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狼与自由民(17)


“我告诉过你,我不会给你答案,”阿斯兰说,“只会帮你找到答案。”

狮子、狼与自由民(13)


“阿斯兰把我们带到了这里,”彼得简单地说。“并责成我们保护这里的生物。正如你所见,这里也有男人,大多数是从阿钦兰来这里冒险的贵族家庭,或者他们的祖先多年前就住在这里,但是大多数纳尼亚人是动物和神秘的生物,比如半人马、半羊人和森林女神。如果我们不保护他们,台尔玛人、卡罗门人人、艾迪斯莫尔巨人和其他来自大洋彼岸的许多人,就会把纳尔尼亚人当作奴隶,为他们自己的目的而使用他们。让他们成为旅行表演的好奇者,或者让他们在田里或矿里工作,或者把他们当作普通的动物。但他们并不普通。他们和你我一样,都有思想和自由意志。” 也许,他们比你我有更多的自由意志。珊莎想。

狮子、狼与自由民(12)


她的脚步慢了下来,然后停了下来,但她没有完全转过身去看他。“我希望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她平静地说。

狮子、狼与自由民(10)


“作为六大王国国王的御前首相,我对另一位君主提建议是不合适的,”提利昂小心翼翼地说,抬头看着她。“但作为你的朋友……”

狮子、狼与自由民(7)


“啊!”彼得笑着说,珊莎终于把她的一个卒从棋盘上移到了提利昂的一等兵位置。“现在你可以把这个卒‘升级’成任何你喜欢的东西,除了国王。你可以选择皇后、车、主教或者骑士,但是通常要把卒升级为皇后,因为它是游戏中最强大的棋子。”

狮子、狼与自由民(5)


“琼恩·雪诺!”托尔蒙德高兴地说。“加入我们吧,小乌鸦。” “我宁愿不参与。”他边说,边喝着一杯葡萄酒。 托蒙德走到餐桌前,自己从琼恩手中接过一杯酒,把琼恩拽起来。“你应该试着像活着一样生活,”他说着,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推了他一把,接着,琼恩似乎别无选择,只能和其他人一起加入了地板上的舞蹈行列。

狮子、狼与自由民(4)


“我不打算留在这里,”苏珊告诉他,“我将和埃德蒙及其他人一起北上。” “但是你从来没有参加过战争,”露西说,“你一直都很讨厌它。” “这不是一场战争,”苏珊说。“这是一次探险,我要去。”琼恩·雪诺和那些自由民在她的眼皮底下来到了纳尼亚,她觉得自己对他们的遭遇负有责任。

狮子、狼与自由民(3)


“阿斯兰是我们统治的基础,”女王说。“很久以前就是他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我们只能依靠他和他的父亲——海上的皇帝——的恩典来统治。他责成我们照顾和保护这片土地和这里的居民。” “某种神?”托蒙德问道。 “好吧,他不是一个人类,”纳尼亚国王说,好像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谁是阿斯兰。“他是唯一真正的纳尼亚国王,统治着我、我的姐妹们和我的哥哥的至高无上的国王。”

狮子、狼与自由民(2)


“我是珊莎·史塔克,北境的女王。我是来找我的兄弟的。放了他,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