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7


第七章:威后发难,莒姬救子

豫章台内,楚威后倚着贴饰凤鸟金箔的妆台,疲惫地叹了一口气。

玳瑁小心翼翼地为她捶着肩头,道:“威后,您要好生珍重啊!”

楚威后苦笑:“‘威后’?我终于不再是‘小君’,而是君王的‘母后’了吗?”

她转过身,面对铜镜,轻抚着镜中自己的面容,无限唏嘘,道:“一个女子,终于,熬到称呼中前面加了丈夫的谥号。这一生,算是再也没有人压在我的头上了。可是,我容貌已逝。这一生,也算是走到了尽头了……”

蒋胜男《芈月传》

“母后,您胡说什么呢!”芈槐走进殿内。

跟在他身边的南后便上前来,扶起威后,低声劝解着:“您还要看公主出嫁,看公孙长大,可要长命百岁才好。”

“公孙……”威后眼中似有光芒一闪而逝。“可是,先王……你的父王,昨日托梦予我,要我去地下陪他……”

芈槐心中油然而生一股凉意,还是硬着头皮道:“父王有旨,‘不设人殉’。母后且保重自己,莫要多想。”

“大王这是不信母后了?”威后凄然道。“想是他到了地下,才发觉太冷,不好意思自食其言,只好私下来和我说这事。究竟多年夫妻,总不好一口回绝……”

芈槐长叹一声,道:“奉父是孝,奉母亦是孝。寡人既不敢违背父王之命,又不愿失去母后。如此,实在为难!”

威后也长叹一声,“你父王也知晓,你才继位,需以‘孝’为先,故提了一个折中的法子。说是,若我不能‘成行’,便要令芈月及芈戎替我去陪他。”

“芈月?芈戎?”芈槐想了想,“可是那向妃所生的……九妹妹和弟弟?”

“正是。”威后点头,“从来老人爱少子,先王生前对芈月、芈戎很是宠爱。如此,也是情理之中。”

“这……”芈槐动摇了。他生性浪漫多情,兼有些优柔寡断,有时非得人家推一把才能成事。虽然深知母亲的举动无非是为当年唐昧预言“霸星降世”之事,却也不忍驳她颜面。只是这样,便要推出一两个不熟识的弟妹去受死?“自古无情帝王家”,却是与他的性格颇有龃龉(jǔ yǔ),不由得十分膈应。

这也是芈姝当日没对他说明为何催他去替威后求情的原因。她早知,芈槐一去,便是火上浇油,自然使楚王商气急攻心,从而推动剧情——对于这位父亲,她没有多少好感,所以,催这个命,竟是毫无感觉。

而说到肖英的立场,则又有所不同:在这里,唯有芈姝与她同等——不是外在,而是思想上的。
因倪匡先生之笔而闻名世界的华人冒险家——卫斯理,曾在《奇门》《天书》《原子空间》中曰过:“如果有一个人在某种情形下来到了另一个时代——不论是古代、还是未来,其思想与当时脱节,由此,不论是超前还是落后,都会孤独、痛苦。”

肖英的情形,也就是如此。她在一种十分意外的情形下,到了古代(战国时代),自然,在各个方面都有不能适应的困扰。不光是思想、知识,就连生活中最无法避免的饮食问题,都难以适应。

战国时期,交通、人力多有不便,即便身在王室,其生活水平比起二十一世纪的平民之家,也是远不能及。

“这简直和‘到了另一个星球’没有什么区别!”

倪匡《卫斯理:原子空间》

没有自来水,可以挖井打水;没有热水器,可以用柴火烧水。但是,在唯物主义的世界里,有许多事,不是光靠“知识”“主观能动性”就能实现的。作为日常主食的谷物倒没有什么特别,但蔬菜种类少得可怜。而且,这时,辣椒、花椒等带有“调味”性质的植物尚未传入这片大陆,这对一个湖南“辣妹子”而言几乎是致命的打击。更有许多烹饪的方法尚未被庖厨发掘,除了水煮,只有火烤。好在,当地有荷花,夏天可以搞荷叶蒸肉——因为并没有芡粉。

