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麻瓜的魔法人生7


【第七话 拜访】

升入高中的第一天,在开学典礼过后便无事可做。这是因为选课安排在第二天,正式上课则是始于第三天。所以,春雨和克人结伴回到基本只有他俩居住的房子。

  对于普通人而言,“邀请刚认识不到一天的同学到自己的住处做客”或许略显奇特。不过,十文字家的这对堂兄妹克人与春雨二人皆为魔法师,拥有超越普通人的自保能力,所以毫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而做客的三日月家姐妹同样是如此想法。

  起因是,春雨提了一句“反正时间还早,不如去我家坐一会儿,顺便求帮忙补习……当然,午饭也无需担心,都可以在我家解决。”

  夜空的眼睛一亮,不过言语并未完全抛却矜持:“不会打扰你家人吗?”

  “同住的家人只有克人兄一个而已。而且我们搞学习只是讨论理论知识,不会因为做实验而弄出嘈杂的声响。”从这点来看,春雨其实是意外地好客。不过这也是出于回报夜空主动结交的友好。

  由于春雨所言非虚,所以克人没有表达反对意见。

  夜空再次向克人行礼:“那么,多有打扰,克人君。”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

  达成共识的四人组一同前往车站。

上班、上学的人群,正依次地走进停放的小型车。

“电车满员”这一说法,现在已经成为过去。

电车虽然依然是主要的公共交通工具,但是它的形态在这百年里改变了不少。能坐下几十人的大型车辆,除了用于一部分的长途运输外,几乎没已经被淘汰了。由中央控制,被称作小车厢(cabinet)的二人座或是四人座的直线式小型车辆,成为了现代的主流。

动力和能量都是由轨道供给,尺寸约是同样人数的自走車(编者:应该是一般意义的汽车吧)的一半大小。

乘客在并列着小车厢的月台上从最前方开始依次上车,然后小车厢根据车票或是月票读取出目的地,进入运行轨道。

运行轨道根据速度分为三条,车辆由交通管制系统控制间距,并依次从低速轨道移动到高速轨道。当将要靠近目的地的时候,再从高速轨道回到低速轨道,进入车站的月台。

虽然是在高速道路上一边变更车道一边行驶的模式,但随着控制中枢的优化,使这套系统已经有了等同数十辆大型车辆一同行驶的运输量。

要是都市间的中长距离路线的话,车厢就由拖车载着在第四条高速轨道上行驶。虽然乘客会利用拖车的设备从车厢下到月台,但几乎不会用于上班和上学。

像以前的恋爱小说,“在电车里偶然地相遇”等等这些情节,在现代的电车里不可能发生。

不能和朋友约好碰面。但相对的,也没有了遇到“痴汉”的危险。

小车厢里没有监控摄像头、麦克风这种东西。

行驶中是无法离开座位的,座位之间也配备了紧急隔离壁。更何况,“尊重个人隐私”是这个社会的共识,电车如今已成了和私家车一样的私人空间。被施有只能一个个人坐进去的防范措施的小车厢。

二人座由一个人来乘坐,当然是可以的。如果两人以下乘坐四人座,会被收取额外费用。

佐岛勤《魔法科高校の劣等生》

 四人依序进入四座的车厢就坐。靠里侧的是春雨和夜夜相对,靠门侧的是克人和夜空相对,大概是无意间依照姓氏来同侧?

  春雨和夜夜取出随身携带的移动终端,开始浏览各自爱用的网站,夜空转动头部,看向窗外高速后退的景色。只有克人,像是禅定一般一动不动的坐着。

  接下来,在前往十文字家堂兄妹住处的十分钟内,车厢中一直保持着安静。


  春雨和克人租住的楼房,就二人而言略显空旷。

  足够并排停放三辆大型四轮货车的庭院周围种植着竹子作为隐私的荫庇,院内的地上铺满煤灰色的碎石,做成“枯山水”的样式。

  房屋占地平面积超过两百平方米,层高为四米,设有一层地下室用于存放平时不用的杂物。地上部分共两层:一楼是会客室、厨房、餐厅、盥洗室;二楼设一间浴室兼盥洗室、两间起居室(分别为春雨、克人所住),并有两间客房空置。

【未完待补】

某麻瓜的魔法人生6


【第六话 邀请】

“那么,深雪学妹,细节问题改日再谈。”真由美面带笑容,简单致意后,准备离开。

不过,在后方待命的服部叫住真由美。“会长,这样的话,预定的行程就……”

“这不是预定的行程。所以,如果有其他行程,就应该优先进行吧?”

