为寻建文帝下落,曾替永乐帝遍访西洋,见识已远非一应深宫侍者可比。那话不过是为打破此间沉郁气氛而说的。他一出声,王昭君才从石雕木刻般的静止状态中挣了出来,空气中重新有了一丝活气。

“塞外是另一番美。”虽心知他不需此答,王昭君且不愿在晚辈面前失了礼数。

“眼见如此美景,前辈却是为何悒悒不乐?”郑和转而问道。他回想了一下府衙的外派安排。“莫非是在探索中出了什么事?”

王昭君颔首。“那汤显祖与丽娘情投意合,然横遭人祸。丽娘香消玉殒。如此美景,她却再也无福消受了。”

即使身在画中世界,郑和仍如从前一般长于收集情报,对此二人亦有耳闻。“晚辈去苏州府前,也曾听知府大人说起那位丽姑娘歌喉优美。只是俗务缠身,尚未得以一闻。不想待我回应天时,已是天人两隔了。”

“世事无常,使人唏嘘不已。”王昭君凝望深邃的夜空。“‘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只盼汤生信守诺言,勿使这故事蒙尘,而是传唱开去才好。”

“我虽不常听戏,只见这词便已觉得是极美了。”郑和由衷地赞道。“既有如前辈一般的听众记得,那位丽姑娘便如仍在生一般。前辈也莫再伤怀。”

“这本是我用以暂安汤生之心的托辞,如今却是你在宽慰我。”王昭君摇头失笑。“自牡丹亭一事归来后,我方醒悟,身入画中,亦非仙境,仍脱不得世间悲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郑和先引了苏轼词作,然后走到王昭君身边,指着塔下道:“旅途之趣,不正在于至之、见之么。”

王昭君顺着郑和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徐霞客与沈万千正并肩立于一幢木牌坊之下谈笑风生。

徐、沈二人身旁,是一溜的摆摊商贩。其中一位卖花女子十分惹眼,真可谓是人比花娇。正同那卖花女子侃价的,不是唐伯虎还能是谁?

卖花的摊位隔壁是个卖鸭血粉丝的,只摆了两条凳供顾客就餐。阿朵和聂隐娘正埋头苦吃。

秦良玉叉着手,在另一头的盐水鸭摊位前挑剔地选材。狄青却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在一旁给她参谋。

郑和的目光在鸭血粉丝摊男老板和盐水鸭摊女老板之间逡巡,好一会儿没作声。

王昭君觑着他脸色,忆起知府大人曾提及郑和是为寻访故人而下西洋的。“那便是你要找的人吗?”

在一瞬间,郑和的眼中掠过复杂神采,但很快又重归平淡。“是。受人之托。但如今已不必了。”他坦然地表示。

王昭君忽而起了玩笑的心思,想试试郑和是否真如表面上这么淡定。“我们也去吃鸭血粉丝吧。”

“好。”

“再点一只盐水鸭。”

“前辈有命,安敢不从?”郑和侧过身,让王昭君先行。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