综上所述,似乎也不难推断,为啥当时的人难以成活。

且把闲话休提,再说威后。她看“芈茵”、芈姝每日早起练武,虽看不出什么门道,却暗暗地上了心。

芈姝趁机向芈槐提出,要请景翠将军进宫来教导,是为防身、健体。且“非战,何以卫国?”,身为王族,当习六艺,以为天下表率。

这景翠年轻有为,曾担任伐齐先锋,其武学造诣不可谓不高。他与朝中的大将景缺都出身于景氏一族,同屈、昭、靳(jìn)等一样,都是芈姓分支。

楚国虽对周天子不甚臣服,但在“分封亲戚、以藩屏周”这一点上却学了十足。如今,周天子的姬姓之国皆已零落,但楚国却仍由芈姓分支主政朝堂。

新君即位,不宜大动干戈,一时间用不着景翠出战。他本以为只像玩闹一般,混过就算,便爽快应下。谁知两个学生都十分认真,且七公主茵简直像个练家子(还真是),动作起来一套一套的,并不含糊敷衍。

这日,威后正在院中看景翠与“芈茵”、芈姝晨练,忽有宫人进来通报说莒姬求见。

景翠便先告退,由宫人领到偏殿去坐。

肖英、芈姝却没有跟上师父,而是继续留在院子里对练——为了看戏。

莒姬急急地走进来,发型有些散乱,也顾不上打理,只管在威后面前跪下,口中叫道:“威后!你……”

殊途6


第六回:向妃回,王后遭殃(楚王死,芈槐继位)

向妃回归一事,在深宫之中投下巨大的涟漪。王后毕竟心里有鬼,且又在绝经期,便很是发作了一回。

芈姝、肖英却无暇理会这些。她俩连日去南薰台,倒是斩获颇丰:先是带着“糖衣炮弹”——蜜水、点心前去,和众学子混了个脸熟;接着获得芈槐首肯,入室旁听;再是见着了活的屈原,偶尔还能非正式地辩论一番。

后世的学说自是博采众长(当然,仍然无法避免会有糟粕残余),也令南薰台的众人耳目一新。不过,这样一来,她俩泡在南薰台,就错过了一场好戏——向氏服毒,死前诬陷王后。楚王商素喜向氏纯良,不疑有诈,便将王后所辖职权褫(chǐ)夺。


这日,芈槐散了学,便径直回了南风台。

南氏对向氏之事略有耳闻。但她素来镇定自若,看芈槐紧张,也是劝道:“太子莫要过于忧心,父王只是不悦于母后打压姬妾之举,和你并无干碍。”

“我怎能不忧!”芈槐心中烦闷,语气便不十分友好。“母后纵然失德,但我身为人子,总不能坐视不理。但若我前去求情,又焉知不会被父王所迁怒?”

“太子!”南氏自嫁给芈槐以来,自问毫无不妥之处,不意间受此质问,一时不知所措,眼里竟泛起泪来。

芈槐看她这样,虽自知有错在先,但又拉不下这个脸来道歉,心中更是纠结。

忽听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自门口传来。芈槐抬头一望,只见芈姝、“芈茵”手拉着手走进殿内。

肖英先开口:“槐哥怎地如此不淡定?竟为那寸丝半粟的事,平白失了身份。”

芈姝接着道:“嫂嫂贤良淑德,却被你如此质问。可见槐哥身在福中不知福!莫如我去求了父王恩典,将她放回家去,就算是替你积德行善了。”

芈槐被她两个一刺,脸上就有些讪讪的。回头又看南氏,真是“我见犹怜”。便也不再纠结,拉住南氏一双柔荑(tí),正色道:“翙翙,我……方才不是有心的。”

南氏略一迟疑,轻轻挣开芈槐,举袖遮面,并不言语。先把眼泪收了,才抬起一双红红的眼睛望着他。

芈槐更是招架不住,张口结舌,在南薰台学的辩才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姝、英二人见兄嫂相对无言,故意咳嗽两声,终于打破此间的尴尬气氛。

芈槐道:“二位妹妹此时前来,是想打秋风么?”

肖英似笑非笑地道:“槐哥有何打算?不妨说来听听,也好让我们给你参详参详。”

芈槐一愣,“你们两个小女娃,懂得什么?”

芈姝脸色一沉,“槐哥,你该去父王面前,替母后求情。”

南氏张口欲言,却被芈茵一盯,阻住话头。

芈槐咬牙,沉吟良久,终于点了点头。

肖英微笑,“父王此刻正在章华台中饮酒……祝槐哥旗开得胜。”

芈槐苦笑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目送芈槐的背影消失在渐沉的夜幕之中,芈姝发出一声冷笑。“总不过是一家人,告诉你也无妨——父王已经不年轻了,这会儿又酗酒……你懂我的意思吗?”