服部依然展现出执着的态度,但被真由美以目光制止。

“那么深雪学妹,今天就先这样了。司波学弟也是,改天再好好聊一聊吧。”真由美再度向司波兄妹点头致意,接着略微加快脚步追上克人一行。

此时,春雨和夜空已经到达教室门口,正回过头向克人道别。

“克人兄,到这里就可以了。感谢带路。”

春雨点头致意。

夜空则是更为郑重地 将双手交叠置于下腹部之前,并微微鞠躬。

“是的。非常感谢,克人君。那么,我们先进教室了。”

“啊,不必多礼。”克人似乎有一瞬间的走神而迟疑。

“十文字君,是送妹妹过来教室吗?真羡慕,我家的哥哥们都没有送我到教室过呢。”真由美发出不知真假的感叹。而克人依旧只是沉默地点了下头。

春雨和夜空则继续无视真由美,转身进入一年级B班教室。

“姐姐!抛下我跑去看书也就算了,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教室!而且是跟别的女人一起!”

发出高分贝呼叫,并快速向夜空扑过来的女同学,拥有一张和夜空一模一样的脸。不过,长发垂到了肩胛的位置,双眼是纯黑色,身材更为青涩。校服的裙摆是浅蓝底色,印有上弦月的图案。

“如你所见,这位是我的双胞胎妹妹,三日月夜夜。”夜空习以为常地将妹妹从自己身上扒下来。“是个姐控。”

“诚如姐姐所说!”夜夜放过夜空,转而凝视春雨。“新同学你好,请称我为‘夜夜’。”

“好的。我是十文字春雨。叫我‘春雨’即可。”

互相自我介绍宣告结束。然而,接下来出声叫住春雨的并非三日月姐妹中的任何一人。

真由美露出无懈可击的优雅笑容,向春雨伸出橄榄枝:“请问,春雨学妹,有无加入我们学生会工作的打算呢?”

“没有。”春雨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甚至不打算回头面对真由美。

“我能知道原因吗?”

“我不想成为服部前辈的情敌。”

听闻春雨轻描淡写地在众人面前揭露自己的心意,服部顿时僵立在当地。他将目光投向真由美挺得笔直的脊背,却无法找到任何一丝动摇的迹象。

“恕我直言,春雨学妹难道不是女生吗?”真由美努力维持微笑不产生裂缝,语气却不可避免的产生波纹。

“我是货真价实的女性没错。但是,当代的法律并未禁止同性恋爱。毕竟,七草会长是美丽的女性,会令人产生爱慕之情也算是符合逻辑。但是,如果基于莫名其妙的理由,被服部前辈这样的才俊视为对手,我会感觉压力山大的。”

“当然,也没什么‘细节问题’需要改日再谈的。所以,后会无期啰,漂亮的学生会长。”

春雨有意露出一些言语上的破绽。

而真由美只是继续端着应有的优雅架势:“我倒是觉得,只要春雨学妹不在期末考试时放水,我俩多半能在‘九校战’时再度会面。”

日本全国现在共有九所国立魔法大学附设的魔法科高中:第一高中在关东·东京,第二高中在近畿·兵库,第三高中在北陆·石川,第四高中在东海·静冈,第五高中在东北·宫城,第六高中在山阴·岛根,第七高中在四国·高知,第八高中在北海道,第九高中在九州·熊本。

日本全国的魔法科高中只有这九所,并不是说国立魔法科大学的附设高中只有九所,而是只有这九所高中能够实施正规的魔法教育课程。

其实,日本政府很希望增设魔法科高中,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所以无法实行,在于能执教的魔法师不足。

第一至第三高中每学年各招收两百名学生,其他六所高中每学年各招收一百名学生,就是这个国家每年所能提供的魔法师新血上限。从某个角度看,依照现有的人口比例,这几乎是魔法天分达到实用等级的青少年人数;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只要能够提供合适的教育机会,可以发觉到有魔法潜力却大器晚成的孩子的可能性也不低。

