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狼与自由民(12)


她的脚步慢了下来,然后停了下来,但她没有完全转过身去看他。“我希望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她平静地说。

狮子、狼与自由民(11)


“是的,你们找到我们了,”一位老妇人说,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挽着年轻妇女的胳膊。琼恩认为她甚至比老奶奶还要老。“现在他们让乌鸦从长城这么远的地方来寻找自由民了?”

狮子、狼与自由民(9)


“这是我们父母的家,”奥萨格解释道。他蹲在人类旁边,这样他就可以和他们说话而不用朝他们大喊大叫。每当他或克鲁根这样做的时候,人类和动物都小心翼翼地站在他们的前面,而不是后面。有一次,克鲁根和他们说话的时候摔倒了,他的大屁股在草地上留下了一个大坑。“它叫做方多。”

狮子、狼与自由民(8)


在那一瞬间,苏珊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他们到底在多高的地方。当她移动的时候,她的眼睛紧盯着坚固的塔墙,很容易假装她是在地面上或非常接近它,但现在她已经停下来,等待珠儿回来,她完全知道他们是多么高,多么多的风正在鞭打她的脸。别往下看,苏珊坚定地告诉自己。你以前从很高的地方摔下来,现在还活着。不要害怕。这只有一点点帮助,但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狮子、狼与自由民(5)


“琼恩·雪诺!”托尔蒙德高兴地说。“加入我们吧,小乌鸦。” “我宁愿不参与。”他边说,边喝着一杯葡萄酒。 托蒙德走到餐桌前,自己从琼恩手中接过一杯酒,把琼恩拽起来。“你应该试着像活着一样生活,”他说着,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推了他一把,接着,琼恩似乎别无选择,只能和其他人一起加入了地板上的舞蹈行列。

狮子、狼与自由民(4)


“我不打算留在这里,”苏珊告诉他,“我将和埃德蒙及其他人一起北上。” “但是你从来没有参加过战争,”露西说,“你一直都很讨厌它。” “这不是一场战争,”苏珊说。“这是一次探险,我要去。”琼恩·雪诺和那些自由民在她的眼皮底下来到了纳尼亚,她觉得自己对他们的遭遇负有责任。

狮子、狼与自由民(3)


“阿斯兰是我们统治的基础,”女王说。“很久以前就是他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我们只能依靠他和他的父亲——海上的皇帝——的恩典来统治。他责成我们照顾和保护这片土地和这里的居民。” “某种神?”托蒙德问道。 “好吧,他不是一个人类,”纳尼亚国王说,好像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谁是阿斯兰。“他是唯一真正的纳尼亚国王,统治着我、我的姐妹们和我的哥哥的至高无上的国王。”

狮子、狼与自由民(2)


“我是珊莎·史塔克,北境的女王。我是来找我的兄弟的。放了他,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