“她懂不懂,对历史毫无作用。”肖英打了个呵欠。“看你把人吓得。”

“怎么说也是将来要当王后的人,这点程度就受不住,以后该有多麻烦。”芈姝拉过南氏的手,“果然柔嫩,也无怪乎大哥爱不释手……”

南氏却连背脊上都炸起了鸡皮疙瘩。此时她看面前的二位妹子,只觉如山魈鬼魅一般可怕。

公元前329年,楚王商去世,谥号“威”。

楚威王死后,由太子槐继位为王——即后世所称的楚怀王。

举国大丧,周天子并远近诸侯派使者前来问候吊唁,周边诸国蠢蠢欲动。

三月服衰,直到将楚威王送入墓室。合宫上下,但见白茫茫一片,恰如凛冬之至。

新王于灵前继位,先王的王后便成了新王的母后。宫中以先王谥号“威”字,称其为“威后”。

凡丧,天子七月而葬,诸侯五月而葬。

五月之后,终于到了威王入陵之时。

那一夜,诸人皆没有入睡,早三更便已经起来,梳洗、着凶服,依列次候于两侧,由辅臣诣梓宫告迁。新王及母后奠酒三杯,然后是奉梓宫登舆,群臣序立,跪地举哀。

待梓宫起陵,除威后与新王乘车以外,余下后宫姬妾,诸公子、公主等,除年纪幼小者由傅姆抱着以外,均是步行随驾,一直走到城外的王陵中。早三日前,便有太庙太祝于此祭天地祖宗。至此,新王与大臣奉梓宫入陵墓。

蒋胜男《芈月传》

芈姝、肖英手拉着手,站在人群之中,冷眼看着楚威王的棺材进入石门。

再有众臣,将册宝、礼器、乐器、日常所用酒器食器,侍人俑、乐人俑、兵俑、马俑、车俑等近百具陶俑,数百兵戈、弓箭,都送入石门,一一放好。又宰牛杀羊,三牲而祭。是用这样的仪式来表明:墓主即使长眠于地下,也当如生前一般,享受诸般酒食礼乐,更有侍人乐人服侍、兵马拥卫。

如果依照周礼,君王入葬当以人殉。然而,自从周王室衰落以来,诸侯征战数百年,不知有多少人命填了“战争”这个无底洞。一方面,“不征战,无以卫国”;另一方面,壮丁都上了战场,谁又能来种田种菜、生产粮食、养活兵马呢?在人手越来越有限的情况之下,“人殉”已经太过奢侈。因此,自春秋末年起,渐渐兴起了以陶土所制的俑殉代人殉的新俗。

刚开始,有许多守旧礼之人痛心疾首,称制俑代人乃是不敬亡灵,必不获祖先庇佑。原来,主君死而用人殉,是借这理由多杀俘虏以及先主重臣,以便铲除不驯之人、让新主更方便接掌大位。但是,如今时移势易,俑葬代替“人殉”便是顺天应人之举。

楚威王有遗诏,要废人殉、用人俑。除此以外,皆依仪礼一一举行。因此,他的姬妾们暂时逃过了“殉死”之劫。

直至石门落下,方封土,三奠酒,举哀,于陵前焚先王所用卤簿仪仗。

蒋胜男《芈月传》

烈焰熊熊,楚威王所用的物件在众目睽睽之下灰飞烟灭。肖英发现芈姝脸上竟浮起快意的笑容,连忙握了握她的手以示提醒。所幸,众人都在大放悲声,无人注意她俩的小动作。

先王奉庙,诸人回宫。

一回到宫中,肖英、芈姝便都躺下,好好地睡了一觉。两人的身体都是娇生惯养,年纪幼小,前夜又不得安寝。凌晨起身,来回步行数十里送葬,折腾了一天,早都累得不行。

由此,芈姝也打定主意,拜肖英为师,学习武术,以便强身健体。

殊途5


第五回:家宴喜,有嫂南氏

不一会儿,先前被派去见齐妃的玳瑁回来复命,表示已经向齐妃传达了王后的意思,而齐妃也无任何异议。王后心有戚戚焉,拉着“芈茵”坐下,一时无话。

肖英却好似全无所觉,只同芈姝一起缠着芈槐,要他说说又作了什么好文章、学了什么新策论。

闹了一会儿,太子妇南氏驾到,姝、英二人又跑出门去迎。

侍女们摆上膳食,一家人便围坐在一起吃起饭来。

席间又闻通报,楚王商(即后来的楚威王)竟也来到。姝、英二人心中微震,顿时又都拘束起来,只把他让到上席坐了。

芈槐原本还和南氏言笑晏晏的,见着父王,便颇有些战战兢兢、食不知味。

倒是南氏落落大方,举起酒爵,向楚王商遥遥一敬:“儿臣多谢父王恩准,特请太子伴我去平府,赐我‘绕梁’琴。在此先敬父王一杯,祝父王健康长寿。”说罢,将爵中酒液一饮而尽,却因喝得太急,呛得咳了两声。