然而,现实问题十分严峻:以日本现有的人力资源,光是经营上述的九所魔法科高中,就没有余力去做到更多。因此,只能尽量训练每一学年的一千两百名学生提升实力,逐渐充实“魔法师”这种重要又珍贵的人力资源,期待能够借此消除将来因教师不足而形成恶性循环,每年都能培育出更多的魔法师。

为此而采取的措施之一,就是让九所魔法科高中进行校际对抗赛,激发学生们的竞争心。至于校际对抗赛的最大舞台,就是夏季的“九校战”——正式名称为“全国魔法科高中亲善魔法竞技大会”。正如其名,第一至第九高中的魔法科高中生们会从全国集结,以团体战的方式进行激烈的魔法竞赛。

佐岛勤《魔法科高校の劣等生》

更多的介绍语暂时按下不表。总之,十文字克人一定不会缺席此次大赛的“秘碑解码”项目,而且春雨也打算前往观摩学习——当然是以后勤人员,而非参赛选手的身份。

“我的运气从来都不是很好。”春雨的感叹发自内心。但这毫不示弱的平板语气令真由美的笑容僵硬了。

“那么,就等到那时再见面。”真由美似乎有意曲解春雨的语义,并对其中暗含的锐刺听而不闻。

然而,春雨并不认为自己有作解释的必要。

某麻瓜的魔法人生5


【第五话 同学】

在开学第一天就翘掉“开学典礼”这种重要活动的十文字春雨,在如愿补习了一会儿魔法工学理论之后,终于与刚认识的同班同学·三日月夜空结伴离开图书馆。

正如其姓氏所示,夜空与克人相识已久。双方在前往教室的途中相遇,进行了简短的寒暄,之后竟然开始侃侃而谈(?),反倒使同行的春雨像个生人。

但这也算情理之中。会参选“十师族”的各个家族偶有往来。即使关系并不密切,同辈之中也鲜少有人不相识——有部分是因为相互联姻的需要。不过以上所述仅限于具有魔法能力的家族成员,反之,像春雨这样之前完全没表现出魔法能力的人并不包括在内。

面对克人时,同辈甚至长辈之中很少有人能不慑于其威赫气势而保持不拘谨的状态。三日月夜空就恰好属于这一类“少数人”。遗憾的是克人并未随身携带CAD,否则夜空说不定会立即借去查看并调试。夜空正是所谓的魔法工学技术宅。

然而,或许,身为魔法师的幼苗,便与“风平浪静”这种形容词无缘。春雨、夜空、克人一行三人在通向教室的走廊之中,被忽然拥挤充塞的人群所阻挡。

原因似乎是学生会的成员对本届的一科生实技头名(之一)·司波深雪进行延揽。周围的众人好像都很关注这件事——即使它已经成为不成文的惯例——意即每届的一科生头名会被学生会招募作为下任会长来栽培。

司波深雪本身是相当出色的少女——无论从外貌或魔法方面而言。实际上,春雨通过前世所看的资料也得知其性格都几乎完美无缺——除了“过度的恋兄情节”。如此完美的少女会被学生会长延揽,属于“用膝盖想也能得出的结论”。

“但是,因此而妨碍到他人的正常行动,只会使美丽的形象破灭。”

春雨以冷硬的语调对目前的事态做出评语,引来夜空与克人同时投以意味不明的视线。

不过,二人都清楚,以上言论针对的对象并非同为被动方的深雪,而是身为主动方的学生会长·七草真由美及副会长·服部刑部。

七草真由美是同为本届“十师族”之七草家的大小姐,上面还有两个哥哥。

服部家据说曾在古代担任“刑部少丞”这一官职。出于家族荣誉感,在入学登记时使用的姓名是“服部刑部”,这样一来,他的全名就变成了“服部刑部少丞范藏”。不过,同学之间出于礼仪或亲密度的考量,大多只互称姓氏或名,叫到全名的机会极少,因此并不会太过繁琐。

