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归墟


All These Lives Are Fit to Ruin

作者:Hjalti Daníelsson

源地址:https://community.eveonline.com/backstory/fiction/all-these-lives-are-fit-to-ruin/

摘要:对于很多克隆飞行员来说,他们的船员完全不值得注意,除非他们有特殊的理由。因为当一个克隆飞行员对一个船员的行为产生浓厚的兴趣时,很少有好兆头。


这是一家医院,显而易见。 

帕里恩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时而清醒,时而失去知觉。有时候他能听见这儿有人在低声交谈,并检查他床边的机器。一切都是白色的。机器有模糊的轮廓,虽然那可能是他的眼睛。到处都是管子,丝丝缕缕地粘在他身上,仿佛他是一个静止的提线木偶。 

耳语声飘入耳中。“意外”是其中之一。“战舰”是另一个。还有“胶囊” ,尽管那些窃窃私语似乎都太大声了。 

有一刻,帕里恩闭上眼睛不到一秒钟,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看见一个人站在他的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我的名字是希拉特·恩佛,”那人说。他的语气暗示这既是一个重大消息,也是帕里恩完全应该知道的事情。“你要给我答案,船员。” 

帕里恩试图说些什么,但发现他的声音已经嘶哑了。随着一声轻微的“嘶嘶”声,他感觉到喉咙里干燥的皮肤突然变得更加柔软了。 

“那是补水器,”希拉特说。“它会根据你的需要来调整你体内化学物质的浓度。你的情况很糟糕,帕里恩。很多人在你经历的大灾难中死去。”希拉特靠近了一点,用阴沉的声音说: “当然了,我并不在其列。” 

“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先生?”帕里恩的声音有些沙哑,尽管他的身体已经获得了水分补给。 

这位克隆飞行员拿出一个小的数据笔记本,检查了一会儿屏幕,忽略了帕里恩。最后,他还是没有看他,而是说道:“你认识我吗,船员?” 

“不认识,长官。”帕里恩说。“但我知道你的名字。” 

听到这话,这位克隆飞行员冷笑了一下,“那么这个名字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你是船长。你是……‘抗争之弧’的舰长。” 帕里恩说。他的喉咙刺痛。“战列舰。我曾在上面服役。长官。这让我……?” 

“一名克隆飞行员。”这是帕里恩第一次见到船长,或者其他任何一个克隆飞行员。他发现自己希望那个男人能在某个时候转过身来,这样帕里恩就能看到他脖子上的顶端神经插座了。这是一个奇怪的、愚蠢的希望,因此似乎完全适合这种情况。 

“‘抗争之弧’的最后一次任务是什么?” 

“你带我们进入了死亡空间。据说,你发现了另一扇通往废墟的古老之门。” 

“一些废墟。” 

“一些废墟现在被古里斯塔军队占领了,先生。”帕里恩说。“我想,你的目的是抢走他们的贵重物品。” 

“你以为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我怀疑没有人知道,先生,”帕里恩说,立刻后悔了。这句话是一种侮辱,只有他虚弱的声音和恳求的语气才能让这句话继续下去,显然那克隆飞行员已经接受了。 

克隆飞行员走近一些,稍稍靠近一些,用一种看后进生才会用的眼神看着帕里恩。“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飞船爆炸了,先生,我们被撕成了碎片。” 

“事情就是这样,是的。但这不是你此时此地在这里的原因。” 

“先生?” 

克隆飞行员以完全一致的语调说: “我自个儿承担了你的医疗费用。有些问题我想知道答案。如果我得到的信息是令人满意的,你很快就会被释放。如果它们不是,那么这个——”他指着那个再水化器。它的无数管子连接着帕里恩,但他不愿意考虑它的位置。“——它会向你的身体系统中注入其他东西,你就会像蜡烛一样熄灭。没有人会问任何问题。我用来维护这台设备的钱只会用在稍微不同的用途上。你会成为某人两小时的文书工作,然后你会被从这个世界上抹去。别让我失望,船员。” 

帕里恩咽了口唾沫。喉咙还是很痛,但他很欢迎这种感觉,因为它提醒他,他还活着。“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先生?”他说。 

“我当时正在清理古里斯塔舰队,当我的枪无法装弹时,我已经瞄准了他们的殖民地基地。所有的。好像这还不够糟似的,我的无人机决定在那一刻发展出自由意志,在某种简短的自杀式芭蕾中飞向不同的战舰。我坐在那里,周围都是些带着毒刺的小苍蝇,我被紧紧地包围在那里,它们把我的生命都吸走了。” 

希拉特开始在房间里踱步。 

“当一件事出错,帕里恩,一切都会出错。我在外面学到了。你的枪是不会上膛的,好的。接下来怎么办?哦,是无人机! ”他举起双手,没有胡须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假装惊讶的表情。“什么事?没关系,我相信从现在开始我们都会好起来的。不,坚持住!这是什么?”希拉特放下双手,怒视着帕里恩。“想猜猜接下来出了什么问题吗,船员?” 