芈槐见状,心疼不已。此时也顾不得什么礼法斯文,只将自己手中的酒爵扔在案上,一把将南氏揉进怀里,轻抚她后背替她顺气。口中道:“作甚如此急饮?今后再不许你喝酒,免得无端教我忧心!”羞得南氏俏脸通红,以袖遮面,不敢见人了。

楚王商与王后见长子长媳情深爱笃,不由相视而笑。也举起酒爵,回道:“听槐儿说起,你喜欢抚琴。寡人不忍良琴蒙尘、暴殄天物,故许此琴出库,也好为之寻个合适的主人。都是自家人,何须如此客气?”

这“绕梁”琴,传说原为韩娥所有。她途经齐国时断了钱粮,只得弹琴卖唱。结果,余音袅袅,绕梁三日而不绝。韩娥死后,此琴落入宋国大夫华元的手中。后来,为解楚兵困宋之危,华元把此琴献与楚庄王。传说,楚庄王得此琴后,爱不释手,因抚琴而七日不朝。夫人樊姬相劝,这才将此琴封于库中。

蒋胜男《芈月传》

南氏方放下衣袖,再向楚王商拜了一拜。

王后所关注的重点却又有不同:“正是这话。儿媳,且听母后一句说教:若要谢你父王,就早日给父王、母后添个公孙罢。”说罢,又朝芈槐抛了一记促狭的眼风。把个芈槐也窘得面红耳赤,只想找个地缝钻了。

芈姝、肖英在一旁发笑,更让芈槐、南氏如坐针毡,又坐了一刻钟,便匆匆地告退离去了。

目送儿子、儿媳的背影消失在远方,王后长叹一声,“孩子长大了。”

楚王商道:“是啊,一眨眼,寡人也老了。”瞥见王后颈间悬着一物,顿时心思翻腾,想起三十年前,那个灿若桃花的少女对着他回眸一笑的情景。

王后颈间挂的,便是楚国双宝之一,别名作“灵蛇珠”的随侯珠。

传说当年随侯出行,见路上有大蛇被砍杀成两段。随侯见蛇居然未死,于是令人以药救治后放其归去。一年后,随侯乘舟,忽遇风浪,有大蛇于水中衔大珠献上。珠盈径寸,而夜有光明,如月之照,可以烛室。随侯以此夸耀诸侯。后来,随国并于楚国,随侯珠便到了楚宫。

蒋胜男《芈月传》

只看楚王商当年将此珍宝赐予王后,就知她在王心中分量何如。

王后方饮过几杯酒,两颊染上红云。看在楚王商眼里,倒也别具韵味。此刻四目相对,旧情复燃,干柴烈火,楚王商一时兴起,便将王后拦腰一抱,大步走进内室。

王、后相携,进了内室,随即放下床帐。不一会儿,从中传出阵阵吟♂哦。

姝、英二人便由侍女带下去安置了。她俩虽依旧装作小儿样子,却也都知道,这样温馨的画面十分脆弱,很快就将被撕毁。


再说芈槐与南氏。他俩自渐台离开后,便逃也似地回了居所——南风台。

楚国地处南方,花草繁盛,但水气潮湿、易生虫蚊,即使在王宫也无法禁绝。所以,贵人们多爱焚香,以便驱虫蚁、散浊气,宁神安息。

蒋胜男《芈月传》

此时,暮色四合,薰风盈袖,空中飘来阵阵幽香。恰是后世诗中所称“暖风熏得游人醉”之境。

南氏一闻,便道:“今日熏的是南郡的苏合香。虽是去年秋季得来,放置许久,竟将原先的浓香褪了泰半,留得清冽。太子可还喜欢?”