佐岛勤《魔法科高校の劣等生》

像在图书馆内一样,将自身移到离地半厘米的高度,就这样保持着无声飘浮的状态,春雨静默地穿过走廊。虽然已经可以做到发动更大规模的魔法-瞬间移动进入教室,但考虑到同学们的精神卫生,春雨并未选择这种看似更有效率的方法。

虽然“飘行”这种办法也不算低调,反倒更加引人注目。不过春雨对旁人的瞩目免疫,随后缓步跟上的夜空与克人当然更是如此。

“十文字君。”

真由美注视着春雨,却是向克人打招呼。

克人沉默着点头回应。

察觉到并不友善的气氛,真由美露出略带迷惑的表情并歪头朝向克人。然而,正如前文所述,克人对他人的眼光免疫。真由美无法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只得将视线转投向克人身边的夜空。

遗憾的是,夜空并不认为自己有回应的必要。因为真由美所打招呼的对象只有克人,并不包括夜空在内。

结果,真由美接连被两名新生——春雨及夜空所无视。这是自她作为七草家大小姐出生以来的头一遭。

某麻瓜的魔法人生4


【第四话 开学】

日本国立第一魔法科高中(即东京八王子魔法高校,简称“一高”)的开学典礼,于2095年4月x日在盛开粉红色樱花笼罩下的校园中举行。

依照一百年多前就存在的传统习俗,在新学年的开学典礼上,将由在入学考试中取得第一名的新生,作为新一届的代表,在全校师生面前发表演讲。那么,今年的新生代表是?

在今年的入学考试中,取得实技科第一名的学生是司波深雪,以及十文字春雨。

此时,有必要插叙一段用来说明一高的入学考试。

凡属由国家教育部门审核通过、具有官方认可的办学资质的教育机构,其入学测试中必须包含国家规定的科目。于是,升学考试通常包括国文(日本语,包括现代语和古文)、算数、外国语(多数为英语,医科要加试德语)、历史(包括日本史和世界史)、化学等文化科目。

“魔法科”学校们增加了“魔法工学理论”和“实用技能”两科。前者为笔试,测试对魔法理论和机械的认识程度,属于基础性科目;后者需要被测者发动能力控制机械进行移动,然后由机器根据魔力发动及机械动作的持续时间进行评分,测试的是天资或爆发力。一高的校方偏好的科目是“实技”,所以在选定新生发言代表时也以实技一科的分数排名为基准。

但是,今年却有两名学生并列在实技科的第一位。

两者并列,这是自从一高建校以来“前无古人”的第一次。由于每个人的魔法能力不同,反映在测试机器上的情况也千差万别,所以在实技科出现二人并列情况的几率可以说是万中无一。

春雨的双耳捕捉到坡跟制服鞋进入图书馆中的脚步声,于是不动声色地将自身移动到离地半厘米的高度,就这样保持着无声飘行的状态来到存放魔法工学理论相关书籍的陈列架附近。

(补充:魔法工学理论,魔法工学技师)

“你也是为了逃掉典礼而躲来这里吗?”

表面上带有问号,然而并没有疑问的诚意。

先于春雨到达此处的女同学拥有及肩的黑发与深褐色双眼,手中拿着光看标题就显得很艰深的理论书籍。胸前与肩章上的八瓣菱花校徽反射冰冷的灯光;裙摆则是浅蓝底色,缀有会随人体移动而闪烁的繁星。身材曲线就刚升入高中的学生而言略显成熟,但面容还未超过“少女”的级别,仍然属于正常发育的水平。

(补充:校服裙摆,雪月花)

“抱歉打扰到你。我想利用这段时间来补习一下魔工理论,所以拜托了相熟的前辈领路进来。”

春雨之所以胆敢坦陈“有高年级学生,将尚未取得学生证、目前还算‘外来人’的自己,带进原本设定成只有‘本校学生凭证才可进入’的校园设施”这一事实,自然有其考量在内。

“十师族”是当代日本最强的魔法师集团。

放弃台面上的权力。相对地,得以在“台面下”的政治领域掌握等同于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势——这,就是“十师族”的基本立场。

一条、一之仓、一色、二木、二阶堂、二瓶、三矢、三日月、四叶、五轮、五头、五味、六冢、六角、六乡、六本木、七草、七宝、七夕、七濑、八代、八朔、八幡、九岛、九鬼、九头见、十文字、十山,一共是二十八个家系,每四年召开一次“‘十师族’甄选会议”,从中选出的十个家系就称为“十师族”。而在甄选会中落选的十八个家系就称为“师补十八家”,成为辅佐“十师族”的角色。