帕里恩闭上眼睛,靠在凉爽柔软的枕头上,任由枕头将他吞没。“逃生舱。” 

“逃生舱,”希拉特跟在他后面重复着,仿佛他们共享了一个小小的顿悟。“不是我自己的太空舱,帕里恩,不是现在,尽管一些对我怀恨在心的人后来解决了那两个系统。但是对于那艘飞船上的那些系统——那些和你一起工作的六千人,帕里恩——那些分离舱甚至都没有维持那么久。你知道它们持续了多久吗,帕里恩?” 

帕里恩仍然躺在枕头上,很安静。他盯着天花板,只在视线的一角看到了胶囊。在虚无的边缘,他看到希拉特举起手,按下了数据板上的什么东西。 

帕里恩的喉咙开始发烫。然后是他的胃,他的肠子,他的血管,他的四肢和他的脸。他开始咳嗽和抽搐,一边喘着气,一边试图摆脱疼痛。就好像被泼了水银一样。他试图把插在身体各个部位的管子拔出来,但要么是他没有力气,要么就是它们粘得太牢了。在痛苦的阴霾中,他听到希拉特说: “船员,无论这条路通向哪里,如果你和我一起走,你会发现越过它更容易。回答我的问题。” 

痛苦稍微平息了一点。帕里恩恢复了呼吸。他说: “我听说……我听说,很多逃生舱马上就被摧毁了。当飞船爆炸的时候,它们被冲击得远离飞船,但是它们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开电网,而是大部分分解了。不过,不是那些外围的、包括船员和从事非必要任务的家庭;他们安全地离开了。而是其他的分离舱,那些位于核心的分离舱,在飞船真正崩溃前只能剩几秒钟的逃离时间。” 

“那些你工作的地方。”希拉特说。 

“我工作的地方。”

“你的逃生舱幸存了下来,”希拉特补充道。“还有一些人也是。但是在那一天,数以百计的在船体中心工作的人失去了他们的生命。” 

帕里恩仍然在等待灼热的毒素慢慢从他的血管里流出来,他没有问希拉特他是否关心他的船员的命运。 

“下一个问题,你得诚实地回答它,”希拉特说。“你做了什么导致了这一切?” 

“我……我……”帕林开始了。他沉默了一会儿,想了一会儿。“作为回报,我能问个问题吗,先生?这会帮助我回答你的问题。” 

“请问吧。” 

“你有什么可能的理由认为我和这个可怕的事件有关?” 

希拉特走到帕里恩的床边。他的头遮住了光线,使他的脸沉入一片阴影之中。“因为我怀疑。因为我审计了你的账目——你的,还有其他人的。因为我为中心爆炸后幸存下来的每一个生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去搜寻破坏的蛛丝马迹。最终,我知道他们会的——他们像灯塔一样,指引我找到你。”他拿出他的银色数据板——那个用来记录真相和痛苦的工具,高高举起。“因为古里斯塔给你工资了,你这个虫豸。” 

帕里恩哑口无言。先是惊讶,然后是痛苦。 

“我关闭了重载程序。” 

帕里恩的感官开始恢复了。他依然能看到星星在他的视野中闪烁。房间像一轮暗灰色的月亮一样缓缓旋转。他很肯定自己在一次疼痛痉挛中拉裤子了,但他的身体已经麻木得说不出话来。他不敢检查,以免在柔软的白色床单上发现一块湿斑;或者更糟糕的是,从他身体延伸出来的蛛丝管也已经安装在那里并解决了问题。 

他又说了一遍,像是在抵御更多的疼痛。他说: “我关闭了重新装弹的程序。我经常在枪支部门工作,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只要你有权限,不需要天才就能覆盖它们。” 

“你是怎么接入的?”希拉特平静地问。 

“我用了一个船员的数据密钥。他被分配到无人机控制部门。我告诉他我需要检查一下外壳的完整性。” 

“那么,炮弹是怎么失灵的呢?” 

“如果你掌握了时机,这就很容易了,” 帕里恩说。“如果你知道哪些炮弹最后出来,哪些最先进来,你只需要把它们两个都毁掉。让最后一个用完的弹壳在桶里留下一些没有被清理干净的东西,然后让第一个重新装填的弹壳接住它。”帕里恩深吸了一口气。“无人机更简单。” 

希拉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房间里的机器嗡嗡作响,微弱的声音带着跳动的低音,像是心脏在暗中跳动。 

最后,克隆飞行员说: “从残骸和我在逃生舱里接收到的记录信号中,没有太多可以分析的东西。有一些异常——但总会有一些异常,它们会让你走上一千条可能性之路。” 

他在床边走来走去,举着他的银色数据板。他说。“这告诉了我一切,但不是我需要知道的一切。克隆飞行员的飞船不同于其他飞船,它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复杂的活动集合,不断地运动着。它更像是一个有机体,而不是一台机器。尽管有着重重的保护措施,但它们不能永远保护你。如果出现了一个足够有创造力的人——而你就是,尽管你因此杀了数百人——”希拉特说,他的声音里不是带着怨恨,而是带着一种疲惫的愤怒,仿佛他最好的学生又让他失望了一样,“如果有人做了这样的事情,那是因为他诚实地把自己置于这项任务之中。这需要一种独特的清醒。这种清醒只能由一个人来拥有,这个任务已经成为了他存在的目的。他的生命常处于危险之中。”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