芈槐看她闻香仔细,小巧的琼鼻微微皱起,煞是可爱。一时情难自禁,并不作答,便朝她鼻尖亲下去。

南氏一惊,被亲了个正着。顿时面上飞霞,却犹自端着,只道:“太子莫急,这还没到寝室呢……”

芈槐当然不依,伸手点着她的鼻头,“依我看,你倒是急得很,这便想着就寝。面上却还端着,只怕口是心非。”展臂一揽,将南氏拥着,进得殿来。又笑道:“罢罢罢,只当是我迫不及待。莫说是在自家院子里,便是野地——”却被南氏掩住了口,“嗯,爱妻害羞了,为夫不说了。”

早有宫人下去备着热水,以供贵人事♂后沐浴。

芈槐低头吻上南氏香唇,舌如游龙探入檀口,激♂烈纠♂缠翻搅。南氏挣他不脱,又缺了氧,只得勾着他肩,整个人绵软无力地倚在芈槐怀中,任他予取予求。

两人身上的衣物很快就褪了个干净。芈槐脚下一移,拥着南氏倒在榻上。接着一手握住南氏纤手,抚上自己胯下昂首挺立的欲♂龙;另一手覆在南氏胸前一边椒♀乳之上,再将另一边玉♀峰顶端的红梅含入口中,一下一下用力地吸吮。

胸前传来的酥麻让南氏觉得下腹空虚。此刻,什么礼教斯文,什么端庄持重,皆被抛诸脑后。她轻轻挣开芈槐,双手捧在他脑后,并且挺起前胸,好让他更方便享用。

芈槐慢慢地停下吸♂吮,放过南氏胸前的一双丰♀乳。低头看去,只见那白嫩的双腿间,幽穴微微张开。对比之下,自己胯下欲♂龙竟显得大了一号。随即,颈间被藕臂缠上,耳廓受到急促的呼吸吹拂,逐渐发起热来。当下再无犹豫,扶着她纤细的柳腰,将那浑圆的俏臀按向自己,让热烫硬挺的肉棒慢慢挤进穴口。接着来回慢慢地移动了几下,让小穴吞吐肉棒,刻意放大双方结合之处摩擦的快感。

很快,南氏也感受到这妙不可言的味道。她直起腰,自己前后移动起来,速度也慢慢加快。

随着快感急剧涌来,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绷紧了臀部,双方结合处更显灼烫。芈槐加大力度,顶撞南氏腿间幽穴,每次都深深没入其中;只几下,便令她软了身子,趴在他胸口喘息。

在那紧致的小穴中,软肉绞缩得越发的紧。南氏将双腿盘在芈槐腰间,口中溢出阵阵轻吟,听来令人脸红心跳,也可从中察觉出她正处在多么销魂的情境。

眼见南氏发出细细的娇吟声,娇躯更颤抖得如风中枯叶。芈槐心头一喜,也不再藏私,便对着那最深处将温热的种♂子激♂射而出。

极致的欢愉过后,疲倦之潮袭来。南氏累得连手都抬不起来,只得由芈槐抱了下榻,放进装满热水的木盆中清洗。再回榻上,已经沉沉睡去。

“翙翙(huì)……”芈槐凝视南氏睡颜,轻声念着她小字。

南氏虽沉在梦中,但似有所觉,也发出低呼:“槐……”几不可闻。

殊途4


第四回:渐台会,亲子情深

芈姝之话不假。此时,屋内静下来,更听得清外头响动。但闻一阵木屐声响进院中,又一阵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在桐木走廊上行过。随后,屋门缓缓洞开,身穿绛色外衫的王后出现在门口。

肖英、芈姝对视一眼,敛衽向前,膝行几步,朝着王后拜倒,口中道:“儿臣拜见母后。”

王后进得殿来,看见两个小女娃向自己行礼,心中一动,上前道:“免礼,平身。”随后由贴身侍女玳瑁扶着上座了。

肖英、芈姝等王后坐下,才一同站起来。

芈姝缓步走到王后身边,半个身子倚着王后撒娇,又指着肖英对王后道:“母后,这是茵姐姐。”

王后打量了肖英一会儿,向她招手道:“你也到我身边来。”

肖英应了一声“是”,也走上前来,含笑看着王后。

王后一手拉着一个女孩儿,着她俩坐在自己面前,左看右看,心中竟觉得无比熨帖,表情也随之慈和起来。她虽已不年轻,但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这下舒展表情,竟比素日显得年轻了些。

芈姝一看有戏,松了王后,转身抱住肖英,“茵姐姐,姝儿还没玩够,你再多待一会儿嘛!”

肖英刚想应下,却看芈姝唇语道是“以退为进”,于是故作为难地说:“姝妹妹,我也想同你玩,可若母亲见我迟迟不回,定要责骂。我明日早些来找你玩,可好?”