现在的“十师族”是由一条、二木、三矢、四叶、五轮、六冢、七草、八代、九岛、十文字所构成,碰巧凑齐一到十的数字。不过这是“十师族”体系诞生至今的首例,会有两到三个号码重复或缺漏的状况更为常见。

佐岛勤《魔法科高校の劣等生》

以上的描述或许略嫌冗长,不过这些背景资料是非得说清楚不可的。综上所述,可以看出,对于尚在“十师族”任期中的十文字一族(似乎是已经内定为下任当家?)长子·克人而言,“带尚未正式取得一高学生资格、但同为一系的新学妹,进入只有本校学生才可使用的校园设施”属于无关痛痒的小事。

克人在学校所担任的职务是学生社团联盟的“总长”,而非风纪委员,所以也并不存在“不能‘高抬贵手’”的立场。

春雨不喜欢被他人以“十师族”的有色眼镜看待,但不会洁癖到完全拒绝利用家族特权的地步。

即便事发而遭到攻讦,也不会撼动十文字家的地位。

况且,对方既然说是“也”,那就代表其也抱持有相同的立场(换句话说就是共犯),则更没有理由进行检举揭发。

——这正是古语所谓的“有恃无恐”。

春雨默默地从书架上取下内容较为浅显的同类书籍,接着走向相邻的两排书架之间走道附设的桌椅。基于“虚拟屏幕会损害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之类的理由,校方禁止学生携带、当然更不会安装相应的设备,所以图书馆内的陈设与旧时代几乎毫无二致。

刚认识的女同学也跟了过来,以不会影响馆内秩序的音量主动进行自我介绍:“我是即将就读于一年级B班的三日月夜空,请多指教。”

“很高兴认识三日月同学。我也是B班,十文字春雨。”

“啊,请叫我夜空就好……”

“那么,相对地,也请叫我‘春雨’。”

春雨说完便翻开手边的书本,并且取出纸笔备用。

因为“大器晚成”,春雨所受的魔法工学理论教育相较于同龄而更“早熟”的魔法师幼苗们要来得更为贫乏。即使有“家系”的某些门路,“特别辅导”仍是力有未逮,刚好能够达到入学测试及格线的程度。

即使自己用不到CAD,也要尽力学习相关的科技理论——这是春雨的觉悟。

如果认为这是为了使考试成绩不至于太过难看,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春雨并不在意魔法科方面的低分。即使无法获得魔法科高中的毕业证,凭借优秀的普通科成绩、取得普通科的文凭就能考到非魔法专科的大学,可以说是与身为“哑炮”时的人生计划殊途同归。

并非是出于同族之谊,而是为了报答堂兄·克人的照拂。

十文字克人所常用的魔法是能够“阻拦万物”的“铁壁”。为了根据不同情况下的需要来调整魔法干涉事像情报的“力度”(法力影响其他物体的效果),CAD中所加装的运算软件便成为必需。如果软件被别有用心之徒借调试CAD之机混入了带有bug的数据,轻则使干涉力失控,重则使魔法师的精神演算领域遭受毁灭性的打击,从而引发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原本就稀缺的魔法师人才损失)。

在春雨表现出了“不使用CAD,便可发动高级的移动系魔法”的才能之后,支持她成为十文字一族下任当家的呼声甚嚣尘上。姑且不论其中有多少是毫无私心的真心实意,春雨本人完全没有这种意愿,也并不认为自己有担任家主的器量。

克人身为原本内定的下任当家,对于“原本被当做毫无法力的普通人养大的堂妹忽然觉醒了比自己更强的法力”这一事实,不仅没有嫉妒之心,且尊重其个人意愿,尽力斡旋以防族内因继任家主而产生分裂的事态加剧。在生活方面也对春雨十分照顾,租下一栋民房以供二人独立使用,算是半脱离家族,最大程度的保证了不受杂事烦扰的自由。