芈姝只是不依,道:“你和我玩得久些,又有何妨?你母亲怎的如此严苛?”

肖英垂头不语,手捏着自己的衣摆,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一副受委屈的样子。

芈姝心中给肖英点了个赞,又转回来趴到王后怀里,“母后,你让茵姐姐多呆一会儿,好不好?”

王后膝下所出数子,除长子芈槐为太子,其余诸子皆已分封,又只得两个女儿,大女儿芈已出嫁,平日只有一个芈姝(小女儿)在跟前,不免寂寥。她也想过从宫中嫔妃所出的女儿中另收一个与芈姝年龄相仿的作义女,只是,若贸然提起,不正自揭其短?她生性好强,断不会如此,因此也只是一想便罢了。谁知今日芈姝与“芈茵”投缘,且“芈茵”所言恰好给了她一个把柄——一个足以夺取一个孩子的把柄。

当下,王后的心中有了计较,便顺着芈姝的话,安抚道:“好,好,姝儿说什么就是什么。”又问“芈茵”道:“你的母亲是哪一位?”

肖英道:“回母后的话,芈茵的母亲是秋兰台的齐妃。”

“噢,是齐妃……”

王后略想了一想,可惜没能记起齐妃的样貌来。听玳瑁朝她耳语“就是那出嫁前被封了‘公主’的齐国大司马之女”,总算是想起来这么一号人物。记忆中,齐妃为人极有分寸,对她也颇恭敬,想必不会相抗。

想到此处,王后心中稍定,轻轻推开芈姝,对“芈茵”正色道:“茵儿,今后你可不必再回齐妃处,便是日日都能同姝儿一起玩,你可愿意?”

肖英点着头,“能与姝妹妹一起,我自然是愿意的。”

王后心中满意,扬声吩咐道:“玳瑁,去和齐妃说一声。茵儿往后就留在我这,让她不必挂念。”又道:“茵儿今后可要唤我作‘母亲’了。”

肖英屈膝俯身,行了一礼。“是,母亲。”

芈姝高兴地抱住王后的脖子,在她脸上响亮地“啵”了一口,又拉住肖英,一起跑到院子里去了。

姝、英两人正在渐台的院子里闲逛。远远地,就看见一个青年,领着三两个仆人,向渐台方向走来。待他走近了,再一看,只见这青年头戴薄纱错银峨冠,身穿葱色竹绘大袖褒衣,腰束白玉扣带,脚着高屐,更显身材修长。

芈姝便拉着肖英迎上前去,甜甜地唤道:“槐哥哥。”

芈槐方到渐台宫门前,听自家小妹叫得亲热,心中柔软,便蹲下身子将她抱在怀里。转头又看到“芈茵”,奇道:“这个妹妹又是所从何来?”

芈姝道:“这是茵姐姐。”

肖英随即向芈槐行礼:“见过太子哥哥。”

芈槐见“芈茵”乖巧,也笑着道:“茵妹安好。今后只唤我‘槐哥’即可。”

芈姝道:“茵姐今后也都留在母后这儿啦!这下,母后得了一个女儿,我得了一个姐姐,槐哥又得了一个妹子……槐哥,你高兴不高兴?”

芈槐被芈姝这一连串的“得了”逗得“哈哈”大笑,连连点头道:“高兴!高兴!”说着,将这两个妹妹一手一个拦腰抱起,大步走进殿来。

王后早听女婢们通报,知道太子槐来了。抬头一看,只见芈槐抱着芈姝、“芈茵”进来。看这几兄妹相处如此融洽,她心中亦是愉快,嘴上却道:“槐儿休得胡闹!快将你的妹妹们放下!若是磕了碰了,我便唯你是问!”

芈槐刚一进门就被泼了冷水,哪里肯依?当下便故意作出一脸悲痛的样子,道:“母后,您好狠的心!有了妹妹们,就把我贬得什么样了!”

王后哭笑不得:“你是多大个人了,还和妹妹们争风吃醋,也不害臊!”

肖英、芈姝也都笑起来,一同用食指点着芈槐脸颊,异口同声:“槐哥哥,羞羞脸。”

芈槐见大势已去,只得长叹一声,将两个妹妹轻轻放下。再趋前一步,整理衣冠,向王后正式地行了礼。

王后受完这一礼,又问芈槐道:“今日学业可还好?”

芈槐答道:“屈子今日品评文章,又赞孩儿进步呢。”

“如此甚好。”王后欣慰地颔首,“文章进步自然是好,但你更需多于策论上下些工夫。须知‘治大国如烹小鲜’,只有细细研读策论,才能学好治国之道。”

芈槐不爱听人说教,只是敷衍地应了。刚想告退,却被芈姝拉住袖子不让走。

肖英见状,也拉住芈槐,道:“槐哥哥,今日便在此陪我们用晚膳,可好?”

见芈槐略显为难,芈姝笑道:“槐哥归心似箭,必是想起嫂嫂了!”

芈槐一怔,想起那端庄美丽中略带一点强势的太子妇南氏,不由得心荡神驰。忽又觉得有些尴尬,耳根就发起红来。

“‘食色,性也’,有什么可害羞的?”芈姝满不在乎地说,“槐哥这脸皮也真是恁地薄了!不如这就请了嫂嫂同来,也好一解你相思之苦!”

楚国民风开放,不忌欢爱。芈姝虽年岁尚小,但生为公主,自幼学《诗》,如“知好色而慕少艾”等句,也是早懂了的。故而,此言正当其时,并不显得突兀。

肖英接着意味深长地道:“我尚未见过嫂嫂,也是好奇。所谓‘择日不如撞日’,槐哥可不好藏私啊。”

芈槐喏喏应声,只想着赶紧打发过去。

王后却又顺着两个女儿的话,道:“也好。”转头吩咐侍立在侧的婢女申椒:“你去请太子妇南氏过来。”再对站在芈姝背后的侍女云葛说:“你去传膳罢。”

如此这般,安排已毕,奴婢们领命而去。

殊途3


第三回:戏投壶,姝英相认

“你娘是汪汪乱叫的大野狗,你是小野狗,你们野狗乱咬人!”

肖英的眼前恢复清明,却不是学校食堂的景象。

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是被什么砸到了?

肖英没有急着开口,默默地观察着周围的形势。只见自己身处一个花园之中,面前约五米处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那男孩身着黄衣,长发垂髫,肤色白皙,像个养在温室里的秀才。女孩着红衣,肤色微黑,一双圆眼煞是灵动,不过看向肖英的眼神绝非善意;手中拎着一条肠子,正在上下挥动……等等,肠子?

肖英凌乱了。然后,她悲催地发现自己也缩水了。

“姝公主?姝公主?”

听闻这样叫声,芈姝回过神来——现在她又回到古代了。

芈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只见染着茜色的衣袖下露出幼童白嫩的一点指尖。看来她是回到了童年时期。

身边一个侍女,名叫女芳的,此时再度凑近来问:“姝公主,是否前去花园?”

“花园?甚善。”芈姝心中转过念头,但一时想不起花园是什么情节,便顺水推舟地应了,当先走去。一应仆从随之跟上。

芈姝率领着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进花园,却看园中乌压压地已站了一拨人,因道:“我来迟了,竟没赶上你们玩耍。”同时不动声色将此间情况尽收眼底。只见几丈远处立着一个铜制的投壶,边上落着几支箭;再看眼前对峙的几人,岂不正是芈月、黄歇、芈茵?顿时心中有了计较。

就听芈月大声道:“我们玩投壶,先就说好了,投进最多的人能得一碗蜜水。我全都投进了,她耍赖,还辱我娘亲。”

“月妹妹全都投进了?”芈姝望着铜壶,奇道:“为何我却未见一支箭中入壶里?”

芈月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芈茵:“是她耍赖,我明明投进去了,她却过去把箭都倒了出来。”

“我不是……”肖英见芈月指着自己,第一反应是甩锅。毕竟她初来乍到,这身体原主就留下个烂摊子,当然避之唯恐不及。

“茵姐姐和你闹着玩呢,谁知你就较起真来,倒把我们都闹得下不来台。”芈姝此言一出,四座皆惊。芈月、黄歇半信半疑,其他人都一脸懵逼。

芈姝也不给大家太多时间思考,令侍女取来蜜水交给芈月,“你赢了,这蜜水自然归你。”又扬声朝其他人道:“你们运气不好,没得着蜜水。我却早备了糕饼,正想着你们玩累了好来享用的。这便随我同去渐台吧。”

楚王主宫为章华台,其余还有如云梦台、豫章台、匏居台、渐台、层台等,均为楚国旧宫殿之名。如今,王后(即后来的楚威后)所居便是渐台。

蒋胜男《芈月传》

诸公主毕竟年幼,听得有点心吃,早按捺不住,顿时一拥都围到芈姝身边来。

芈姝却只拉过芈茵,走出几步,又回头对芈月、黄歇道:“月妹妹得了蜜水,可我不曾料到你与黄公子会来玩,因而未曾来得及准备糕饼给你们。照顾不周,月妹妹不会怪我吧?”