总而言之,既是为了受克人照顾而知恩图报,也是为了避免成为下任当家(众矢之的的争夺权势对象)而要拉他作挡箭牌,春雨必须面对“克人的安危”这一课题,属于情理之中。

某麻瓜的魔法人生3


【第三话 排名】

位于东京的国立第一魔法科高校(八王子高中)的入学资格审查考试,除了和普通高中一样的“普通科”科目(如国文、数学等)之外,还包括与魔法有关的科目“实技”和“理论”。其中“实技”一科所看重的是考生发动魔法(改变事象情报)的速度,而“理论”科

顾名思义是以向考生提出与魔法工学相关的试题来测试考生的知识程度。

第一高校更看重考察实技。由于“实技”考试的目的是考察发动魔法的速度,所以对于产生何种效果及展现的形式并无定规。考生只需在考官发出“开始”信号后以最快的速度发动魔法。

和往年一样,十文字家在正式开学报到的前一周就收到了这场考试的成绩排名。这一年要升入第一高校的——正如前文所说,直到十三岁才觉醒了魔力——十文字家的春雨小姐。

实技排在全年级第一名,理论则是刚好及格的不知多少名。

族人都知道她的实力,所以故意放水也只会引来更多麻烦而已。

其实有不少考生具备“在一秒内发动魔法”的能力,利用电子计时器来算就能看出反应速度的差距。

虽然也想过自己一定会被分在一科(即“专科”),但排名如此靠前是春雨所没有想到的。

反倒是理论第一名的考生由于在实技方面有所欠缺而被分到二科E班。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丰富的想象力揣测这学校的,然而也万万没有想到校方‘重实技轻理论’竟然到了这样的程度。”

听到这句评语,为堂兄者不置一词,只是默默的操纵电子终端显示普通科的成绩。“又是国文、英语、历史?”

“原以为在这高手云集的学校我是排不上了,没想到又是第一名……”春雨斜眼瞥过去,“不过也只能做到单科排得上啦。”

“即使只有一科,能得满分也绝非易事。”克人的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当年那无法直视的英语成绩。

往事不堪回首……

“今年竟还有人考到普通科的全科满分。”

“真可惜。以这种成绩升学到普通高中,才不会浪费这方面的才华啊。还能不能好好当学霸了……”

“不,即使普通科全都不及格,那人也会到魔法课高校就读。”

“原以为只是巧合的同姓,原来还真是那家的人吗?”春雨凑过去。“七宝薰。看这名字,似乎是一位可爱的女孩子。”

“不,他是男的。”

“噢,那就是可爱的男孩子。”

克人无言以对。

某麻瓜的魔法人生2


【第二话 案件】

时间回到那个闷热的下午。

“既然都知道名字了,稍微花多点力气调查一下不就能知道我根本没魔力的事实了吗?大叔。”

面对拦路的男人,少女显得很镇定。

“真可惜,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你这件事,我本来还想过要不要加入Blanche……但既然认识到贵组织也不过是舍弃了基本道义的狂妄之徒,那只好免谈……”

刀尖在距离少女的胸膛不到十厘米处,像是被冻住一样,忽然动弹不得。接着,持刀的男子双脚同时离开了地面,身体浮到半空中。

但是,这时候周围并没有其他人使用魔法。

几乎相同的惊疑神情呈现在双方的脸上。

“你、你这家伙!”

“啊?”

“砰”地一声,刚被移送至数米高空的男子像石头一样坠落在地。脱离男子之手的短刀高速旋转着刺进了主人的胸膛。于是这名绑架未遂的犯人就此毙命,正是所谓的“出师未捷身先死”。

警用巡逻车姗姗来迟。少女直视着男子的尸体,像是感到很困扰的摇了摇头。

虽然无疑会被定义为正当防卫,但“觉醒魔力”所带来的是比“因杀人受到处分”更令她烦心之事。

「真伤脑筋啊……这样一来,就不得不升入魔法科高校了。话说,我一直都是被当做普通人养大,所以早就立下志向要成为历史学家。但你破坏了我的计划。那么,给它陪葬吧。」

某麻瓜的魔法人生1


【第一话 觉醒】

少女低头看着躺在路面上的男子。

男子的头部受到严重损坏——那是从高空坠落的摔伤。颅骨、眉骨、颧骨各有不同程度的凹陷,血液由于颅内压升高而离开脑部,流到外界。

头骨没有完全碎裂。不过,依照目前这种情形看来也只是充气过多而爆炸的气球与充气不足的篮球之间的区别。

男子的胸前插着一把短刀——或者用更专门的名词——胁差。这原本可是他自己带的武器啊。

少女垂下眼帘,目光被男子手上的护腕所吸引。

红白蓝三色的组合装饰,像是法国(或俄联邦?)国旗的排列。

十文字克人结束一天的课业后回到家中,便听说了自己刚升入国中(初中)不久的堂妹遇到歹徒之事。

根据目击者的口述,在歹徒持刀拦住女孩之后,两人还有短时间的对话交流……然而好景(?)不长,当歹徒再次举刀打算加害女孩,却被凭空移动到高空之后坠落,就此一命呜呼。女孩则是毫发无损。

歹徒身上所佩戴的饰物证明其是反魔法组织“Blanche”的成员。

身为魔法世家“十师族”的一员,克人当然知道,那个组织想加害自己的同族是出于什么原因。

然而,克人的这位堂妹在其十多年的生活中未曾展现过魔力,因此一直被当作普通的人类抚养长大。

所以,是在遭遇危险时终于觉醒了吗?“在瞬间将一名成年男子移动到高空”这不是仅有魔法的天赋即可做到的事——至少以过往历史的经验而言是如此。

那位刚刚觉醒的魔法师并未随身携带用于编译(或能加强)魔法术式的CAD——也就是说,她完全凭借自身天赋,在未经训练的情况下,完成了“举起-移动-放下”式的魔法过程——想到这一点,克人不由得暗中称奇。

“不借助CAD就能使用魔法”的天赋,即使在“十师族”“百家”之中,也只有七宝这一家能称道——十文字一族中可是从未出现过这样的人才。

对于已经展现了魔力的人,没理由放任不管。这样一来,原本一直被当作普通人养大的女孩将不得不升入魔法科院校。这对于家族而言当然有利可图,但对于其本人或许并非如此——虽然也没多少人会在意这种事就是了。在能够自食其力之前,总是要受制于家族的势力,这也是无奈之举。克人心中十分明白这一点。

很快,新的魔法师就开始接受训练,以达到能够控制自身力量的目的。有魔法天赋只代表此人具有了进一步提升力量的基础。如果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魔法师就等同于不定时的炸弹,将会害人害己——正因为大家也都明白这一点,所以不论是教师还是学生都不会有怨言。这是不必多言的社会共识。

或许因为所拥有的法力和体格都与别人差距悬殊而造成对方误会的畏惧感,克人没有能够交心的友人。但如果是同族之间,就不至于这么严重。总之,他已经开始期待着堂妹未来的成长。

那么,动荡的时期就要开始了……


【人物设定】

十文字 春雨

“十师族”十文字家的后代,国立魔法科第一高校学生会“三巨头”之“会头”十文字克人的堂妹

国立魔法科第一高校 一年级A班 学生(入学成绩:实技第二名,理论第三十名;普通科国文、英语、历史满分)

在十三岁之前未曾展现魔法天赋,被认为是不具有魔力的普通人类而不受重视。痛恨“十师族”中部分人“只以魔力论英雄”的畸形价值观,认为“魔力和视力一样,是造物主给幸运之人的赠礼,不值得炫耀”。

十三岁时,在放学回家途中遭遇来自反魔法组织“Blanche”的歹徒。在被武力威胁的情况下,觉醒了“移动”系魔力,并对歹徒使用魔法,让歹徒从高空坠落。虽然致其死亡,但被定义为正当防卫,所以没有受到惩罚。自此,终于受到相当程度的重视,被认为是继克人之后十文字家最强的魔法师。

因为在十三岁之前一直被当作不具有魔力的普通人类来培养,所以志愿也遵循和普通人类一样的方向——升入普通高中及大学并取得学位之后参加与魔法无关的工作。后来却因身怀魔法的缘故而无法如愿升入普通高中……对于自己生为“十师族”中人深感无奈。

虽然性格南辕北辙,但和克人有着友人般的默契,在日常交谈中也不使用敬语。

@jiangshang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