黄歇自是不敢托大,只向芈姝一揖,“公主有心,黄歇感激不尽。”

芈月倒不觉她怠慢,想是方才与芈茵闹得太过,一时没得分神,因道:“没有,没有不周,却是姝姐姐太客气了。”到底孩童心性,不比芈姝两世为人来得深沉,又向芈茵一揖:“茵姐姐,对不住,我是一时气急……实在不该用石头砸你。姐姐可有受伤?”

肖英一怔,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却被芈姝捏了一下,只得做出一副笑脸:“月妹妹不怪我玩笑开得太过才好。”说完便被芈姝拉着一起去了。

到了渐台,芈姝令侍女们呈上备好的点心、瓜果。诸公主围坐一圈,吃将起来。

不一会儿,银盘见底,大家吃饱喝足,便各道谢告辞。芈姝令自己宫内侍女出门相送,实则是要故意将她们支走。

看殿内已无不相干的人,芈姝才敢放松架势,忽然说道:“天王盖地虎。”

“猴哥闹龙宫。”

“肖英?”

“舒梓?”

暗号一对上,肖英顿时悲从中来,一把抱住芈姝,哭丧着脸道:“舒梓,这是哪儿,我们怎么缩水了?”

“这是《芈月传》。”芈姝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纯天然无公害的古代水。

“我的天,战国?”肖英震惊了。“那你……我这是变成谁了?”

“我是芈姝,你是芈茵——两个‘炮灰’。”

“啊多么痛的领悟……”

“实话告诉你,我是重生来的,在原著里死后,被大司命收了魂魄,投到二十一世纪去。现在我俩又遇到他,于是一起被丢过来了。”芈姝言简意赅地把事情过程讲了一遍,“但我仍有一事不明,他为啥又选中你?就因为你能看到他?”

“唉,真不想做炮灰啊……”肖英扶额。“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先来梳理一下剧情?”

芈姝点头:“我正有此意。”

“刚才的是投壶一幕,我差点和芈月结下梁子,多亏你及时赶到救场。”肖英略作停顿,“往前推算,是楚王商外出打仗,是为徐州之战;芈月的生母向氏被王后陷害,出宫去配给魏甲,还生了魏冉。那么接下来应该是芈月哭诉和去见生母的事件。”

“然后父王班师回朝,母后反过来又被向氏陷害,大哥也受到牵连。”

“但是,只要你能劝住王后不去理会向氏……”

“不,在这件事情上我应该没有插手的余地。”芈姝表示反对。“到父王死去为止,我不会管母后的行动。”

“原来如此,要让王后置之死地而后生?”肖英点头,“那么,对其他人,你又是如何打算的?”

芈姝笑,“少不得要请你帮忙。”

“愿闻其详。”

“其一,你需常来找我玩。”

“以便交换情报。”

“其二,我们多和大哥接触。”

“你想救他?”芈茵略一思考,“怎么做?”

“南薰台。”

自周天子时,于城郊设学宫,为公室子弟学习之用,天子之处曰“辟雍”,诸侯之处曰“泮宫”。但太子为储君,所学自然单独另请三师三保。因此,楚国先王另辟南薰台,为太子就用之处。“南薰”之名,取自大舜之诗“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以戒太子当知察民时、解民愠之意。

蒋胜男《芈月传》

“那岂不是可以见到活的屈原?”肖英忽然激动地站了起来,好像下一秒就要冲出渐台跑去南薰台似的。

芈姝无言以对。

“还有,你打算怎么处理芈月?”肖英重新坐好。

“让她如愿以偿地嫁给黄歇。”

“明白。与其为了给她添堵而逼走黄歇,不如都留下来为己所用。再是‘霸星’,人总养在深闺,又如何能‘霸’?况且,威胁不除,莫如留在眼皮底下,遇事也好应变。好,好,看来,你经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学习,已经脱胎换骨……啊呀!”

芈姝收回手,低声道:“这时节,母后大概快回来了,我们稍作准备,务必让你成功走进剧情正轨来。”

肖英想起楚威后那严厉的面容,赶紧整理仪容,正襟危坐。

芈姝掩口轻笑:“莫慌,纵使你有不妥之处,母后看在我面上也不会呵责。毕竟,我们才几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